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9年,从鹅厂到狗家

作者按:快则不出半年,慢则两三年,我再回头看下这篇文章,肯定会好好地嘲笑自己的执念:不过是一份普通薪水的普通工作而已,没有逆天光环,且没有高尚之处,真心并不是什么大事,甚至跟人生中很多事情比起来都是微小的(手动摊手耸肩)。


可是,我还是很想矫情一下,在2019之前记录一下此时此地我内心里不算小的波澜。


- - - - - 分 - 割 - 线 - - - - -


在有些事情上,我是偏执的,很多时候不肯轻易放手,即使到了黄河也不一定会心死。2009年发生了三件小事,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接下来9年的职业走势。


第一件小事,我突出重围,拿到了鹅厂一只手数得过来的产品经理实习机会中的一席。


作为一个06年才注册QQ的人,鹅厂开放09暑假实习生网申的时候,我对于鹅厂的认识仍只限于QQ。打定主意找实习、找工作的我其实一直有留意身边师兄师姐们的校招offer,07-09年,鹅厂根本都不在第一梯队。而我当时的理想工作是某快消品牌市场部或者某外企咨询公司。


本着练手的原则,我跟风网申了鹅厂产品经理实习生,我其实连产品经理是什么都不知道。投简历,很多同学都陆续收到笔试通知了,而我却无消息 —— 毫无疑问被刷了。其实我原本不用那么在意简历被刷这件事,反正也不是理想公司,而且很多公司实习生招聘还未开始。


然而我犯轴了。

我想给找实习这件事开个好头,因此要求自己每一个机会都必须全力以赴。鹅厂笔试那天,我跟着班上的同学去了考场,若无其事地要了一张卷子霸笔(其实心里紧张得要死、脸上烧得疼),结果一路高分通过笔试、两轮无领导小组讨论群面、一轮创新大赛,成为华南地区三名产品实习生之一,我进入鹅厂研究院开始做移动端的应用。


第二件小事,是Google跟产品经理这两个词第一次在我脑中产生交叉。09年夏天,我开始实习不久,鹅厂组织了一次创新夏令营,营员主要是全国各大高校10年毕业的ACM尖子生外加当年的产品实习生。在一场技术创新大赛和一场产品创新大赛之余,鹅厂带着这二三十人在深圳吃喝玩乐,想要在校招中争取这些尖子生的青睐。那时候即使在国内互联网的圈子里,鹅厂的offer也是比不过百度或者网易游戏的,更不用说微软或者谷歌。


我当时虽然对产品经理这个岗位已经产生了十足的热情,但整个人仍旧对业内的技术、产品各种懵。就在营员们一起参观飞亚达大厦的展览区时,中山大学的一位ACM大牛师兄顺嘴一句:“鹅厂的产品经理在国内是不错,但是比起Google的产品经理大神,那可是差远了。Google产品经理可以随时PK开发的算法与代码......”我听得一愣一愣的,莫名开始膜拜。


这位师兄好像毕业就去了Google、再无联系。我继续在腾讯实习,自此却在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叫Google产品经理。



第三件小事,在那年的圣诞节假期,我偷偷去当时的男朋友家看他,顺便当着他爸妈的面给自己立了一个Flag。那会子我已经开始准备GRE考试了。我与他们一家三口在客厅,他爸爸突然说:“小X啊,放弃腾讯这么好的工作出国读研,会不会太可惜?你真的舍得吗?”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不可惜啊,我研究生毕业以后会找一份更好的工作。”我心里想着的,就是狗家产品经理。


我那时真的一股子初生牛犊一般意气风发,完全没有想到这份“更好的工作”竟来得那样缓慢、那么曲折。好在,即使缓慢、即使曲折,我也从未放弃。多年来,朋友们一直力劝我刷题转行,爸妈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我总是在找工作,而我很坚定:我一定是要做产品经理的,也一定要是狗家。


9年间,有各种怀疑自己的读研能力,有各种拷问辞职的决定到底正确与否,有各种简历石沉大海,还有各种面试被拒,升职压力薪水压力,外加签证等不可抗因素的压力,国内的产品经理朋友们生活事业早都起飞了,而我独自面对着那面高墙,一度崩溃、质疑自己的选择。直到今年5月收到LinkedIn上的一封来自Recruiter的来信,像是那面墙突然裂开了一道缝。


9年以后,我当面立Flag的人们早已消失在人海,当年那位师兄也几近失联,我剩下的,只有自己的倔强和蛮力。这一次,如同9年前在广州大学城我去鹅厂考场霸笔,我的蛮力又起作用了。我穿墙而过。



我很感激鹅厂的两年,让我很早就找到了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也为我研究生毕业后在美国的第一份产品经理工作打下基础;更重要的是带给我很多真心良师益友,一直伴我左右,给我很多精神支持。


我也很想谢谢我自己,这么多年没放弃,一步一步往前挪。Never take no as an answer。即使忍不住哭出来,也永远梗着脖子,拍拍身上的灰,想着:再来。


我期待下一个9年。不只是在狗家。


我还有很多力气。


3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成年了,这108题你会做了吗?

在变成(中国)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之后,好像人们就要立刻从身心各方面变成"成年人"来做事。这其实是一个需要学习练习的成长过程,但是一般学校教育从来不包含这些(不知道大城市的那些名校初高中会不会好些)。学校教育之外,很多人也得不到系统性学习练习这些成年人“知识点”的机会或者资源。农村、小镇、经济欠发达地区长起来的孩子,进入城市上大学,立刻就面临“如何在城市社会生活中有得体的成年人言行举止”的课题。我从

72天访谈72人:高考后以及大学后,他们走了什么样的个人道路、长成了什么样的大人?

写在前面 从时间和社会维度来看,高考对很多人都是一个人生节点(当然,也有很多学子选择了职业教育,见《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无论高考后如何做选择,我们都一脚踏入成年世界。时间滚滚向前,高考之后,我们不再有规整的集体学习生活规训,仿佛火车、公交车抵达终点站,我们到站下车,前方不再有轨道、路线,甚至不再有能看见的路。每个人都将慢慢独立地去探索自我,变

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

宫师姐按:这是本系列采访中最难、难倒我的一次采访。#致正在小镇做题的高三生#系列采访,原本都只是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中的朋友们回顾他们大学前后的人生选择。我们都知道,在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之外,还有职业教育体系存在、覆盖了非常大的学生群体。我对普通高等教育之外的职业教育一无所知。 初联系到姜教授时很兴奋,下一秒就立刻发现,我甚至都不知道应该问一些什么样的问题、问多少问题才能达到足够“扫盲”的信息量。实际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