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这一天,想你 想你 想你 —— NYBG游记

亲爱的小土豆:


好久不见啦...


我今天跟一群新朋友一起逛了纽约植物园,最近这里有Dale Chihuly玻璃艺术展,听着很新奇。


看展当然只是我驱车跑那么远的其中一个小理由。


最近一段时间工作忙、压力大,昨天更是折腾到凌晨四点钟才睡。今天挣扎着爬起来出门,外面太阳暴晒,车子滚烫如蒸笼一般,又遇到好几起车祸事故,路上堵得一塌糊涂。退堂鼓不止一次在我心里敲起,却又一次次被我强行按下,因为我想着你,想着两年前的春天我们一起去植物园看兰花展,想着再去看看初夏的植物园跟当初有什么不同,想着再坐一次Tram再走一遍当年跟你一起走过的路。是的,我很想念你。


知道你前段时间身心受伤,我远在纽约没法在你身边支持你,由衷希望你现在好起来了。


有人问我,咱们学业、履历完全没有交叉点,到底是怎么认识并变成好朋友的?我回答,缘分啊。那时候我刚刚搬到沉睡谷,一个人寂静地工作与生活,我们的共同朋友意外从地图上发现咱们距离不远,于是在网上介绍我们认识。从微博微信到线下,你是我在大纽约地区收获的第一份友谊。我们一起逛曼哈顿,一起吐槽工作和男人,一起吃饭看电影,一起排队三小时只为喝一杯老友记的咖啡。你的眼神总是那么明亮那么温柔,永远带着淡淡的笑容,语气总是慢慢的,还特别关照常常局促的我,像个小姐姐一样。我在敲下这些字的时候,眼眶一阵阵发热。小土豆呀小土豆,你是这么美好的女孩子,你值得最好的。


我今天到植物园的时候,已经快3点半了,没能把车停在上次的区域。进园子的路,是上次咱们出园子的那一条。走了没多远,意外发现左手边是一片芍药和牡丹,花期已过,几近凋零。我记得上次走过这里好像是一片小灌木。顺着芍药花圃继续走,就到了那座大大的圆顶建筑,Conservatory,就是上次咱们看兰花展的地方。门口的这个玻璃装置有着诡异的黄绿色彩和曲线,可能是代表生命力?却让我有一种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感觉。我并没有直接进入室内,而是折回主路前去Native Plant Garden跟已经游园许久的小伙伴们会合。


在Native Plant Garden的河里,这处由三部分组成的装置,应该是在展现色调和光影的流动,从不同的角度、距离看过去,光与色都在变化。


我最终在小朋友冒险乐园的门口见到了今天一起游园的小伙伴们。园子没有什么冒险,也没有遍地小孩子,倒是蛮有童趣的。有一处用木板等制作的简易敲击乐器,一共8个调,没有f,有小伙伴费心思找了一段没有f调的曲子敲来听听,竟是你最爱的周杰伦(菊花台第一句),听着甚妙。还有两只表情奇怪的大毛毛虫,还有小朋友在树丛里的小木头房子里玩厨房游戏。


在偌大的园子里行进,与小伙伴们侃大山,心里却一直有一个小角落在不停地说,“这里我曾与你来过”,或者“这里未曾见过、我想拍下来给你看”。

拉着小伙伴们坐上Tram,这是园区的固定路线。我望着外面似曾相识的绿意,回忆着那天春寒料峭中我们在车上谈人生、聊理想、叹息境遇。那天淡淡的离愁别绪,两年来仿佛从未散去。


从Tram下来,我带着小伙伴们去Conservatory看那个诡异的黄绿色装置,顺便进到这座温室内参观。进门的水池里,就是一组水鸟与植物的装置,算是具象了。不断前行,不断在花草树木丛中看到或具象或抽象的玻璃,竟有一种真真假假、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感受。


