top of page

苟到第三年末,我中招了Covid

Updated: Dec 13, 2022

11月中下旬我中招了Covid,于是感恩节计划、假期全部泡汤。休整至今,把自己生病的全程记录一下,希望自己作为一个数据点能带给还未中招的朋友们一些真实信息作为参考。


日常前情:

  • 三年来,我日常出门都严格戴医用口罩(包含在健身房、在办公室、在球场、在街上、在商店),只在吃东西、喝东西时暂时摘下来。

  • 疫苗打过3针Moderna。

  • 严格洗手,摸任何东西之后都要么立刻用肥皂洗手要么立刻用免洗消毒洗手液擦手,且不用手碰脸。

  • 今年以来,每周大概三天去办公室上班,在食堂吃饭,也开始参加朋友们的堂食聚会。

  • 身体健康,无任何基础疾病。日常健身、打球,今年运动量大概保持在每周5-8小时。

Day 00:

在公司食堂吃饭;与几位朋友吃零食闲谈;在闹市咖啡厅喝咖啡、1小时;在闹市酒吧喝酒聊天、1小时。身体无异常。


Day 0:

与几位朋友吃饭逛街,中餐,一切正常。略有口干舌燥感,以为是喝水太少。现在想想,这也可能是中招之兆。


Day 1:

嗓子有些毛毛的,没有在意。与几位朋友聚餐,中餐。回家后嗓子还是毛毛的,于是用Cue测试盒测了一下Covid,发现是阳性。立刻开始通知Day 00及 Day 0还有当天聚餐的朋友们,请他们留意、自测。立刻开始通知接下来两周已经约好要聚会的朋友们,取消所有聚会。同时拿Cue新测试盒以及另一种测试盒进行测试,最终都呈阳性。请Covid假。

除嗓子略不适之外,当天没有其他症状。朋友们纷纷分享自己得病的经历让我别紧张,因此情绪较放松。未吃药,早睡。居家隔离开始。


Day 2:

7点早醒。上午口干,体温逐渐上升(家有非接触式体温计),开始头昏脑胀。中午开始吃泰诺,按照说明书的最大剂量服用。发烧继续(39度),昏昏沉沉越来越难受,有些鼻塞,轻微流鼻涕,口渴。闭门不出,正常吃饭,喝很多水,吃水果,各种睡觉。睡前吃泰诺。

情绪较稳定。但对前几日见面吃饭的朋友们感到非常非常抱歉。


Day 3:

一夜翻来覆去,疑似半梦半醒,6点早醒。发烧继续(比前一日更高)。饭后吃泰诺,不见退烧好转,继续昏昏沉沉。鼻塞和流鼻涕加重,仍然口渴,喉咙开始痛。努力吃饭,加雪糕。嗅觉开始衰退。换另一个牌子的对乙酰氨基酚(acetaminophen),同时补充维生素C冲剂。稍微走一走路就喘。鼻塞严重,很多鼻涕(都是清澈而黏稠状),有点失声。开始有一点痰,但咳不出来,胸膛里闷闷的又热。睡前吃莲花清瘟,胸膛里感觉清凉很多。认真扛住。继续对前几日见面吃饭的朋友们感到非常非常抱歉。


Day 4:

辗转反侧噩梦连连、盗汗的一夜,5点早醒。发烧继续、中午比早上体温高。痰多了一点,略咳,喉咙痛如刀割,嗅觉大衰退,味觉也开始衰退。继续鼻塞、继续流鼻涕,因为擤鼻涕太多(或者因为发烧)而流鼻血,第一次知道鼻孔可以既流鼻血又流鼻涕。失声。继续吃对乙酰氨基酚、莲花清瘟、维生素C冲剂,加止咳糖,冰糖雪梨汤。自己做饭吃。继续扛住。有点担心流鼻血问题。体重稳定。


Day 5:

双侧鼻塞严重,要用嘴呼吸。翻来覆去、盗汗。7点早醒。依然烧,但比前两日好很多。继续吃对乙酰氨基酚、莲花清瘟、维生素C冲剂、止咳糖,加水果。闻不到气味,味觉也失灵、尝不出咸淡鲜香,甚至对温度也不太敏感。喉咙继续痛如刀割,继续鼻塞、继续流鼻涕。咳,有一点痰但依然咳不出,但胸膛里不再因为发热而闷闷的。

