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26号分享:从小学开始搞信息学竞赛、跳过高三就读大零的软件工程师,没有起承转合,只有顺水推舟

分享时间:2023年4月

分享者经历:小学开始搞信息学竞赛 -> 高二竞赛保送 -> 2011年跳过高三,就读大零 -> 大一放弃继续打ACM -> 毕业从事软件工程师,四处旅游,从未跳槽

他说:“我就这么回过头来发现,好像我做了好多人生选择,其实我并没有在做选择,就是我就只剩这一个选择可以做。” “有些你真的想做的事情,你就去做,因为真的再过十几年你也没有机会再去做这样的事情。”


读者预期管理:

  1. 录音都已征得分享者同意,目前都是拿手机录制的,没有专业设备和环境,音频质量一般;有些采访根据受访人的偏好只会放出文字版本;

  2. 我目前没有音频剪辑的能力,为了降低时间成本,音频都是一刀未剪、原样输出;后续有多一点时间再考虑优化采访形式;

  3. 我是第一次做采访,没有什么采访技术,普通话也一般;

  4. 每个人面对采访(尤其是电话采访)录音时的紧张程度不一样,对问题的理解、分享的舒适度、以及回答的颗粒度也会不一样;

  5. 每位分享者的态度、观点都仅仅代表他们自己在当下的状态,是他们站在自己的立场回顾自己在一些人生节点的选择,并选择了分享出来。请尊重他们的个体经历,就像你希望别人尊重你的个体经历一样。



采访录音原文


宫师姐:好,录音开始了,谢谢你过来分享,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

分享者:就叫我P,我高三​是2011年,理科生。但我高中最后一年是2010年,高三所在地不在我的高中,而是在我的大学,在上海。我现在在纽约,就是一个软件工程师,没有了。


宫师姐:我们先来讲一讲就是当下的一个生活方式、工作状态。

分享者:生活方式,工作状态。现在工作压力不是特别大,生活状态就是,现在我在干嘛?周末如果我没有出门旅游的话,我就在城里看看、吃一吃玩一玩,工作几年来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宫师姐:你刚刚提到你高三的时候已经不在高中,已经在大学了,你能不能先分享一下这个是怎么一回事,当时你高中最后一年是怎么过的?

分享者:我高三在大学过的。是这么一回事,我高二的时候参加竞赛,那个时候就保送了,是高二的暑假里保送的,七月份保送完了之后,那时候我的大学就说,你要不先来先读一年,叫大零,就是去他们那儿相当于是读一年预科班,其实这一年预科班主要的时间也是在帮大学打打竞赛,当时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就这么一回事,所以我就高三就直接在大学读的。


宫师姐:也就是说,因为你是保送了,所以就干脆跳过了高三,你的高三其实是相当于在大学里面,已经开始差不多算是大学生活了。

分享者:我的高三上了一半大一的课,剩下一半时间就是在打竞赛。


宫师姐:能不能简单分享一下你这个竞赛是怎么一回事?

分享者:就是 ACM竞赛。整个信息学竞赛这套体系其实就跟奥数差不多,但是你是用计算机在做题,他考察的本质上还是个解题的能力,所以是个熟练的活,就是凡是我觉得有做奥数的人大概都明白这是个什么样的过程。在大学里面,我不知道别的学科题材有没有,但是信息学科大学里面也有一个竞赛叫做ACM ICPC,这个东西是全球的,每年会有不同的区域,所有的大学会来,比如说亚洲区会办几场区域赛,选出一些大学来参加全球的比赛,最后全球会有一场比赛。


我的大学应该是在这个里面还做得还不错的一个学校,因为他们练得特别多,他们应该是花很长的时间在在梯队的选拔,上老一辈的人带下一辈的人,花很多时间的训练。我记得我大零那一年(就我高三那一年)可能每周有个两三天全天的时间都是在机房训练,我记得ACM一场比赛训练是5个小时,基本上上午先做个5个小时,做完了去吃饭,吃完饭回来,大家再复盘,这样你可能七八个小时、八九个小时就过去,这整一整天就过去了,每个礼拜能有个两三天都是这样子。


宫师姐:所以其你这一年是在做竞赛准备或者是竞赛中度过的。

分享者:对。但其实我那时候也没有那么想打竞赛。我大龄之后,我大一就没有再打ACM比赛了,我真正大学生活里面是没有再打这个竞赛。当然我很多同学也接着在打,我的绝大多数同学接着在打竞赛。


宫师姐:差不多你是退役的那种是吧?我们先往前倒一倒,你高三是那时候,相当于你高中阶段的竞赛已经出来了,这个结果让你得到了保送的一个机会,你就选择了这个学校,你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你高中时候怎么开始做竞赛,以及你怎么就选了这个学校?

