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2号分享:理转文、被调剂专业、被转岗,MBA在读

分享时间:2023年3月

分享者经历:理科转文科,08年赴重庆读大学,专业被从国际贸易调剂到市场营销,毕业实习被从营销策划转岗至产品经理。两年前离职赴纽约读MBA。

他说:“我不是有很明确的目标说一定要干嘛,但是我又很觉得目标是不干嘛。”“一定要好好学英语。”


读者预期管理:

  1. 录音都已征得分享者同意,目前都是拿手机录制的,没有专业设备和环境,音频质量一般;有些采访根据分享者的偏好只会放出文字版本;

  2. 我目前没有音频剪辑的能力,为了降低时间成本,音频都是一刀未剪、原样输出;后续有多一点时间再考虑优化采访形式;

  3. 我是第一次做采访,没有什么采访技术,普通话也一般;

  4. 每个人面对采访(尤其是电话采访)录音时的紧张程度不一样,对问题的理解、分享的舒适度、以及回答的颗粒度也会不一样;

  5. 每位分享者的态度、观点都仅仅代表TA们自己在当下的状态,是TA们站在自己的立场回顾自己在一些人生节点的选择,并选择了分享出来。请尊重TA们的个体经历,就像你希望别人尊重你的个体经历一样。



采访录音原文


宫师姐:好,我现在开始录音了,谢谢你今天接受采访,能不能先请你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

分享者:Ok,这边叫我大轩就好了,我高三是在2008年,高中是学的文科,高三是在新疆在乌鲁木齐那边读的,我之前是在国内在互联网公司做产品经理,然后目前是在国外这边在纽约这边读MBA,打算毕业之后继续干产品经理,如果有机会的话。


宫师姐:你最近的话对于当下的一些生活方式一些感受,大概是一个什么样子?简单介绍一下。

分享者:其实因为现在是最后一个学期,然后其实压力还蛮大的原因。这边对大厂都在聊,所以说我在找工作,还是比较紧张的。因为自己是自费上学,生活上也会有一些压力。可能跟大家想象的那边来这边上学还不太一样,不太那么去享受或者是enjoy这个过程,因为大家可能生活方面经济方面的压力会小一些,不会考虑那么多,所以说大不了可以在纽约多去探索一下这个城市,多去了解一下这些多样性,多去找跟不同的人去接触去聊天,甚至去周边去玩。我这边,其实更希望能够毕业之后能够立马衔接到工作,其实我对工作的诉求性会比别人更强一些。


宫师姐:好,谢谢你分享,我们来回忆一下高三时候什么样子,有没有对于高三的生活,还有当时的一些比较鲜明的记忆的分享?

分享者:高三其实就是因为我当时高三我们并没有说,因为我有听到像在内地其他省市的,比如说一些高考大省的同学,他们当年高三的时候会比较辛苦,所以有时可能要几点到几点。当时我们学校其实或者说我们这个城市大概可能是8:30 9:00上课,晚上可能会在学校一直学到大概七八点,然后大家就各自回家,然后如果是其他地方其他城市的他们是住校的,就回到宿舍。像我是走读,我可以回家就好,然后回家就吃个饭,然后我会休息一下,可能磨叽到大概10:00 11:00的开始学,然后学到晚上两三点这样。


宫师姐:其实这也是很辛苦。

分享者:对正常的,其实我觉得我是一个比较学习的辛苦的量,我觉得辛苦度我觉得是在一个平均水平,我也没有特别的发愤图强,因为我觉得中高三了可能也就到那个份上了就好了,已经没法突破了。


宫师姐:这样子啊。你后来选大学选专业的时候是怎么选的?

分享者:是这样,因为家里的人其实是比较希望所谓他们已经考虑到毕业之后的事情了,他们希望因为我毕业的话应该是在12年,那个年代大家还是很希望能够所谓进体制内,或者说是因为在家里面父母那边都是当兵的,或者说是希望能够进部队这种,然后或者说他们希望能够当公务员以后走这种所谓的政治仕途这种道路,但我其实比较反感,然后我就选专业,我就毅然决然的说一定要我要从商,我要选择跟经济跟商业相关的专业。但其实并没有特别强的诉求,那个时候因为也没有所谓互联网现在这么发达去了解,听过一些专业的词,比如说金融或者是国际贸易这种听起来比较高大上的,其实是可能比较虚的,我觉得我要选这两个专业,其实但因为我是文科生,等到报专业的时候才发现好像文科生不能选金融,只有理科生才能选。


