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四海为家

常常会遇到想家的人跟我怨念,我每每都要思忖一番,想家具体是一种什么感觉?


我说我来自潍坊,其实我只去过3次潍坊,没吃过朝天锅、也没放过风筝、没逛过十笏园。我说我来自XX、是个小县城,而我在县城只知道高中小小的校园。而在那个局促的高中校园里,我也只知道三个宿舍和一层教学楼,以及食堂里的炖大白菜、生活区的电话亭。高中以前,我的记忆只剩村子的东南一角的几条胡同,家里的炕,从家去镇上初中的土路,还有偶尔吃一回的烧肉。


我不会想念潍坊,也没有想念过那个县城。我偶尔会想起村里那个老房子和上下学走过的泥泞的路,而10年元旦的时候爸妈已经搬去镇上的新房了,陌生的小区,陌生的楼房。老妈执拗地把很大的一间卧室留给我,却无法改变“家”之于我变得非常虚无缥缈的现实。偶尔再回到村里的老屋,也感觉非常陌生,如同不小心被甩出了当前的时空,于是再也没有什么实体来承载我关于“家”的记忆。


有时候我会跟人打趣自己说自己是one-person family。这其实是句实话。因为别人回国是回家,我回国是去到那个零记忆的房子,visiting爸妈小弟。

Recent Posts

See All

2022年生日,“金子般的心”新解

我还挺喜欢黄金的,觉得这玩意儿好看、稳定、可轻可重,不能人造但可掺杂,十分适合做计量单位来可视化那些比较虚的东西。 比如“金子般的心”。金子般的心当然是贵重、稀有的。不过在忙忙碌碌的现代社会,人们每天的24小时被充分占据,工作,应酬,个人生活,家庭,交际,等等等等,就像金子被不断延展,到极限,就成为微米级厚度的金箔。金箔虽然还是金子,但其珍贵的程度远远下降了。 1克黄金可以被延展成半平米的金箔。成

温暖

每次有非常明显的burnout症状时,都是一些温热的“碳基生命”带给我丝丝治愈。 我实在想不到一个词汇来概括给我这样体验的源头,只好用生硬的“碳基生命”四个字。 比如不少朋友家的狗子们。它们友好又温柔,莫名亲和,不会说话但却洋溢着不掺假的笑容,或者颠颠儿跑向我,或者默默看着我,主动伸出爪子示好,甚至放松地睡倒在我脚边——明明也才见面,竟完全信任不设防。我喜欢摸它们的脑瓜、下巴和肚腩。它们手感各异,

我为什么喜欢李子柒

李子柒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博主,出新内容我必点开且正常速度看完的博主,这样的博主全网范围内一只手数得过来。 我看李子柒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地球另一边的我妈。我姥管我妈叫“涝梗”。因为地方口音的关系,我在很多年间都一直没听懂那是啥——因为跟我妈的名字没有任何关系。我还曾跟老妈确认了一下那不是她乳名。问姥姥,姥姥直接听不明白我的问题——她可能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称呼,不明白为什么我很懵。 直到有一天,我偶然听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