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60号分享:去最好的重点班,转想学的专业,选适合自己性格的职业,做到GM也要弥补高考未竟的缺憾,她一往无前

分享时间:2023年5月

分享者经历:一路成绩优异的农村考生,顺风顺水到最好的重点班 -> 志愿没报妥,调剂进中大 -> 转专业到电子系,重读大一 -> 读书,勤工俭学,保研 -> 放弃保研,广州就业 -> 银行核心部门13年,从大学生到区总经理 -> 考取梦想学校的MBA

她说:“我并不愿意去复读,我觉得还是要往前走。”“虽然说并没有从事到我们的专业,但是我们专业教我们的逻辑思维的东西,其实很有用。”“我可能会第一选择回高三,我会选择让我自己很认真地、不要那么自大地去乱填志愿,我觉得这一点是让我特别后悔的。”“很多遗憾的东西想着说既然有时间有能力去做,那就把它补上。”


读者预期管理:

  1. 录音都已征得分享者同意,目前都是拿手机录制的,没有专业设备和环境,音频质量一般;有些采访根据受访人的偏好只会放出文字版本;

  2. 我目前没有音频剪辑的能力,为了降低时间成本,音频都是一刀未剪、原样输出;后续有多一点时间再考虑优化采访形式;

  3. 我是第一次做采访,没有什么采访技术,普通话也一般;

  4. 每个人面对采访(尤其是电话采访)录音时的紧张程度不一样,对问题的理解、分享的舒适度、以及回答的颗粒度也会不一样;

  5. 每位分享者的态度、观点都仅仅代表他们自己在当下的状态,是他们站在自己的立场回顾自己在一些人生节点的选择,并选择了分享出来。请尊重他们的个体经历,就像你希望别人尊重你的个体经历一样。


采访录音原文


宫师姐:好,我这边录音开始了。谢谢你过来分享,先请简单自我介绍一下?

分享者:我是2004年高三,2005年上大学,读的是理科,物理。高三的时候是在广东的潮汕地区,现在是在广州这边工作。我当时是在中大读的本科,读完之后就一直留在广州了。虽然读的是电子信息,但是实际上我后面到了大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可能在技术路线并不会走得太长远,所以就选择到了金融行业,当时就去了银行业。目前也是一直在银行业,已经从业13年了。


宫师姐: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你的具体的一个职业,还有工作节奏,生活节奏什么的?

分享者:我当时到银行这边曾经是想过在银行业里面做技术,因为毕竟自己是技术出身的。但是我后面回头看一看,我很感谢当时在中大读书的时候,我们班那时候会找师姐师兄他们来分享。有一个师姐,我现在不记得是谁了,当时她提到一点,她说实际上要做任何的东西,都要去做那种很核心的东西。所以我才想着说我要去核心部门,就选择了银行里面的一个核心创立的部门,也一直是走这条线。中大在广东这边比较有影响力,也是得益于学校的一个口碑,我工作也相对比较努力,一直就比较顺风顺水,就从一个大学生慢慢成长成一个部门的总经理,负责的是整个区的所有的零售业务,包括定战略,怎么带团队去打仗,组织他们的平时的日常营销,还有业务拓展,平时工作大概就是这些。


我工作压力会相对比较大,因为要对整个团队对整个区域的业绩负责,所以平时工作时长也会比较长,基本来说星期一到星期五就从来没有早过7:00下班的。收入水平,我觉得在广州这边算还可以,跟广州这边的一些相对好一点的IT公司的工程师应该是差不多,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况。未来的预期,其实这条路,它有很多种选择,可以继续在核心部门里面做下去,也可以跨条线走到别的部门去。因为我的一个性格原因,我是想着说尝试点新的东西,所以我最近是有想着说要跨一下部门去发展,毕竟我觉得跨界才能做出更不一样的东西。这是我一个预期。


宫师姐:请教一下,在银行这个行业里面,什么是核心部门,什么是非核心部门?

分享者:核心部门就是一些真正能给银行业带来收益的部门,比如说是一些公司投融部,个人金融部,还有财务会计部、资产负债管理部,我觉得这4个应该算是最核心的部门。


宫师姐:好,谢谢你的介绍。我们把时间往回倒一倒,就是高三的时候,你当时高三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有没有一些比较特别的鲜活的记忆?

分享者:其实我高三比较无忧无虑,因为我是在一个农村里面,一直成绩很好,就一直很顺风顺水地到了最好的初中、最好的高中,又进了重点班,也是最好的重点班。成绩一直很好,所以一直都是不用顾虑太多。我觉得有时太一帆风顺并不好,顺理成章地就觉得我的成绩差不多是那么样,我就应该怎么样。


我是05年上的中大,但是我转了专业。当时我的成绩预计可以去考个更好的学校,而且我当时也是属于一路太顺风顺水,我觉得我是完全可以考上Top学校的,我也就只报了X校。中大当时我觉得并不会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就加了个中大,因为觉得也不一定会去,所以我也并没有说在意是什么样的专业,就随便填了一个可调配。最后我没有去成我想去的学校,我就去了中大,也被调配到了一个我很不情愿的专业,所以我立刻决定转专业。但是因为专业跨度太大了,电子系当时要求一定要重新从大一读起,所以是10年才本科毕业。


宫师姐:你能不能简单讲一下转专业这个事情是怎么样一个过程?你怎么挑的后面的专业,又是一个怎么样的准备?