分享者:这是两个问题,我怎么就开始做这个竞赛?我也不是高中开始做这个竞赛,我从小就喜欢倒腾电脑,其实我已经不记得我是小学还是中学开始做竞赛的,可能小学高年级就有一次,那时候大家都是上各种兴趣班,我唯一还乐意去的一个兴趣班,就是那时候我市里面青少年宫的一个面向小学生的编程班,编程班老师就是我们城市的信息学竞赛的组织者,那时候我好像也是有面向小学生的比赛,对,有。


所以那时候小学就已经在参加比赛了,后来中学也有面向中学生的比赛,就一直在做,到高中也在做,就做了好多年了,所以我大学我才想不想接着打下去了,这个东西我已经打了,那个时候进大学也没多大,十几岁,我就已经打了十来年了,已经不再想打这个东西了。这是我回答这个问题说,可能就是我小学的时候误打误撞,一直坚持下来的一件事情。


宫师姐:那选择保送学校这个事情是怎么选的?

分享者:保送学校这个事情非常有意思,我保送的比赛我考砸了,我本来应该不是去这个学校。我仔细回想一下,当时我在全国竞赛,当场就有一些招生的老师来签约。我那天考砸了之后,我现在这个学校的老师就来找我,他说他觉得我很不错,也有在安慰我,说你要不要来我们学校,我那个时候就处于有点懵的状态,我就签了这个学校,当然这个学校是一个很好的学校了,但是我在和学校签约之前,我是完全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件事情。


宫师姐:所以其实是当场有一些情况的变化,这个学校邀约来了你就 say yes这样子。

分享者:对。


宫师姐:后来你去的学校跟你之前想象过你上大学是什么样子,或者说跟你原先想象的学校,有什么区别吗?

分享者:有很大的区别,首先就是我自个是在大学校园里面长大的,我出生在一个大学校园里面,我一直在大学校园里面,我住在学校的宿舍区里面,所以我对大学校园的感受是很熟悉的。但是那个学校不是这个感觉,这是我给我带来最大的一个冲击。我就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因为那个学校因为地儿太大,而且离市区太远,他并不在上海这个地方,这是我最大的冲击。所以说如果能让我再来一次的话,我会选择先去看一看这个学校在哪,我再来接这个学校的offer。校园生活上,我可能在中学时候也没有怎么想过我的的大学生活到底是什么样,所以就是没有一个现实和expectation的对比,没有太多的expectation。


宫师姐:上大学你提到是信息竞赛,所以你的专业是计算机相关的、计算机科学?你大学毕业之后是怎么选择自己的去向的?因为其实有不同的选择。

分享者:大学毕业之后其实就那么两个选择,你要么上班,要么去读博,读博的话,我在大学其实没有好好弄科研,这可能是我在大学我大学唯一后悔的事情。所以读博这条,我在大学有过几个还比较想想想做下去的方向,但是我没有认认真真去选一个导师好好做,就是正儿八经做那么一两年的科研,我是没有做这件事情的,所以我的选项可能就只有出来工作这一个选项,这也是排除法。我就这么回过头来发现,好像我做了好多人生选择,其实我并没有在做选择,就是我就只剩这一个选择可以做。


宫师姐:大学毕业就工作,你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做什么?

分享者:我在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就是软件工程师,而且就是我现在这份工作。


宫师姐:你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在同一家公司一直在做软件工程师?也就是整个你的一生都是在编程中。这样回头看的话,从你小的时候开始做信息学这方面的竞赛,一直到高中竞赛,做一些上大学的选择,再到大学里面选择继续打比赛还是不打比赛,又到大学毕业,一系列的起承转合,你现在怎么看?

