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21号分享:从清华建筑系到大都会博物馆,小镇学霸谈“心态”

分享时间:2023年3月

分享者经历:重庆最好高中的重点班,学业爱情两不误 -> 0美术基础就读清华建筑系 -> 保研建筑设计 -> 转向建筑史硕士 -> 工作后回归校园读博士 -> 大都会博物馆研究文化遗产保护

她说:“这种从小的优等生有一个很大的心理问题,你总是觉得自己做好了是应该的,你觉得做不好是不应该的。我做好一件事情,我就觉得我就应该做到,但是其实不是的,我是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我遇到了很多的困难,I deserve to be happy。” “谢谢你,谢谢自己曾经非常的努力,非常的专注,一切都可以,一切都会好。”


读者预期管理:

  1. 录音都已征得分享者同意,目前都是拿手机录制的,没有专业设备和环境,音频质量一般;有些采访根据受访人的偏好只会放出文字版本;

  2. 我目前没有音频剪辑的能力,为了降低时间成本,音频都是一刀未剪、原样输出;后续有多一点时间再考虑优化采访形式;

  3. 我是第一次做采访,没有什么采访技术,普通话也一般;

  4. 每个人面对采访(尤其是电话采访)录音时的紧张程度不一样,对问题的理解、分享的舒适度、以及回答的颗粒度也会不一样;

  5. 每位分享者的态度、观点都仅仅代表他们自己在当下的状态,是他们站在自己的立场回顾自己在一些人生节点的选择,并选择了分享出来。请尊重他们的个体经历,就像你希望别人尊重你的个体经历一样。



采访录音原文



宫师姐:我这边录音开始了,谢谢你过来分享,先请你简单自我介绍一下?

分享者:我是06年在重庆毕业上大学的,本科和硕士都是在清华建筑学院,后来我又转专业,现在是还在读博士,我的博士是在文化遗产保护相关的领域。


宫师姐:感觉好特别的这样一个专业,能不能先请你讲一下你现在读博士的一个生活状态?

分享者:博士的生活状态就是自由度挺大的,我这一年是在大都会博物馆做分类,所以还是需要比较每天都来上班,但就不用准点。我一般起的比较晚,睡得比较晚,所以比较自由,但是每天都会去。整体感觉,工作压力不是很大,但是学业压力比较大。


宫师姐:我们先把时间推一推,回到高三的时候,能不能请你讲一下高三时候是什么样子,当时有没有特别的一些回忆什么的?

分享者:我高中应该是我觉得到目前为止,我生命里面过得最快乐的三年,那个时候每天都很开心。我是在重庆直辖市,应该算是在相当于省重点的一个最好的高中。这样最好的高中的重点班读的高中,我觉得我比较有代表性,可能是从小到大就是特别顺风顺水,成绩特别好,就班里面最乖的成绩最好的那个女孩子的形象大概就是我。


但是其实我是一个一身反骨但看起来很乖的女孩子,我整个高中都是有在谈恋爱。还有一点我觉得可能比较有意思,我家庭并不是特别好,我爸妈文化程度也不高,我当时去高中之前是在县里面的一个中学,所以当时进到重点班的时候就会觉得说同学们都好厉害,我自己从一个小地方小镇上来的一个小姑娘,什么都不懂。我当时记得特别清楚,刚上高一的时候,数学课的老师就不会讲概念,也不会讲简单的题,都是从中等难度的题开始讲,就讲竞赛的难度的题。

所以我当时高一的时候觉得会有一点跟不上,其实内心还蛮自卑的人。我是一个一直心里面比较自卑的人,for some reason I don’t know,当时是有这种情绪在。结果可能就是因为这种情绪下,我就特别认真努力地学习,第一次全年级考试就考了年级第一,还比第二名多了30多分。


后来我就可能是自我意识不到的有点飘了,就在谈恋爱,成绩比较忽上忽下。最后到高三的时候就觉得ok还是得拼一拼,那个时候可能我大概成绩在年级50。我记得高三之前的那次相当于全年级的考试,可能从年级第十开始,慢慢又往回爬的那种样子。


但是我其实心里面压力并不是很大,因为我们毕竟是直辖市的重点高中重点班,我们学校我们那一届我记得应该是考了清华北大应该总共考了六七十个,是这种程度的。所以心里面并不是特别的慌,就还好。但是最后要高考前的一个月,最后一次模拟考,我突然考得特别不好。我竟然就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考到年级200多。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现在想不起来,但是我当时就觉得特别的崩溃。当时离高考很近了,所以就比较紧张。


而那个时候我是跟一些同学一起租的房,我妈妈在那边照顾,我妈也特别的慌。她是一个不成熟的大人,当时我就记得很伤心,觉得蛮不知所措的。我当时觉得,为什么会这样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没有人可以帮我调节心理的压力。包括当时班主任什么的也没有太怎么样,基本上还是靠自己在调解。所以我觉得当时是蛮有挑战的,自己也有些深刻的回忆。


那怎么克服的呢?高考肯定是明确结果导向的,但在找不到原因的打击下,我每天只问自己一个问题,今天尽力了吗?非常努力的把自己的注意力只集中在手头的事情而不是情绪上,使出一百二十分的力气去学习。那我想,不管什么结果都是可以接受的吧,毕竟坦坦荡荡付出了所有,我没有任何遗憾,那就够了。


宫师姐:这样还是好多起起伏伏、波折。其实后来高考成绩应该是很不错,对吧?你当时是高考完了怎么选的大学、怎么选的专业?

