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陈情不绝 咫尺天涯

正文约3900字,阅读需要10分钟

承认自己有颜控这件事,于我很难。


今年与《陈情令》这部网剧不期而遇,起因很神奇,就是微博上炒社会主义兄弟情的时候看到魏无羡的剧照,让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这种似曾相识,正好需要一部剧来排空大脑,就追了起来。

《陈情令》的制作很烂。

真的很烂。众多演员脸上充满了人工的痕迹,表演粗糙浮夸,各种瞪眼皱眉不忍细看,故事漏洞百出(这是编剧的锅),特效廉价到五毛都嫌多(枉费视觉概念图那么精致),武打动作的设计与执行都是一团烂泥(那个射箭的动作执行糟到我每次看到都想伸手去矫正他们),一群修士道士都毫无修道之仙气、与普通古装路人无异,视觉系统实在糟糕透顶。拿常规剧集制作标准来看,太!烂!了!


通常讲,我是忍不了如此粗陋的制作的。可是我有被戳到并追了下来。


而且并不是为了那社会主义兄弟情。


有代入感的兄弟姐弟情

我被戳中的点是剧中实实在在的亲情。云梦江家三姐弟无条件的信念,温情温宁姐弟相依为命的依赖,姑苏蓝氏双壁的心照不宣,清河聂氏兄弟护持之情,还有作为反面教材的岐山温氏父子兄弟,以及兰陵金氏父子兄弟。


其实在生活里面,家庭资源和个人时间都有限,能有什么感情是无条件的呢?我也是有弟弟的人,小屁孩马上要读九年级了。然而,从“与我无关”到“我需要护持他”到“我想要护持他”,每一段中间都隔了很多年。这种羁绊,可以预见会持续我们一生,血缘只是引子,更重要的是在彼此身上投入的时间跟情绪,甚至注定会超越与父母的羁绊,因为我们共同在人世的时间显而易见的更长。


现在我每周准时跟一家人视频,会跟这个初中小孩聊学习聊老师聊生活聊八卦聊游戏聊噩梦聊零食。当我问爸爸有没有跟伯伯们联系,爸爸说没有什么事情、没什么好联系的,我便立刻给坐在后面玩游戏的小孩喊话,警告他这是坏榜样、让他以后记得要常联系我。喊完话,我心想,一把年纪的我竟然有了可以如此撒娇的技能,真是大跌眼镜。


一周又一周过去了,羁绊缱绻而来,这个小孩从能够组织语言说话开始就展示他对我的牵挂,并随着他的长大而越来越清晰浓烈、以比爸妈更直白的方式表达出来,会问我是不是累了,会叮嘱我好好休息,我一步步从吃惊到觉得理所当然。人注定孤独,世界上竟能有这样一个人坚定地惦记着我,我很温暖。血缘在其中的作用有多少?我不知道,我同时觉得无所谓,因为维持这份牵绊的,是日积月累,非一日之功,并且会在未来几十年一直积累下去。


今年的我开始想家,并很享受这种羁绊。所以我看到《陈情令》里的兄弟姐妹亲情,虽表达粗糙,但感同身受。


夷陵见狗怂,羡三岁能坦然跟师姐撒娇,每每被一碗莲藕排骨汤慰藉精神,师姐自然是世上最好的师姐。云梦起名废,从来口嫌体直、暗自牵肠挂肚,还会嫉妒阿羡的特别的新知己。师姐从小温柔护持弟弟们,并不刚强,关键时刻却能挺身站出,并从未失去过对阿羡的信念感,未曾一刻停下牵肠挂肚。类似的姑苏蓝氏双壁,世家子弟排名第一的蓝曦臣却是读弟机,因为只有他能猜中蓝忘机冰山脸下的心思,这不是心灵感应,而是真正的设身处地。

温氏两面,温情年少遭家变,一生只全心绕着幼弟温宁的安危,最后悲情离去,是家姐更似母亲。温晁则与兄长交流甚少,眼中盯着的不过是父亲的宝座,恶毒却也孤独,骄纵而无爱。温家宗主眼中只有阴铁和制霸,远远坐在高处宝座上,最终死在亲信手上,也是炮灰。

清河聂氏兄弟二人完全不搭边的个性,一个刚一个糯,一个身先士卒一个摇扇逗鸟,一个嫉恶如仇一个一问三不知。怀桑能当一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全靠大哥明玦一夫当关。而当变故发生、大哥在眼前陨落,怀桑的智商谋略正式上线,导出一出好戏为大哥复仇。对比金鳞台上,金家父子兄弟无父无子无兄无弟,一盘散沙,互相算计,不算计的惨当炮灰,富贵如斯也挡不住家道中落。


剧中那些无条件的信念感,虽是虚构,却也真挚动人。我也很想有个哥哥姐姐呢!无奈这辈子是当大姐的命,那就好好当好姐姐吧。


何以似曾相识?