温室之间的庭院挺大的,咱们上次没有出来。庭院的莲花池里也放着玻璃装置,在阳光下水波流转,甚是有趣。

两排树墙中间,高耸着这只巨型的红黄玻璃穗子,我竟然联想到了给猫咪玩的棒槌。明明是冰锥状、尖尖的,看上去却有一种毛绒绒很好摸的柔和感。


下面的这个装置,目测晚上会发出荧光,后来果然在官网上发现了其在夜间绚烂的图片。


从庭院回到温室内,一座粉色的装置站在正中间,上面有各种圆点(不适合密集恐惧症患者),让我联想到了草间弥生。我记得上次咱们站在这里,头顶上满是兰花,身边游人如织,我们拍了好多好多照片。


温室逛完了,时间已过6点。园子开始陆续关闭、准备接待夜间的游客。我们走下Conservatory的台阶,看到一对新人在拍婚纱照。新娘礼服背后是镂空的心形,跟昆凌大婚的婚纱上半部分很像。长长的头纱拖在地上,像是幸福的波纹慢慢荡开来。新人甜甜地笑着相拥,一切看上去很完美。


至此,我们一行六人结束了游园,步行去礼品商店跟另外两个小伙伴会合。我并没有进去礼品商店。上次咱们在店里仔细逛了一遍,因为外面气温实在有点低。那时候好像快到复活节了,我们在店里看到很多兔子主题的礼物,最终决定每人买了一盆小多肉带回家。几个星期以后,你的小多肉挂掉了(毕竟你也没有养过多肉)。那时候你因为签证原因几乎确定要回国了,我于是请你给我那盆取一个名字。你笑说怎么有种认干妈的感觉,给他取名Bobo。Bobo直到今天还在办公桌上,命途多舛却依然活着。去年每每有同事路过Bobo,都跟我讲他马上要死了、扔掉算了,我每次都跟他们讲,他是Hope。Bobo后来被我拆成了三小株,叶子渐渐长大,同事们好久都不再说他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转而说Chelsea's Hope is doing better and better!


亲爱的小土豆,越长大,时间越是过得飞快,一眨眼2017已经过完快一半了,我感觉好像还停在原处、并没有前进一丁点。上次见面是短短的六个月之前的年末,我却觉得圣诞节的记忆跟植物园的记忆一样遥远。这真是一种充满矛盾感的奇怪感受。不奇怪的是,我很想念你,想念我们一起作伴的日子,想念那些长长的谈话。重要的话说三遍:你是这么美好的女孩子,你值得最好的。你是这么美好的女孩子,你值得最好的。


Love,

Chelsea

2017.6.10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2022年生日,“金子般的心”新解

我还挺喜欢黄金的,觉得这玩意儿好看、稳定、可轻可重,不能人造但可掺杂,十分适合做计量单位来可视化那些比较虚的东西。 比如“金子般的心”。金子般的心当然是贵重、稀有的。不过在忙忙碌碌的现代社会,人们每天的24小时被充分占据,工作,应酬,个人生活,家庭,交际,等等等等,就像金子被不断延展,到极限,就成为微米级厚度的金箔。金箔虽然还是金子,但其珍贵的程度远远下降了。 1克黄金可以被延展成半平米的金箔。成

温暖

每次有非常明显的burnout症状时,都是一些温热的“碳基生命”带给我丝丝治愈。 我实在想不到一个词汇来概括给我这样体验的源头,只好用生硬的“碳基生命”四个字。 比如不少朋友家的狗子们。它们友好又温柔,莫名亲和,不会说话但却洋溢着不掺假的笑容,或者颠颠儿跑向我,或者默默看着我,主动伸出爪子示好,甚至放松地睡倒在我脚边——明明也才见面,竟完全信任不设防。我喜欢摸它们的脑瓜、下巴和肚腩。它们手感各异,

我为什么喜欢李子柒

李子柒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博主,出新内容我必点开且正常速度看完的博主,这样的博主全网范围内一只手数得过来。 我看李子柒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地球另一边的我妈。我姥管我妈叫“涝梗”。因为地方口音的关系,我在很多年间都一直没听懂那是啥——因为跟我妈的名字没有任何关系。我还曾跟老妈确认了一下那不是她乳名。问姥姥,姥姥直接听不明白我的问题——她可能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称呼,不明白为什么我很懵。 直到有一天,我偶然听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