我说ok好,我就去选国际贸易也好,但好巧不巧是就是进了那个学校之后,虽然也是个一本,然后但是因为分数并不是特别的高,然后就要被调剂,然后就把我调到了市场营销专业,然后无奈接受现实、就是直接读市场营销了。其实当时对这个专业挺有偏见的,觉得市场营销是干嘛?当然是真的很不懂,而且国内也没有所谓marketing这种理念和概念。我觉得卖东西就是说所谓菜市场可以买菜,可以超市卖牙膏,或者以后可以去卖酒卖车卖房子之类的,其实就是当时的一个你对市场营销专业的一个偏见,或者是当时的一个狭隘的理解。


但其实我一开始带着拼命去学,但真的到了大三的时候,因为大一大二会有蛮多公共课,大三开始有大量的专业课,我觉得反而后来真正改变了我对这个专业的看法,我会觉得这个专业其实还是一个他的进入的门槛其实挺低,但它的天花板有很高的一个专业,似乎谁都可以去学,都可以去了解,都可以去进入去干这一行,但真的想干得很好的,真的也真是蛮有天赋蛮疯狂的。


宫师姐:你要不要简单地介绍一下市场营销到底是什么专业?

分享者:我觉得市场营销这个东西更多的是对一个人的基础的思维的建立和打造。我到现在因为我的工作蛮多跟marketing相关的,所以说我会认为其实像在职场或者是大家,其实每个人都应该去需要具备marketing的思维方式,就是它的本质就是去了解用户的需求,满足用户的需求,我觉得这是最核心的一个问题。这个就需要你去换位思考,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明白别人想干什么,不要总是去以我以自己为中心这种,我就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的理念,包括你在后续自己做事或者跟人打交道都非常重要的。


宫师姐:你读大学的时候大学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你的大学同学都是哪里人,还有你高中时候想象的大学跟你实际的大学生活有什么区别吗?

分享者:我高中想上的大学蛮多,还是来源于就是影视剧那种,觉得大家风华正茂,一对帅男帅哥靓女这种的。但真的去了之后,因为我大学在重庆读的,我们学校以及我们专业大部分都是当地人都是重庆,然后去了之后,我甚至第一年我就想直接退学了,然后我觉得完全跟我的想法不一样,我说这是什么鬼?当时落差很大,我还是被调剂的学了一个什么叫市场营销这种专业,然后还不是我想学的国贸,然后后来家里面一个长辈就专门来劝说我,因为我不太听我妈的话那种我就比较叛逆,对,然后另外一个长辈专门来劝我,然后说坚持读下去,ok后来就接着去读。


我大学其实大一大二我不太喜欢参加什么社团,因为很明显其实大一刚进学校的时候,有蛮多什么社团招新或者是干嘛的,我都不愿意去参与,我学好自己的课,那个时候对课程的要求没有很高,我觉得我可以及格万岁,因为我知道我毕业之后我也不会去读研,一方面我觉得是自己,我想立马工作,就是不想再受制于父母的经济的束缚,想自己获得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经济能力。


但如果想获得独立的人格,我觉得独立的经济是非常重要的,是个先决条件。所以说我并没有很想读研,也没有去想去考公务员,就是想毕业之后赶快去工作赚钱,所以说我对课程的成绩要求不是很高,ok及格万岁,剩下时间就男生就觉得大把时间去打篮球,然后或者是上网之类,基本上然后要么再去图书馆看看书这种。


宫师姐:所以其实你不读研究生的想法还蛮早就作出决定了。你现在怎么看当时的选择?

分享者:我觉得对我现在回忆,其实我觉得自己当时也蛮理智的,因为我分析完主客观因素之后,客观因素是因为我没有钱去主观因素,我觉得我当时的状态是更想去工作,我不想去读研,因为我不知道,因为我觉得干一件事情需要带着目的和目标去做,我不知道读读研为什么去读这个研,如果它能够带来一些什么所谓的好处或者是利益,ok我可以去做,但我不能盲目的说是为了躲避工作或者是躲避去找工作的压力,怎样去为了逃离而去做一个选择,我不愿意干这个事情。


大学另外一个事情,大三的时候我自己尝试去创业,对,因为虽然那个时候互联网不发达,但大家基本上人手一台笔记本,我那个时候就大概大二下学期开始,因为我妈给我的生活费大概就一个月不是很多,只是够吃饭生活,我也想买笔记本,除了能学习也可以同学打游戏之类的,我自己去尝试学校周边有那种叫短租房那种的,我就把其中一个房间包下来,然后租给同学,可以分成日周租这种的,三室一厅这种,就分别租给同学,然后甚至暑假期间还有那个时候有高年级的需要考研的,他们暑期也不回家,就租我的房子一个在这个房间里进行备考。然后就因为那个房间赚了一些钱,后来就拿这个钱去买了我的笔记本,对,还记得是个华硕,大概专门在五一的时候买的,打折。不到3000块钱,应该是3000块钱左右。