在追剧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思考肖战魏无羡的那份似曾相识来于何处。偶然间搜索肖战的背景,重庆设计师,大学参加合唱团,参加综艺选秀出道。我一下想起自己大学时候“追星”的经历。

我那时也有个师弟,也是川渝人士,也是瘦长白皙,也是一双笑眼闪着少年的光,玩很开、常常混不吝,却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忧郁和稳当。师弟唱歌极好,犹擅苦情歌,一个学计算机的人轻轻松松就唱到校园维纳斯歌唱大赛总决赛。我是一个安静而投入的粉丝,不擅社交,会在从极端短缺的伙食费里抠出钱挑一束花送去后台,就安静离去。我当时也在合唱团唱过歌,因此认识很多他的朋友,却也从未在他的核心社交圈。那束花在他的庆功宴后落到了他的一个姐姐粉手里,小姐姐转手给我们宿舍楼的宿管时,我恰好经过目睹,难过了好久。


那时我大二伊始暗恋失败挺颓丧,遇到他大一新生入学带着小太阳一样的笑颜,简直是惊喜,他是艰难生活中突然出现的一道光。我会在他的QQ空间听他的歌单、看他的文章,看他高中早恋被反复劈腿写下的痛苦文字,看他的损友们的留言,看他纠结父母感情问题,看他在九寨沟拍的单人照里眼中的光,于是一边喜欢这样的欢颜一边心疼他眼中的伤,并为他唱歌的才华而感动。我会很郑重地去听所有他参与的歌唱比赛,因为他戴尾戒而自己也买一个尾戒戴,会下载他的翻唱循环着听,会借自己组织学生活动的机会拉上他一起,甚至把电脑桌面设置成他的照片,招来无数路过的女生问我是不是喜欢他。


当!然!不!是!“放他照片到桌面,纯粹是因为好看啊”,我回答地坦坦荡荡。我喜欢的另有其人,完全不是同款,但是我做他粉丝很开心。我感谢他的歌声和他的阳光笑脸,带给我瞬时的放松;也因窥见他的脆弱眼泪而更加坚定支持他。他渐渐不再参加唱歌比赛,我也慢慢没得追了,我实在是一个毫无执念的粉丝。

生活日渐忙碌,我们只剩在校园里偶遇,他永远是一副或嬉皮笑脸或懒洋洋面无表情的样子。我大四便远离校园,等到第二年师弟毕业回归川渝,我们便几乎失去了联络,如今只看到他几百年才发一条工作营销的朋友圈。天涯路远,终是散了。当然,我们其实从未并肩过,因为我其实只是个远远看着的小粉丝呀。



颜控就颜控吧

魏无羡选角的时候,导演要找原著写明的“天生一副笑脸”的人。肖战还真是契合这一条(我记忆中师弟的长相跟肖战蛮像,尤其是眉眼颧骨,也同样搞笑,难道是川渝男生特色?),眼神明亮干净,眉眼嘴角含笑,人中格外优秀,少年淘气浑然天成(虽然他也不小了),比他出道的选秀综艺清瘦很多,虽然细看轮廓不精致,但是好在不太挑角度,而且声音贴合活泼性格、很好听。


魏无羡的扮相,尤其是深色衣服,很显气质。表演上,肖战无疑是稚嫩的,从烂漫活泼少年郎、到三月炼狱归来,再到失控自责心如死灰,再到重生,几次重大情绪转折并不饱满,带不起来那种势。当然,这部剧的制作也就那样,他在一群矬子里面,也算上游。毕竟不是科班出身,入行也浅,胜在流量资源佳,估计还是有星运的。我呢,就坦坦荡荡喜欢这个少年笑脸吧。


蓝忘机在原作里的形象是高冷并几乎永远不形于色的,这样的表演其实是有难度,让一个流量来担当的确是考验。当时选角色挑中王一博的“高冷”,我觉得归功于他的眼睛。王一博的颜值在粉丝眼中自然是神颜,不过在我看来他的脸有很明显的缺陷——颧骨太低、瞳孔太小、鼻子太肥、嘴巴太嘟、嘴型不美,非常挑角度和表情,只有在左边脸从上往下30度看且嘴巴用力的时候才看到真正的大美人。