分享者:我觉得我是一个很愿意折腾的人。其实高三时,我们有三个重点班,分班是按排名平均分,比如说a班就分第一名,b班分第二名的,c班分第三名的,但是a班肯定是最好的。当时我刚好是排第三名,所以把我分到了c班那里去。这三个都是同样的重点班,只是a班,我觉得它会有最好的资源,所以我当时就申请要转到a班,但是我们老师不同意。当时自己也很勇敢,就直接去找了级长,没有通过父母,也没有通过老师,找了很多次之后,我们的班主任就成功放过我,让我去到a班。


虽然说我大学没有考上我要的学校,但是我又并不愿意说去复读,我觉得还是要往前走。所以我当时也是在我进去中大之前,我就已经想好了,我是要转专业的。那时觉得中大转专业并不难,只需要在我们的专业里面排前15%就有转专业的资格,但是刚好我去的被调剂的专业,大概这种专业平时大概应该是招不满、才会接受我们调剂生,也就说明进去的人肯定个个都是想转专业的。当时我们要转专业,必须到年级的前10%。但是毕竟基础在,实际上在读的时候也并不会说太难,我成绩很快就能达到。这之外还需要平时多一点的社团志愿者这类的加分,也会专门的去参加这样的活动,最后也就是很没有意外地获得转专业的资格。


转专业的时候为什么要挑电子信息,因为我高中读的就是物理,物理最对口的其实也就是电子跟计算机,计算机当时是没有接受转专业的,电子信息当时是有接受的,所以就选了电子信息,也没有说特别的意外,刚好是高中当时想选的这两块就去了这一块。


宫师姐:这个样子。你后来实际上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样子?就跟你之前想象的专业以及生活有差别吗?

分享者:其实没有特别大的差别。转专业到了电子之后,班里的牛人特别多,毕竟当时我们这个专业进来的人分数都很高,每个人真也不是说那种死读书的,各有各的精彩。我想着说那就继续把书读好。最开始我是有想着要读研的,而且我也想着刷保研资格,就不想考,有点懒。这样就一直要保持成绩比较好,那也就很乖地就去把成绩继续做好。同时我想着说,大学成年了,18岁,那就不要让父母再给我支撑啥的,我也会把精力放在让我自己能够自力更生上,会去做学校勤工助学,会去做家教等等。大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五六个特别好的朋友,会固定就一起行动。这段友谊真的特别深刻。这是大学的情况。


宫师姐:真好,你提到说你当时是想要保研,后来你有决定研读研究生吗?你是怎么想到保研这个事情或者是怎么做的选择?

分享者:从高三没考上我要的学校的时候,我就有想着说我要要读研的了。但是我到了电子系之后,当时谈了个男朋友,也就我现在的老公,他并没有说想要去北京发展,但是我想考的学校又是北京那边的。我想想可能会到时候会因为异地分手,我那时也很喜欢他,所以我就想,那就算了,不去北京,想着说那就继续在中大,保研保中大也可以。结果那年中大的研究生从两年变成三年,我就觉得亏了,直接就放弃了,就出来工作了。很简单,就是机缘巧合就这样了。


宫师姐:所以你当时没有读研究生,选择了直接工作,是吧?

分享者:对。


宫师姐:你当时在那么多行业里面,怎么选的你当时的工作?

分享者:我当时是最想去的是华为这些工资比较高的,但是我投华为的岗位,没有收到华为的面试通知。后面我也觉得很奇怪,我就重新去看一下华为招聘的报名信息,发现我专业选错了。我们网申填专业的时候有个下拉列表,可能我当时在选完专业之后,界面又要往下拉,所以结果在那边登记了一个根据技术完全不相关的专业,所以就没有拿到我想要的工程师面试,也就没有去,也有可能是机缘巧合这样子。


后面也想着去通讯公司。我暑假去汕头移动实习了,当时也拿到了汕头移动的正式offer,但是也是同样一样的原因,也是因为我当时的男朋友、现在的先生的原因,后面就放弃了。广州移动这边在面试的时候,我也是去到了终面,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没有通过,这一点我也觉得很奇怪。


最后银行这边通过了,那就来了银行。我并没有很广撒网地去投简历,其实也就投了这么几家,各有各的波折,最后就到了这里。银行的选择也特别好玩。当时其实是投了两个银行,两个银行都给我发了面试,但是其中有一个银行是在我们大学发了笔试,一个是在大学城那边去考笔试,另一个在大学城外。我们在大学城读书,我就想就近。这也比较像我们这种广东潮汕人,我们有时候很讲感觉的,觉得可能它比较近比较适合我,我就选它。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并不会说特别去选择别的,我觉得我这个人比较随缘


宫师姐:真好。你这样后来的工作是没有跟自己的本专业有关的,这个事情在你心里面会有介怀嘛?

