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27号分享:经历512的高考生,在摇摆中成为软件工程师

​分享时间:2023年4月

分享者经历:08年四川被512干扰的高考理科生 -> 文科学校信息管理专业 -> 大四外企marketing实习 -> 出国读信息管理专业硕士 -> 被CS室友影响转去CS专业 -> 软件工程师

他说:“我是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什么特别大规划的人。” “To be open minded——Just take whatever life gives you,基本上做到生活给你什么,你就take,你多多去explore,enjoy your life。”


读者预期管理:

  1. 录音都已征得分享者同意,目前都是拿手机录制的,没有专业设备和环境,音频质量一般;有些采访根据受访人的偏好只会放出文字版本;

  2. 我目前没有音频剪辑的能力,为了降低时间成本,音频都是一刀未剪、原样输出;后续有多一点时间再考虑优化采访形式;

  3. 我是第一次做采访,没有什么采访技术,普通话也一般;

  4. 每个人面对采访(尤其是电话采访)录音时的紧张程度不一样,对问题的理解、分享的舒适度、以及回答的颗粒度也会不一样;

  5. 每位分享者的态度、观点都仅仅代表他们自己在当下的状态,是他们站在自己的立场回顾自己在一些人生节点的选择,并选择了分享出来。请尊重他们的个体经历,就像你希望别人尊重你的个体经历一样。



采访录音原文


宫师姐:好我们这边录音开始了,谢谢你过来分享。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

分享者:我高三是2008年,是理科,高三所在地是在四川,现在纽约,就是software engineer,当下生活方式及感受,周中及周末的状态,最近比较忙在加班,收入水平就是普通的程序员那样。


宫师姐:最近加班比较多,能不能具体说一下你说的加班大概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程度?

分享者:996可能也不是很夸张。


宫师姐:压力以及未来的预期怎么样?

分享者:未来的预期是什么意思?


宫师姐:就是你会希望继续从事这个工作,或者是有其他的考量?

分享者:我目前做的工作我自己还挺喜欢的,觉得自己还能够学习到新东西,所以so far就是说我觉得还是挺值得,压力也还好。


宫师姐:我们先回想一下高三,你高三的时候什么样,那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一些记忆,你愿意分享?

分享者:高三,因为我四川,08年高三特别的记忆是当年512大地震。512的时候当时还有不到一个月高考,那天下午2点多的时候,记得刚睡完午觉,在教室坐着,突然看到很多同学往教室外面跑,说地震了。我当时特别淡定,我觉得这些人怎么惊一惊一乍的。


后来我发现所有人都跑了,我们班教室只剩我一个人,就很奇怪,所以我才慢慢地往外面走。刚走出教学楼,就看到教学楼开始晃,很快教学楼窗户什么的都有声音声响,我们就往操场那边跑,比较空旷的地方跑,跑到中间就特别严重,因为感觉已经站不住了。


宫师姐:真的是还蛮慌张的,而且你是你们教室最后一个跑出来的,感觉还挺惊险。

分享者:对,我当时其实没想那么多,但是当我发现我走路都快走不动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事情有点严重。后来就发现那个时候手机也没有信号了,联系不上父母。就一直在学校里面待着,一直到晚上八九点钟,才跟家里联系上,当天学校就停课了,后来就回家了。


宫师姐:你们相当于从下午2点多一直在操场上待到了晚上凌晨。

分享者:对,待到凌晨两三点钟的样子。


宫师姐:真的是还蛮难忘的一个经历。

分享者:非常特别,后来更有意思的是,学校就停课了,我们也不用上课了。


宫师姐:你们高考之前最后一个月是怎么度过的?就在家里。

分享者:在家里可能待了大概两个星期,最后一两个星期的时候回了学校。但是当时就是说你不能进教室,所以就把桌椅什么的摆在走廊外面,坐在外面复习什么的。


宫师姐:后来你们回学校之后有余震吗?

分享者:也有那么几次。有余震,也有就是说有预有那种当时有预告,就是说有可能会有余震,那个时候大家都晚上就支着帐篷,在学校的操场上睡。这还挺有意思的。


宫师姐:你们那个地方的天气怎么样?就是6月份在操场上睡好像也比较艰难一点,是不是?

分享者:对,6月份的时候挺热的,天气热就还行,但是我记得有一天下雨,我们在帐篷里面睡到一半的时候下雨了,雨还下得挺大的,当时我就不管了,就回去了,想着震就震吧,后来我就挺奇怪,心里挺习惯的,这种小地震对我来说都没什么惊险刺激,后来也是顺利高考了。


宫师姐:高考结束之后,你当年的报志愿整个的一些东西有变化吗?跟往年比?

分享者:报志愿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当年四川就分成了两个区,好像受地震影响比较严重的是可能延期了一段时间考试,但是我们是没有延期的。延期的好像题目比较难,我们题目特别简单。


宫师姐:还有这样!是两套题吗?