情绪烦躁,味觉嗅觉失灵导致对吃饭意兴阑珊。拉肚子1次。


Day 6:9点醒。烧彻底退了,体温稳定下来。嗅觉味觉继续失灵,喉咙继续痛如刀割,继续鼻塞、继续流鼻涕,继续咳,痰多一丢丢。继续吃止咳糖。

情绪烦躁。没人说话,一个人闷在家里开始刷小红书刷微博。拉肚子1次。


Day 7-10:

嗅觉味觉继续失灵,喉咙继续痛,继续鼻塞、继续流鼻涕,继续咳,继续止咳糖。体重稳步下降,可能跟吃饭吃得少了有关。

继续烦躁。睡觉,看电视,一个人在家无所事事。隔三差五拉肚子。


Day 11-15:

喉咙痛缓解了。嗅觉继续失灵,味觉好像回来一点、但微乎其微。继续咳,继续止咳糖。可能因为咳嗽的缘故,虽然一直都没有锻炼,但腹肌都还在,哭笑不得。

继续居家。开始焦虑,请假之前有些工作没做完,也一直拖延着。边拖延边焦虑。隔三差五拉肚子。


Day 16-20:

拉肚子症状逐渐消失。鼻塞逐渐消失,声音恢复正常。味觉嗅觉逐步恢复(90%?)。仍有轻微咳嗽。体能处于断崖状态(前所未有)。中招后第一次去打网球,第二天竟浑身肌肉疼(之前打球从未有过)。睡很多,但脑子仍然不甚清晰,常常空白,注意力不集中。经常头疼(又请了一天假昏睡了一天)。能承受的工作强度大跌,下午3点就开始头昏脑胀。仍未重返健身房,饮食正常,体重上涨,腹肌消失了。

多数时间在家远程工作。出门去公司需要非常多心理建设。



几个问题:


Q:我是在哪里感染的Covid?

A:最有可能的是Day 00的咖啡厅或者酒吧,人很多。


Q:之前聚会的朋友们如何了?

A:Day 1的其中一位朋友后来说自己也嗓子不舒服了两天,疑似中招,但很快就恢复了、也没有去测试。其余朋友们都没事。


Q:自测Covid是怎么操作的?

A:Cue是加州一个核酸检测设备公司的产品,包括电子测试盒(很娇气)、一次性测试包(有保质期)、手机app(常常需要给测试盒升级固件)。公司采购了免费发放给我们员工,疫情期间一直在家用Cue按照说明书自测Covid。这边每个月也可以跟政府申请几个免费的测试盒,但因为有公司的福利,我从来没有申请过。


Q:莲花清瘟有用吗?

A:清热、缓解症状用。我没有用任何新冠专门的治疗药物,退烧、止痛、止咳都是缓解症状之用。发烧期间胸膛里闷闷的非常不舒服,莲花清瘟吃下去有薄荷似的清凉感、舒适很多,尤其是睡前缓解症状利于睡眠。这是我的个体感受。


Q:有没有看医生?

A:没有。来美国这么多年除了体检外只看过两三次专科医生,其余有个头疼脑热的默认都是自己去买OTC的药扛过去,这次也没有例外,应该是对医疗帐单的恐惧导致的、能省则省、能扛则扛。这次之前上一次生病,是2020年2月初的疑似流感,当时发烧、严重咳嗽了一周。


Q:其他感想?

A:Covid防不胜防,除非从来不在外面吃东西喝水,但这真的很难,人毕竟是社会动物。今年我扛住了工作中面对面开会依然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的peer pressure,也扛不过要与朋友聚会或者在公共场合与陌生人networking/相亲的需求,中招是早晚的事。

居家隔离除了要扛过身体上的严重不适,对精神状态也是一大考验,尤其是独居人士。我的聚会计划、休假计划、健身计划、网球课、滑冰等全部都暂停,很容易陷入情绪低落甚至焦虑。幸好发现中招前的朋友们基本都没啥问题,不然我的自责程度会是另一个高度。




后记:


疫情三年,我苟了三年,身心经历很多剧烈变化。


2019年12月1日,是考据出来的第一例新冠确诊患者的发病日期。2020年初,国内疫情形势严峻,我跟校友会一帮同仁昼夜不停奔波着为母校附属医院采购捐赠了各类防护品(见《纽约-广州定向捐赠指南》《7 steps to deliver medical supply donations to China》及《How I delivered 4000lb supplies to hospitals in China in 2 weeks》)。