分享者:挺好的。在我放弃保研的时候,可能是我因为放弃这个动作,反向在我心里说服了自己,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在技术这条线走太久。我当时在大四找工作的时候,其实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做,但是我是有去做过MBTI性格测试的,当时觉得我性格是适合这个行业的,所以我就觉得那行。还是回归刚才那个点,我觉得我还挺随缘


进来之后我就往我性格适合的方向去,现在在这个行业里面,我觉得也做得相对比较顺手。虽然说并没有从事到我们的专业,但是我们专业教我们的逻辑思维的东西,其实很有用。在我们工作里面经常会碰到很多很困难的东西,技术这个东西虽然说没有应用,但是因为技术养成了我们这种分解问题思维以及做项目管理的经验,它会对我们开展各项工作很有帮助


宫师姐:真好。我们来开一个脑洞,如果有时光机的话,你会想要回去某个时间点对小时候一点的自己说点什么吗?

分享者:我可能会第一选择回高三,我会选择让我自己很认真地、不要那么自大地去乱填志愿,我觉得这一点是让我特别后悔的。不过我现在也有办法可以去追逐自己的梦想,我并没有时光机,但是我可以因为当时后悔而想着说我去做一些弥补的动作,所以我就会想说现在我可以去考研去读研,我最近也去考研了。


宫师姐:最近去考研,这个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决定?

分享者:去年时候,我突然间想着说,还是要把一些遗憾给补起来。既然大学因为大学乱报志愿导致我走了很多弯路,这个事情,在我心里其实是一个缺憾,我一直想把它补上,当时我报的是中国人民大学,但是我没考上。我就想说我既然是想圆梦,我就要让自己得到最好,所以我当时想着我要么就报清华,要么就报北大。


虽然我们是理科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心里我会更喜欢北大的这种人文气息,所以我就报了北大。我从去年开始就去准备它的一个面试笔试,笔试面试都通过了,正在做政审,没什么意外的话,应该9月份就可以去北大读研了。


宫师姐:太好了。恭喜你。

分享者:没有,也就是很多遗憾的东西想着说既然有时间有能力去做,那就把它补上。


宫师姐:你的研究生是什么方向的?

分享者:工商管理,就是MBA。我不会去读全职,我会去读在职。


宫师姐:真好,也很为你开心,真的是很厉害。

分享者:没有。一些比较随缘的东西,自己会想着要去做一些事情,就要去做。


宫师姐:太好了,希望你工作还有读研都一切顺利,我就先录到这里。谢谢你分享。

分享者:谢谢。



录音采访结束


宫师姐:我的目标是在今年高考前采访50位(已经超额完成啦)不同地域不同专业不同职业甚至不同国家的朋友,记录下他们高三以及大学前后做出的那些选择,并请他们简单介绍一下他们的专业和职业,以求得到一个非常多样化的独立人生故事数据集。我希望这样的一个数据集能够帮正在小镇做题的高三生们拓展一些对未来大千世界的想象空间。


我不希望的,是加入我自己的主观思维、进行故事加工,或者做关于特定选择的倡导甚至自以为是的建议——高三生每一个人都是他们独立的个体,有他们独立的思维方式和独特的生活背景,因此我相信他们会对这些未加工的个人故事有自己的个性化见解和多样收获,他们能继续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符合自己需求的选择。


如果你有共鸣,欢迎分享文章到你的朋友圈子。关注公众号“撞墙笔记”,私信宫师姐、分享你的读后感。

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成年了,这108题你会做了吗?

在变成(中国)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之后,好像人们就要立刻从身心各方面变成"成年人"来做事。这其实是一个需要学习练习的成长过程,但是一般学校教育从来不包含这些(不知道大城市的那些名校初高中会不会好些)。学校教育之外,很多人也得不到系统性学习练习这些成年人“知识点”的机会或者资源。农村、小镇、经济欠发达地区长起来的孩子,进入城市上大学,立刻就面临“如何在城市社会生活中有得体的成年人言行举止”的课题。我从

72天访谈72人:高考后以及大学后,他们走了什么样的个人道路、长成了什么样的大人?

写在前面 从时间和社会维度来看,高考对很多人都是一个人生节点(当然,也有很多学子选择了职业教育,见《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无论高考后如何做选择,我们都一脚踏入成年世界。时间滚滚向前,高考之后,我们不再有规整的集体学习生活规训,仿佛火车、公交车抵达终点站,我们到站下车,前方不再有轨道、路线,甚至不再有能看见的路。每个人都将慢慢独立地去探索自我,变

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

宫师姐按:这是本系列采访中最难、难倒我的一次采访。#致正在小镇做题的高三生#系列采访,原本都只是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中的朋友们回顾他们大学前后的人生选择。我们都知道,在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之外,还有职业教育体系存在、覆盖了非常大的学生群体。我对普通高等教育之外的职业教育一无所知。 初联系到姜教授时很兴奋,下一秒就立刻发现,我甚至都不知道应该问一些什么样的问题、问多少问题才能达到足够“扫盲”的信息量。实际上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