分享者:因为后来延期了之后就不太一样。


宫师姐:你是在没有延期的那一部分,但是题目相对简单。

分享者:我觉得题很简单,对。


宫师姐:你觉得很简单的意思是什么?

分享者:我觉得我平时成绩也没有那么好吧,但是因为题简单,当年好像考得还不错。


宫师姐:你后来是根据什么样子的因素选的大学以及专业?

分享者:我自己本来对计算机还挺感兴趣的,因为高中的时候学了一段时间的计算机竞赛,所以后来感觉我当时看到信息管理这个专业就是一个计算机和管理学结合的一个专业,我感觉还挺有意思的,就去了。所以是基于计算机方面的一个兴趣,选了信息管理这样一个专业。


宫师姐:你是怎么选择的大学?

分享者:大学就感觉要选一个离家离远一点的地方,所以我就选了一个北方的大学。


宫师姐:能不能分享一下你这个专业具体是学什么?跟自己填志愿之当时的预期相比怎样?

分享者:这个专业,其实当时跟我想,因为我是理科,当时想的时候可能学计算机多一点,但是去了之后发现,本来我们学校也是一个比较偏文科和管理学的学校,最后我们专业实际上是一个管理学的学位。就是说其实文科的内容多一些,也有编程,但是理科的东西就比较水一点。所以可能跟想象的还不太一样。


宫师姐:你整体的大学生活是怎样的?

分享者:大学生活基本上都在生活,没有学。因为文科学校,学文科学、管理学的人比较多,大学的这种活动什么的还挺多的,基本上在参加社团。中间有半年我去交换了,大一大二可能基本上在参加社团,或者说就跟朋友玩,大三就去交换了半年,半年回来之后就开始准备出国,出国准备了半年,大四实习了一年。


宫师姐:你出国的决定是怎么做的?

分享者:我大一大二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自己毕业之后会干什么,可能感觉毕业之后就工作。我感觉也不想学习了。但是一个是大三我去交换了一下,感觉还挺有意思的,自己也想出去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第二个说父母可能鼓励我年纪小的时候多出去看看。基于这两个原因,当时就觉得不然试一试出国,我当时想说念完书就回来,出去长见识这个样子。


宫师姐:你出国选的专业是什么?

分享者:选的专业也是信息管理这个专业。


宫师姐:你当时为什么没有往计算机更偏一偏?

分享者:我其实觉得我是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什么特别大规划的人,第二个当时我出国的时候计算机还没有那么火,所以again我的目标其实是出去体验个一两年就回来,所以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就去了。


宫师姐:你提到说你大四其实还实习了一年,对一般来讲准备出国已经拿到offer的人,大四好像也不太这样过。

分享者:对,我当时还挺好,一个是当时想赚点钱,感觉大学感觉最后一年没事干,对吧?第二个我自己挺curious的,想想试一下就工作是什么样,所以我当时就申请了实习。我当时申请实习的时候,我也没有特别地挑说我要去哪里。我觉得我对自己其实没有特别好的规划。我当时就随便投了一个,投的是一家外企,在北京的一家外企,我是学信息管理的,但最后是去marketing。当时面试的时候,其实他们好像也不是说按部门来,面你就进去,进去组有 Opening你就去,所以最后阴差阳错了去了marketing这个组,在那边实习了一年。


宫师姐:感觉怎么样?

分享者:刚开始的时候其实觉得还挺新鲜的,挺好玩的。特别当时,10年前了,感觉外企还是挺fancy的。生活每天倒是也挺忙的,但是现在想起来,都是在做那些比较行政性的事务,比如说做表格做slides,帮着别人整理一下文件什么的,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有意义的活。但是当时somehow觉得这个还不错,因为外企 marketing可以办活动什么的,特别高大上的感觉。


宫师姐:所以实习完了之后,你就又开始继续你的留学的过程。

分享者:对,最后实习完了之后,我当时老板其实offer了一下说要不要留下来。我自己也纠结了很久,就我觉得我也没有想特别多,当时就觉得这个机会还不错,还挺好玩的,可能可以干两年,说不定过两年再出去 MBA或者怎么样,毕竟是marketing,可能离管理更近一点。


但是最后没有做这个决定。我实习中间换了个老板,我去找我实习前半段的老板聊了聊,老板就跟我讲,他说我觉得你应该出去,说为什么?他说因为他自己没有出国,对他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因为他是911的那一年申请的出国,当年因为911来,所有去美国的签证都被拒了,他因为这个原因留在了国内。他说他personally还是建议我年轻的时候还是应该出去看一看。后来我听了他的话,我觉得行,那就出去看看,所以还是坚定地出国了。


宫师姐:你是来美国读了信息管理的一个硕士。

分享者:我是最开始念的是信息管理的硕士,但是其实也非常巧,去了念master之后,我的两个室友都是学计算机的。当时这两个室友就一直在跟我讲说计算机特别好,因为美国的信息管理可能更偏文科一点,每天要很有很多资料要读,很多essays要写,我自己因为刚来美国,英语也不是特别好,感觉也学得比较struggle。