分享者:我们那一年的时候已经开始出分填志愿了,我还是考得很好,但我当时没有很惊喜,觉得ok好吧,还行。其实我到现在为止,这么多年以来,觉得这种从小的优等生有一个很大的心理问题,你总是觉得自己做好了是应该的,你觉得做不好是不应该的,对我来讲很难觉得快乐。就是我做好一件事情,我就觉得我就应该做到,但是其实不是的,我是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我遇到了很多的困难,I deserve to be happy,这是一个很大的心理的问题。


我觉得可能也是一个很普遍的在传统这种中国的比较严厉的家庭,或者是压力比较大的这种传统的体系里面,可能会形成一种思维定势。所以我觉得想分享,大家不要觉得这件事情很怎么样,我就觉得一个是自己要肯定自己。我当时出分了之后就填志愿呗,我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些原因,我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比较明确自己想要读建筑,所以直接就填了建筑。我觉得这也是另外一个点,我觉得不成熟的,因为我爸妈他们也没有上过大学,他们也不知道到底这个意味着什么,我自己也太年轻了,也有点狂妄,就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我根本就没有花任何的时间去考虑过我要学什么。


其实现在再想一想也不是后悔,但我觉得我的性格有可能也蛮适合去做医生?你要意识到你是在一个人生重要的节点上,但是也不是说你选了之后就一定成功了,就一定失败了或者怎么样这样子。


宫师姐:你高中时候想象的建筑专业跟上大学之后实际的建筑专业有差别吗?大学的时候具体是什么样子的生活?

分享者:大学的时候,如果说大家觉得高三的时候会有什么痛苦的事,我觉得我的大学起码前面三年是在那个强度上乘以10。因为其实建筑的话,虽然我们是理工科考进去的,但它其实是一studio arts的培养模式,它基本上是非常偏设计非常偏艺术。我自己并没有什么美术的功底,我学起来刚开始的时候非常费劲。但是我其实当时也很小,你也不懂,就是说你的起点和人家的起点根本就不在一起,我是想用一年的时间去追人家前面的18年培养的积淀,这些是很难追的。当时自己意识到这个问题,我也就内心非常的痛苦。


因为按照我一般的情况,我觉得我努力一下应该就是非常好,但是我就发现我非常非常努力了,还是一般。好像感觉在大学的时候,对我来讲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让我知道,一直在一个一成不变的体系和一个评价体系下面成长出来的人,经历一些不同的心理感受和挫折,知道自己在梯队里面在不同的位置,怎么样在不同的位置去调整自己的心态和去配合别人,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个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这个是对我来讲大学一个非常重要的经历,是非常好的一笔。


现在又过了这么多年,我现在也不在建筑行业做了,我再反过去想,其实当年它那个体系是非常陈旧的,我现在的理解,建筑它是一个很开放的,是一个很宽口径,你有不同的特长,你都可以在这个领域里面找到你发光发热的角色。比如说我特别 organize,我可以去做manager对吧?我不一定要非要做非常technical的designer对吧?行业其实是可以有很多可能性,但是当时的建筑的思维还非常的老,对于美的定义也是非常单一维度的,对于什么是好的设计也是非常僵化的体系。


在那个时候,你作为一个从这种考试成长起来的大学生,在那么小的时候你是没有判断力的,当然我那个时候是没有的。我现在回想,其实我如果继续下去,或者有人当时给我点拨一下,我可能可以继续读,在这个行业里面找到一个自己的位置,也是非常可能。


但是我是觉得那个时候的心态不是这样,我就觉得我不想在这个行业里面做一个二流的。我做什么事情我就想要做最好的,至少在很细分的领域里面,我就要做最牛的,有这种很要强很较劲的那种心态。大概当然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必要。我觉得就不要去预设自己可能会怎么样,你到那个时候你就会知道该怎么做,尽量去做这个事。


宫师姐:所以你后来相当于是读研,放弃了本专业的保研,选择了其他的专业,你是怎么做的这个选择?

分享者:没有,我没有放弃本专业的保研,我是在同样一个专业但是换了一个细分的方向。就是我从建筑设计换到建筑史,其实跟我拿的学位并没有太大的差异。


宫师姐:所以建筑史是具体做什么?