宫师姐:你真的很有生意头脑。

分享者:对,当时也不是我觉得被现实所迫有点被逼的,觉得既然学市场营销不如把它拿来用一用,我并不想去所谓的专业课,把那些条条框框所谓概念背得多么清楚,拿个高分,我觉得这个好无聊,因为我觉得 marketing是一个实操性非常强的课程,它不太像所谓的,比如我们其他周围可能有会计和经济学,他们理论性非常强,我觉得营销其实没有太多概念,就是被那些我觉得好没有太大的意义,我就去做实操,反而更卖的好小,而且还能赚钱,因为我很少买笔记本,当时那又不能是从人家里要钱的,只能靠自己了。


宫师姐:真的好厉害。你后来毕业也没有去读研的话,是直接去工作了是吧?

分享者:对,我毕业之后就直接找工作。


宫师姐:你当时第一份工作是做什么的?

分享者:第一份工作因为我当时学marketing就很想去,你知道那个时候非常想进这种说4A广告公司或者外企比如宝洁,但其实那个时候很难进这种地方去做市场做marketing,我当时就觉得毕业之后,其实我不是有很明确的目标说一定要干嘛,但是我又很觉得目标是不干嘛,我非常拒绝去当销售这个工作。因为marketing当时我大概了解了一下,这是我们学院之后说主要的工作方向是要么干销售,要么是去做类似于策划的事情。


我首先要排除我已经不去干销售,因为销售我发现只能卖酒卖车卖房地产,我觉得这是好好无聊,我真的不想做这种事情,因为那个时候卖所谓卖东西更多是打人际关系,天天什么大哥来大哥去、递烟送酒这种就真的也我不能说它完全不是销售技巧,但真的觉得不太符合我对marketing的这种期待,所以说我觉得这个做一些类似于像做一种策划的事情,会非常的有创意,非常的帅,非常的酷那种,但又进不去。我就觉得ok我干一个策划相关的事情。我当时很不喜欢用传统行业,因为我觉得他们就用现在的词来说太油腻了,大家就只能做所谓的混关系,这种我觉得真正能够把所学的能够用进去的很少,而且很多人也不是所谓专业去学marketing进来,然后就去干,那真的是我觉得大家都在去抢这个饭碗,就没有思考。


我觉得更多是去跟人去交流,我觉得我希望能做更多脑力去思考去创造的事情,就误打误撞就进了互联网行业,他们就去而且有招去就去招策划这个事情,然后就刚好比较幸运的是,而且是在别的学校,不是我们学校的,他是在重庆的另外一个大学。我去参加了笔试,后来面试就非常迅速地通过了,就去那边那家公司实习。实习完之后,后来转正就但好巧不巧的是我本来去的岗位是叫营销策划,但后来因为调整就硬是把我转成了产品经理,那个时候我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产品经理,莫名其妙,心里还很抵触,觉得很非常瞧不上产品的工作。


宫师姐:所以其实也就是说你找找实习的时候是还是跟你的大学专业直接相关,但是其实也又面临了一次就是调剂的过程,所以其实就变成你后来做产品经理的这样一个职业路径,对吧?

分享者:对,差不多是这样,专业的时候,我调剂成了市场营销,去实习的时候转正,然后又把我从类似于说做marketing的事情转成了产品经理。


宫师姐:你这一路的话,其实真的是有自己非常多的思考,谢谢你分享这么多你当时思考的一个过程。

分享者:因为有时候我不太清楚,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是我我总是知道自己不愿意做什么,所以我就把一些pass掉就好了。


宫师姐: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有用的框架,起码可以用不喜欢的事情来把这个东西narrow down一下,如果说有时光机的话,你会对高三时候的自己说点什么吗?或者是对大学时候的自己说点什么?