当时我那两个室友一直在我身边说,不然你来学学计算机,说理科,学着感觉好一点。当时可能12年13年的时候,正好是移动互联网快来、还没有来的那一波,他们觉得说现在这个东西可能是比较好的一个future,他说你应该试试。当时我后来被他们说的不行了,我就选了两节课试了一下,觉得还行,还挺好玩的。后来我下决心就转专业,就上了一些计算机的课,当时拿了两封计算机系的老师的推荐信,转专业成功了,我是拿着计算机专业的硕士毕业的。


宫师姐:你真的是遇到了特别好的室友,其实对你有很大的影响。

分享者:对,现在想起来是的。


宫师姐:你后来研究生毕业之后,工作的选择是计算机直接相关的?

分享者:后来工作的选择直接去做了一个software engineer,对。


宫师姐:你这样回头看的话,其实从高三开始好多这种不同意义上的波折,你怎么看自己整个过程?

分享者:我自己怎么看我这个过程,我觉得大学4年玩的还是挺开心的,而且我好像现在看起来也没有耽误什么,所以我觉得真不错。我觉得很好。第二个就是说,我可能刚开始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或者但是慢慢地时间过了之后,好像你被生活推到了这里,你每走一步可能就会更了解自己一点,我觉得还挺好的。


宫师姐:其实你高考的时候是对计算机的一个模糊好感,最后是变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你喜欢并且从事的东西。

分享者:但是你要问大学的时候,你跟他说你这个人5年之后会做software什么的,我自己可能不能相信。当时大学的时候,10年前,可能还是去外企做管培生什么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去了一个外企的marketing做实习,我还觉得这个工作还不错。


宫师姐:挺make sense的,如果有时光机的话,你可以穿回去任何一个时间点,或者是你可以往前走,就是去未来对某一个时间点的自己说点什么,你会想要去哪里对自己说点什么吗?

分享者:是个好问题。我觉得我现在做过的这些决定,好像没有任何一个decision是觉得后悔的。所以其实还好,我当时做这些决定的时候,我可能也没有想很多,我感觉我也没有说觉得特别忐忑——可能后来转计算机的时候我有一点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值不值,take a bet,但是后来就是turns out特别好。所以如果你要我回到高三的时候去跟自己讲什么的话,那就是To be open minded——Just take whatever life gives you,基本上做到生活给你什么,你就take,你多多去explore,enjoy your life。


宫师姐:太谢谢你的分享了。我们就先录到这里好勒。


录音采访结束


宫师姐:我的目标是在今年高考前采访50位不同地域不同专业不同职业甚至不同国家的朋友,记录下他们高三以及大学前后做出的那些选择,并请他们简单介绍一下他们的专业和职业,以求得到一个非常多样化的独立人生故事数据集。我希望这样的一个数据集能够帮正在小镇做题的高三生们拓展一些对未来大千世界的想象空间。


我不希望的,是加入我自己的主观思维、进行故事加工,或者做关于特定选择的倡导甚至自以为是的建议——高三生每一个人都是他们独立的个体,有他们独立的思维方式和独特的生活背景,因此我相信他们会对这些未加工的个人故事有自己的个性化见解和多样收获,他们能继续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符合自己需求的选择。


如果你愿意加入分享、回顾自己的人生选择,欢迎你通过邮件联系我:share.with.gong@gmail.com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在谷歌工作burnout的进

这篇文章假设你(对,就是你,刚点开这篇文章的你)是在美国英语环境下工作的人,并默认你有能力理解或者搜索理解英文名词短语(我的翻译能力有限,某些关键词直接用英文会更方便你做调查研究)。如果不是,这篇文章可能对你价值有限。 如果你不在谷歌工作、也没有任何burnout(“工伤”到崩溃煎熬),恭喜你,可以现在就退出文章了。希望你能一直保有身心健康。 如果你不在谷歌工作,但是正在经历burnout:首先给

对照组:一日看尽长江黄河

2023年盛夏,我第一次搭乘长途高铁,花了10小时从广州去济南。全程两千多公里,大概是纽约市到新奥尔良的距离,但乘Amtrak的新月号需要30+小时才能到达终点(见《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I》)。读书时候从济南到广州是抢特快火车的硬座票,一天一夜的路程,南中国在夜色中隐身。所以这次我非常期待亲眼看看一路的大江大河。 ​ 清早出发,火车一

火车走遍美国:后记 这四维世界处处稠密

2023年夏初,我搭乘美国铁路Amtrak绕着美国大陆走了一个巨大的8字、四渡密西西比河。这一场一生仅有一次的旅行,我本身并不是抓马体质,竟也看到听到了如此多的超乎想象的人生故事。“在这些长途火车的车厢里,在污浊的空气中,我第一次真正看到美国,一个很多人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很多人很保守、很多人有毒品问题且彼此毫不融合的散装美国。” (引自《火车走遍美国:序 Pretend it's a nation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