分享者:做梁思成,林徽因他们做的那些事情。梁思成基本上没有做过什么设计,他基本上是做建筑史。当时他开始做建筑史,是因为他爹给他寄了一部书叫《营造法式》,那部书是朱启钤,中国营造学社的创始人,发现的一部古书,是北宋年间的一个。这是更像是工程管理类型的一部书,但是从北宋到民国的时候已经很多体系变化了,有很多名词也变了,很多做法也不一样了,所以当时就对他们来讲完全是他们都读不懂,他们就花了很多的时间去研究。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就是说在中国体系里面建筑史好像更多是比较偏科技史,但其实在所有的西方社会建筑史是跟艺术史在一起,所以它就是既有工程,既有这种落地的方面,又有设计,又有艺术的方面,它就是一个很综合的体系。


所以这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完全不后悔学建筑的,因为它不一定说把你培养在一个特别的方向,一个特别的小的领域有所专长,会接触到非常广的那种各个层面对你能力的培养,包括你要怎么做presentation,你要怎么样去跟人沟通。你怎么样去了解甲方的需求,你怎么样把你的设计做出来,你要有分析,你要考虑结构,你要考虑设计,你把它完全画出来或者是建模,它整个培养的体系是非常全面的,对于人的塑造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一个本科的专业,是一个宽口径的培养人的事,它是一个成人的,不是一个成业的。


宫师姐:你目前这样回头看的话,包括你当时选择读建筑,包括研究生的时候转换一个细分专业,现在回头看整体上怎么看自己当时的这一些选择。

分享者:我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我就觉得如果我再来一次,我会在同样的节点做个什么样完全一样的选择,基本上我觉得我在职业上的轨迹是不会有变化的。我觉得我做了在当下能够做出的最好的选择。我不能够假设说我那个时候就有现在我的知识,因为这是不可能的,there is no other way。


但是在感情生活上,我觉得可能如果有可能,我会做很多不一样的选择。


宫师姐:要是有时光机的话,你会穿回去对小时候某个时候的自己说点什么?

分享者:我觉得会说谢谢你,谢谢自己曾经非常的努力,非常的专注,一切都可以,一切都会好。


宫师姐:真好,谢谢你分享。我就先录到这里。

分享者:好的。



录音采访结束


宫师姐:我的目标是在今年高考前采访50位不同地域不同专业不同职业甚至不同国家的朋友,记录下他们高三以及大学前后做出的那些选择,并请他们简单介绍一下他们的专业和职业,以求得到一个非常多样化的独立人生故事数据集。我希望这样的一个数据集能够帮正在小镇做题的高三生们拓展一些对未来大千世界的想象空间。


我不希望的,是加入我自己的主观思维、进行故事加工,或者做关于特定选择的倡导甚至自以为是的建议——高三生每一个人都是他们独立的个体,有他们独立的思维方式和独特的生活背景,因此我相信他们会对这些未加工的个人故事有自己的个性化见解和多样收获,他们能继续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符合自己需求的选择。


如果你愿意加入分享、回顾自己的人生选择,欢迎你通过邮件联系我:share.with.gong@gmail.com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成年了,这108题你会做了吗?

在变成(中国)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之后,好像人们就要立刻从身心各方面变成"成年人"来做事。这其实是一个需要学习练习的成长过程,但是一般学校教育从来不包含这些(不知道大城市的那些名校初高中会不会好些)。学校教育之外,很多人也得不到系统性学习练习这些成年人“知识点”的机会或者资源。农村、小镇、经济欠发达地区长起来的孩子,进入城市上大学,立刻就面临“如何在城市社会生活中有得体的成年人言行举止”的课题。我从

72天访谈72人:高考后以及大学后,他们走了什么样的个人道路、长成了什么样的大人?

写在前面 从时间和社会维度来看,高考对很多人都是一个人生节点(当然,也有很多学子选择了职业教育,见《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无论高考后如何做选择,我们都一脚踏入成年世界。时间滚滚向前,高考之后,我们不再有规整的集体学习生活规训,仿佛火车、公交车抵达终点站,我们到站下车,前方不再有轨道、路线,甚至不再有能看见的路。每个人都将慢慢独立地去探索自我,变

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

宫师姐按:这是本系列采访中最难、难倒我的一次采访。#致正在小镇做题的高三生#系列采访,原本都只是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中的朋友们回顾他们大学前后的人生选择。我们都知道,在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之外,还有职业教育体系存在、覆盖了非常大的学生群体。我对普通高等教育之外的职业教育一无所知。 初联系到姜教授时很兴奋,下一秒就立刻发现,我甚至都不知道应该问一些什么样的问题、问多少问题才能达到足够“扫盲”的信息量。实际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