我很喜欢王一博斜挑的细长丹凤眼,且他声音一点都不娘,没什么演技但有时候能够给出那种冷淡而坚定的眼神,值得表扬。除了需要练习嘴巴的肌肉处理,王一博仪态也有待提高,但是35集里蓝忘机在桥上仰望明月等待魏无羡的镜头非常之美。我暂且也收下他的颜。


陈情曲终盘点


说到“社会主义兄弟情”,《陈情令》肯定需要大幅改变原著,毕竟《魔道祖师》你懂的。但是《陈情令》还是大胆地把忘羡二人的情谊从普通知己进行了升级,未点破,但彼此是非常非常特别的存在。要喜欢成对的白兔,要偷成对的公鸡,要特写纠结给不给碰抹额,玄武洞里要脱衣服要唱歌,要玩醉酒要玩真心话,还要蓝忘机不顾人设在冷泉中缓缓转身露出胸前的同款烙印,我要给剧作比心。至于微博上正大光明炒CP,芭莎杂志正大光明嗑CP,各色花絮里的二人互动,果然“真香”。

《陈情令》里所有的角色,我最喜欢的竟然是温宁。时运差,身体弱,出场便像唯唯诺诺的小鸡仔,受姐姐护持,正直而无力,一脸乖顺。被魏无羡的放飞张扬所吸引,有恩必报,也惨遭横祸,从此紧随夷陵老祖,并成长成为别人的兄长,独立护持后生。温宁变身的镜头很没水准,角度重复、动作重复、表情脸谱化,谈不上丝毫演技。但是每次看到那个站在魏无羡面前依旧一脸乖顺的鬼将军,我就被萌到。可能我的萌点长歪了


特效上,唯一看得入眼的是夷陵老祖吹笛时候的黑烟,油润又飘逸,看着一阵舒适。另外,《陈情令》项目为每个人物设计了曲目,算是用心。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单曲循环肖战和王一博版本的《无羁》,很喜欢古琴的音色,也因此在我的学习清单上增加了这一项——希望下一次回老家能花时间学一下古琴,我们当地的古琴流派听说快失传了。


其他角色的颜值,我想吐槽一下蓝曦臣的演员,实在担不起世家子弟排名第一的美誉。江澄的头套设计丑化了演员,金凌小朋友看着有点像胡先煦。金光瑶演员有那股假笑脸的身段,可惜眼睛大的过分了。我还很想问一下墨香铜臭大大为什么金光善的儿子叫金光瑶,差辈了吧?最夸张的,是黑鬃灵犬竟是灰白白的看在狗狗很萌的份上,我原谅道具组了。

罗里吧嗦了那么多,《陈情令》实实在在是我的剧单里的异类。坦白讲,我也是在这男色消费时代的普通“消费者”,略但。成年生活不缺虐,所以多看美男的脸,不需要是什么实力派,更不需要完美,不费心、不犯法,一点小美好,颜控okay的。

- 全 文 完 -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再见2022

2022年最后一个工作日,简单回答几个问题。 Q:2022年,你读了什么书? A:Adam Grant《Think Again》,朱光潜《谈美》,郝景芳《北京折叠》 Q:2022年,你看了什么电影/电视? A:“妈的多重宇宙”,“我的解放日记”,“Extraordinary Attorney Woo”,“Top Gun”,“Avatar 2” Q:2022年,你听了什么歌? A:根据Spotify

我的2021歌单盘点

我会反复听的音乐,多数都是极痛极悲伤的,再加一些感染力一些愤怒一些平静。由于从小被规训不得有任何笑脸以外的情绪(所有人都很忙,没有任何人会/愿意处理别人“开心”之外的情绪),我又是一个哭点非常低的人,因此非常依赖音乐制造的情景来释放眼泪。 歌单里极少有开心这种情绪,因为这种情绪在现实中得到了充分释放。这也导致了去朋友家party点歌的时候我常常想不到气氛合适的曲目。 疫情的步步紧逼,伴随自己的情绪

当我看耽美的时候,我在看什么?

当我在看耽美山河令的时候,我在看什么?当然不仅是看龚俊的腹肌。 3月是女性历史月。祝广大女性们继续美丽而强大着。 我最近在看一部武侠电视剧,叫《山河令》,挺上头的。我还蛮喜欢周子舒这个角色,有挣扎有悔恨有武力有担当,以及那一系列超越性别的聪慧、勇敢、自省、坚韧、有同理心,即使走向生命的尽头却依然散发着温暖光芒、照亮别人。演员张哲瀚演绎很精彩,仿佛带着光芒,笑起来眼睛闪闪,甚至于被全网叫老婆。《山河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