3月起,纽约封城,我从此在一间四十平米的公寓苟起来,远程工作,闭门不出,舞蹈课停了,一切依靠网购(见《我在纽约网购生鲜副食及其他》,英文版《How I order groceries online in NYC under social distancing》)。我意识到大学聚会以及回国的计划都要泡汤了。


美国疫情紧张,母校又万里迢迢回赠口罩,除少量赠给年长校友或者有紧急需求的留学生校友之外,均留给执业的医生校友们。校友会月度聚会活动全部转为线上。我加入新产品组,工作压力上升。夏天到来,纽约从鬼城的状态慢慢开始恢复一点人气。秋天,我与几位朋友自驾出游,去西雅图访友,又临时去了阿拉斯加,大雪中开车差点撞上麋鹿。


冬天来临,一些友谊的小船翻掉了,我买了Apple Watch监督自己的身体状态,又开始学滑冰、学打网球,也开始与life coaches、心理咨询师进行常规“疗程”、积极寻求职业帮助。


2021年,工作压力继续上升,而纽约街头的治安肉眼可见的下滑,地铁三天两头出事,甚至我楼下也出现了亚裔老太遇袭事件。夏天,我短暂地离开了纽约一下,从那个小公寓把自己解放出来,用阳光驱散身心阴霾(见《2021的三个成长瞬间》)。


一年前的12月,我又换到了新产品组,迎接全新的工作挑战。进入2022年,我决定认真、mindful地生活(见《OKR写作示范:我的2022新年愿望》),并全程记录,进度良好(见《30+,我的“养生”观》),直到被Covid放倒,躺平休整。


现在距离2022年结束还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往好处想,起码圣诞节我应该可以有一个像样的、不担心生病的假期。大概暂时可以不苟一小段时间。希望能再捡起舞蹈课,希望早日回家看看。



致谢:


感谢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确认我状态、安抚我情绪的XX;

感谢每天都发信息check in我身体状态的XX,XX,X,XX,XX,XXX;

感谢给我投喂药物和食物的XX,XX,XXX;

感谢分享自己扛Covid生病经历让我放宽心的XX,XX,XX,XX,XXX;

感谢隔三差五来问候我身体状态的XX,XX,XX,XXX,XX,XXX;

感谢问候我的XX,XX,XX,XXX,XXX,XXX,XXX,XX;

另外,感谢我爸妈给我的这副身板,扛住了;

也感谢我自己,一个人也扛过来了。

4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谷歌工作burnout的进

这篇文章假设你(对,就是你,刚点开这篇文章的你)是在美国英语环境下工作的人,并默认你有能力理解或者搜索理解英文名词短语(我的翻译能力有限,某些关键词直接用英文会更方便你做调查研究)。如果不是,这篇文章可能对你价值有限。 如果你不在谷歌工作、也没有任何burnout(“工伤”到崩溃煎熬),恭喜你,可以现在就退出文章了。希望你能一直保有身心健康。 如果你不在谷歌工作,但是正在经历burnout:首先给

2024新年快乐

例行给自己一个新年愿望清单。 -> 2022年见《OKR写作示范:我的2022新年愿望》 -> 2023年见《新年许愿时间:2023》 我向自己保证,继续stay true to myself、继续勇敢。希望在2024年结束的时候,我度过了内心充实平静、温暖有爱的一年,并在坚持为自己长期的人生目标储蓄充沛的精力、健康、知识。 目标1: 有爱 认真花时间在寻找人生伴侣上(每周不少于2个约会) 认真花

2023年我的17个高光时刻

上篇年度总结《2023年圣诞节,我在雪场被孤独击溃》发出之后收获了很多小伙伴的宽慰,感谢大家的同时,又受到电影“生活多美好”(非常优秀的1946年老电影"It's a wonderful life")的启发,觉得可以换一个角度、积极看待。我于是想到了盘点自己的年度高光时刻,同时作为对自己的提醒:虽然起起伏伏、常常辛苦却没有回报,有时甚至看起来糟糕透顶,但乌云也是有镶边的;滂沱大雨、破了的伞、泥泞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