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被需要的简单幸福

前段时间新造了一个公众号,准备写一点职场关于Tech关于PM关于Women关于Minority的小感想。申请公众号的过程还是满曲折的。一方面我的身份证已经开设了两个公众号,另一方面因为银行卡的关系,我的微信无法完成实名认证;因此当我决定开设一个新的公众号时,只好用微信求助于地球另一边电脑知识一般般的老爸。


一开始我并未多想,觉得只是另一件小事。然而在前后长达4小时的视频电话里一步一步教老爸设置的过程中,我感受到惯常懒散的爸爸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积极与用心,而电脑知识为零、格外粗线条的妈妈都放下厨房的事,趴在爸爸肩上关注着每一步操作。我真的有被爸妈的积极程度震撼到。


这也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他们心里很介意,有太久没有帮我做点什么,原来他们一直在为我待机。


我是自知有很多缺点的人,向来不惮严厉批评自己,可能也没有人比我本人对自己更严厉。即便这样我也有一件少有的、颇为得意的事,就是自己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有的独立自主。小部分原因是爸妈对我从小散养,除了一些关键点(如诚实、不说脏话、好好学习等)的严格约束,其他都是随便。大部分原因则出自家境限制、个人内向性格以及少小离家求学,所以“如何在有限的资源下根据不给人添麻烦的原则生活下去”是我从小的课题,永远先探明内心的底线、再不断排列优先级,寻找最优解。


小学时候爸爸第一次给我买书,买了一本暗红色封面的《故事大王》,其中一篇故事的主角是大象爸爸,临终教育小象:“吃自己饭,流自己汗。靠天靠地靠祖宗,不算是好汉!”这么多年了这段话我还是一字不忘。高中在不增加生活费的前提下削减口粮买学习资料,高考结束在不复读的前提下填报最有可行性同时让自己过得去的志愿;直到大三暑假彻底经济独立后,筹划拿奖学金出国读研究生,可谓巅峰——自己做好可行性分析、大四腾挪资源备考,也只是事后通知了父母一声。一路走来,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做出选择,苦的甜的都自己扛,成就感满满,额头写着大大的“不需要父母意见”,不知父母管制为何物,很是得意。


真的很得意。自给自足,所以多了很多说不的底气、少了很多妥协的痛苦,独立且自由,幸甚志哉!


2018年的年初,我在家等签证。一天,我在沙发上埋头干活,妈妈回家坐到沙发另一头,悠悠地说:“人家都说闺女是小棉袄,可为什么我感觉你跟我不亲。”并不是一个问句。我停下敲键盘的手,抬头看妈妈专心剥柚子,心里想着:她从一个山野里撒欢的少女,一路没心没肺,却也风风火火、坚韧不拔地闯过半生,我第一次知道她竟然也有如此细腻的一面。我心里有一根弦被狠狠地拨了一下。

我脑子里闪现了我幼时第一次认识到哭闹或撒娇都不能带来我想要的东西的瞬间,爸妈很擅长冷处理。我其实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开口问人要过任何东西,爸妈包括在内,我总是一副“不需要”的样子。


可能是怕被拒绝,可能是怕依赖感,可能是怕得而复失,无一例外都是安全感在作祟。那就不如不要期待,失望的风险自然为零,永远内观自己、量入为出,然后自然散发出一种“不需要”的疏离气质,从小到大也没有收过什么礼物。


这其实是弱小、害怕失败的内心罢了。就像杨紫在《亲爱的客栈2》里提到的,她长大后反而开始坦然带着妈妈进组拍戏,因为体谅到妈妈需要杨紫对她的需要,而真正长大的杨紫也不再需要向任何人证明自己长大了。杨紫的这段话说哭了很多人。这样看来,她真的是我的榜样呢。

我总是羡慕那些可以在人前表现出依赖、能够展现脆弱的人。与一个人建立深层次的情感联系,是彼此一定要破开坚硬的表层,袒露出柔软,彼此需要,才有建立连接的可能性。我想要破开自己多年习惯了的孤岛模式。


印象里自己在爸妈面前展现脆弱只有10年秋那么一次,那时爸爸并没有接住我的崩溃情绪,毕竟太沉重了,所以我又缩回了自己的壳。而在周围多数人眼里,我恐怕是那个永远精力旺盛独立坚强勇往直前的女汉子。而这次爸妈帮我申请新公众号的架势,让我突然从“不需要”中醒来:爸妈渐渐老了,我也真的长大了,我给自己的安全感足够多了,也是时候在他们面前多撒撒娇、让他们觉得自己老当益壮、依旧被需要着。


如此这般,我们彼此都会收获被需要的幸福,简单直接,亲测有效。

写到这里,想搜一张插图发文章用,突然发现“被需要”是上海市2018年高考语文作文题。好吧,我这篇肯定拿不到高分的。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2022年生日,“金子般的心”新解

我还挺喜欢黄金的,觉得这玩意儿好看、稳定、可轻可重,不能人造但可掺杂,十分适合做计量单位来可视化那些比较虚的东西。 比如“金子般的心”。金子般的心当然是贵重、稀有的。不过在忙忙碌碌的现代社会,人们每天的24小时被充分占据,工作,应酬,个人生活,家庭,交际,等等等等,就像金子被不断延展,到极限,就成为微米级厚度的金箔。金箔虽然还是金子,但其珍贵的程度远远下降了。 1克黄金可以被延展成半平米的金箔。成

温暖

每次有非常明显的burnout症状时,都是一些温热的“碳基生命”带给我丝丝治愈。 我实在想不到一个词汇来概括给我这样体验的源头,只好用生硬的“碳基生命”四个字。 比如不少朋友家的狗子们。它们友好又温柔,莫名亲和,不会说话但却洋溢着不掺假的笑容,或者颠颠儿跑向我,或者默默看着我,主动伸出爪子示好,甚至放松地睡倒在我脚边——明明也才见面,竟完全信任不设防。我喜欢摸它们的脑瓜、下巴和肚腩。它们手感各异,

我为什么喜欢李子柒

李子柒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博主,出新内容我必点开且正常速度看完的博主,这样的博主全网范围内一只手数得过来。 我看李子柒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地球另一边的我妈。我姥管我妈叫“涝梗”。因为地方口音的关系,我在很多年间都一直没听懂那是啥——因为跟我妈的名字没有任何关系。我还曾跟老妈确认了一下那不是她乳名。问姥姥,姥姥直接听不明白我的问题——她可能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称呼,不明白为什么我很懵。 直到有一天,我偶然听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