分享者:这有起承转合吗?这就是顺水推舟,一直被推过来的。


宫师姐:所以你是会classify说这个是一个顺水推舟的过程。

分享者:我觉得是。我觉得我之前这么十几年没有做过特别需要费脑子来做的一个什么样的人生选择,没有过这样的时刻。我还挺想要有的,但是机缘巧合都没有。


宫师姐:我们如果要是有个时光机的话,你可以选择回去,你任何一个小时候的节点,你会想要对小时候某一个节点的自己说点什么吗?

分享者:对某一个节点自己说些什么?我高三那一年,就是我当时保送了之后,我自己本来的计划,我去参加那些考试之前,就参加竞赛之前,我本来的计划是我保送了,我高三这一年也不用上课,我就好好出去玩一年。那时候我好多计划都做好了,比如说要从甘孜州,反正就从四川有条线要走到西藏去,我记得那时候做了挺多规划,我到现在都没有走到那条线,这算是我高中比较后悔的一件事情。如果有一个时光机的话,我会跟我说,不要去大学的提前一年入学的offer,有些你真的想做的事情,你就去做,因为真的再过十几年你也没有机会再去做这样的事情。


宫师姐:但是你现在还可以去做?

分享者:现在还可以去做这个,但我觉得很多事情就是不同年龄阶段你做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我现在是的确还是可以去做,我现在还是个很爱出去玩的人。但是如果能在我十几岁,可能就高三十六七岁十七八岁的当口,我能感受到我一个人出去、就经历那些事情,感受这件事情是什么,我觉得会对我后来的很多人生选择会产生很大的很大的变化。


宫师姐:好,我们就先分享到这里。谢谢你。

分享者:好。



录音采访结束


宫师姐:我的目标是在今年高考前采访50位不同地域不同专业不同职业甚至不同国家的朋友,记录下他们高三以及大学前后做出的那些选择,并请他们简单介绍一下他们的专业和职业,以求得到一个非常多样化的独立人生故事数据集。我希望这样的一个数据集能够帮正在小镇做题的高三生们拓展一些对未来大千世界的想象空间。


我不希望的,是加入我自己的主观思维、进行故事加工,或者做关于特定选择的倡导甚至自以为是的建议——高三生每一个人都是他们独立的个体,有他们独立的思维方式和独特的生活背景,因此我相信他们会对这些未加工的个人故事有自己的个性化见解和多样收获,他们能继续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符合自己需求的选择。


如果你愿意加入分享、回顾自己的人生选择,欢迎你通过邮件联系我:share.with.gong@gmail.com

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成年了,这108题你会做了吗?

在变成(中国)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之后,好像人们就要立刻从身心各方面变成"成年人"来做事。这其实是一个需要学习练习的成长过程,但是一般学校教育从来不包含这些(不知道大城市的那些名校初高中会不会好些)。学校教育之外,很多人也得不到系统性学习练习这些成年人“知识点”的机会或者资源。农村、小镇、经济欠发达地区长起来的孩子,进入城市上大学,立刻就面临“如何在城市社会生活中有得体的成年人言行举止”的课题。我从

72天访谈72人:高考后以及大学后,他们走了什么样的个人道路、长成了什么样的大人?

写在前面 从时间和社会维度来看,高考对很多人都是一个人生节点(当然,也有很多学子选择了职业教育,见《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无论高考后如何做选择,我们都一脚踏入成年世界。时间滚滚向前,高考之后,我们不再有规整的集体学习生活规训,仿佛火车、公交车抵达终点站,我们到站下车,前方不再有轨道、路线,甚至不再有能看见的路。每个人都将慢慢独立地去探索自我,变

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

宫师姐按:这是本系列采访中最难、难倒我的一次采访。#致正在小镇做题的高三生#系列采访,原本都只是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中的朋友们回顾他们大学前后的人生选择。我们都知道,在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之外,还有职业教育体系存在、覆盖了非常大的学生群体。我对普通高等教育之外的职业教育一无所知。 初联系到姜教授时很兴奋,下一秒就立刻发现,我甚至都不知道应该问一些什么样的问题、问多少问题才能达到足够“扫盲”的信息量。实际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