分享者:其实没有那种所谓太什么心灵鸡汤或者是什么人生哲理的东西,我觉得只是我现在这个身份,因为我现在在国外我去读书,然后去找工作,我更加建议高三或者大学自己一定要好好学英语,这是第一个,我觉得。


因为我虽然觉得那个时候,哪怕我真的让我自己去好好去学习非常优秀,但我们也知道国内的英文跟来到这边真正去使用的英文其实是两个不同的语言,而且哪怕那个时候真的学得很好,但可能哪怕四六级什么考完之后,在工作几年不用之后也会非常生疏,但我还是会建议自己那个时候因为那个时候我本来是理科生,那是因为当时一气之下转成了文科生,我发现理科学得挺好的。


数学是我的强项,然后到了文科班,我的文综很少考及格过,特别是我的历史很少考及格过,然后我的数学每次是帮我拉开分,然后历史把我拉回来,然后我觉得还是学好英语比较好,它可以帮我去拓宽我的世界了,而且是掌握一手资料,有时候因为你需要看一些调查先做调研,如果你们掌握一手的话,其实不用别人帮你去翻译,每个人翻译其实有他们带他们自己的理解和他们自己的背景去理解这个东西。


如果你自己本身能掌握这门语言,其实对于你而言很好的去拓宽你的视野和了解世界,甚至背后以后比如你做产品或者做marketing去调研也是非常棒,效率和准确度都能提升。对,第二个我觉得想如果就会劝自己那个时候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吧,什么都买了,对,有时候要不然就吃不到了以后。


宫师姐:你后来这样工作很多年之后又出来来美国这边继续读书,我觉得真的还是很大的勇气,谢谢你分享这么多。

分享者:没有,其实也是分享,因为最近刚好也在自己在反思,就是目前自己所承受的压力都是自己的选择,我觉得我也是在想放到比如本科的时候让自己承受那些我觉得能承受得住,我答案是一定承受不住,因为我觉得我现在能承受住是基于我现在的过往和经历,所以我觉得抗压性比以前强很多。


但我那个时候承受的压力,我现在看觉得似乎没什么,但其实对于我那个时候的自己其实也压力蛮大的,我觉得我是在不同的年龄段承受了我基本上极限的压力,还ok这种。


宫师姐:我觉得要给你点个赞,谢谢你分享这么多,也祝你接下来的学习还有找工作都顺顺利利。

分享者:感谢,好的。

宫师姐:我们就录到这里,谢谢。


录音采访结束



宫师姐:我的目标是在今年高考前采访50位不同地域不同专业不同职业甚至不同国家的朋友,记录下他们高三以及大学前后做出的那些选择,并请他们简单介绍一下他们的专业和职业,以求得到一个非常多样化的独立人生故事数据集。我希望这样的一个数据集能够帮正在小镇做题的高三生们拓展一些对未来大千世界的想象空间。


我不希望的,是加入我自己的主观思维、进行故事加工,或者做关于特定选择的倡导甚至自以为是的建议——高三生每一个人都是他们独立的个体,有他们独立的思维方式和独特的生活背景,因此我相信他们会对这些未加工的个人故事有自己的个性化见解和多样收获,他们能继续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符合自己需求的选择。


如果你愿意加入分享、回顾自己的人生选择,欢迎你通过邮件联系我:share.with.gong@gmail.com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成年了,这108题你会做了吗?

在变成(中国)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之后,好像人们就要立刻从身心各方面变成"成年人"来做事。这其实是一个需要学习练习的成长过程,但是一般学校教育从来不包含这些(不知道大城市的那些名校初高中会不会好些)。学校教育之外,很多人也得不到系统性学习练习这些成年人“知识点”的机会或者资源。农村、小镇、经济欠发达地区长起来的孩子,进入城市上大学,立刻就面临“如何在城市社会生活中有得体的成年人言行举止”的课题。我从

72天访谈72人:高考后以及大学后,他们走了什么样的个人道路、长成了什么样的大人?

写在前面 从时间和社会维度来看,高考对很多人都是一个人生节点(当然,也有很多学子选择了职业教育,见《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无论高考后如何做选择,我们都一脚踏入成年世界。时间滚滚向前,高考之后,我们不再有规整的集体学习生活规训,仿佛火车、公交车抵达终点站,我们到站下车,前方不再有轨道、路线,甚至不再有能看见的路。每个人都将慢慢独立地去探索自我,变

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

宫师姐按:这是本系列采访中最难、难倒我的一次采访。#致正在小镇做题的高三生#系列采访,原本都只是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中的朋友们回顾他们大学前后的人生选择。我们都知道,在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之外,还有职业教育体系存在、覆盖了非常大的学生群体。我对普通高等教育之外的职业教育一无所知。 初联系到姜教授时很兴奋,下一秒就立刻发现,我甚至都不知道应该问一些什么样的问题、问多少问题才能达到足够“扫盲”的信息量。实际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