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I

Updated: Nov 26, 2023


去新奥尔良火车准点!幸好我没有在候车厅乱走,不然可能赶不上车…


整个车厢几乎都是拖家带口的,多半是非裔美国人,有两家白人、一家印度人,有两个亚裔男乘务员(他们都是浓重的南方口音,我是第三个亚裔面孔)。上车被安排坐在一个也去新奥尔良的吸烟大哥旁边(面前小桌板上放着一包拆开的烟还有打火机),白T黑裤白棒球帽,还拿了一块白色方毛巾,一直在打电话。这位大哥身材细长,一口金牙,看着很年轻,估计也就三十六七,但其实已经有 grandchildren。


仔细算一算,如果高中时候就生娃了,娃也在高中时候生娃,三十六七可不就是当爷爷的年纪了。大哥好像是 musician——他在电话里提到在什么夜店有工作要做所以去新奥尔良——南方黑人口音,语调节奏都像唱歌一样,就是Bob Dylan几年前出的那首 16 分钟的歌那种调调…右前方是大红上衣大红蝴蝶结的黑人小姑娘,应该是一家人去新奥尔良…仔细一看应该是一个看着也不大的妈妈拖大大小小四个孩子,小姑娘有俩中学年纪的姐姐,还有个调皮捣蛋弟弟,被过道另一端的妈妈扇屁股。南方人好像都结婚很早?


鉴于白衣大叔坐在靠窗位置,我也不好一直盯着窗外方向看,就偶尔瞟一眼,集中精力在Google Map上看火车正经过的地方。Tuscaloosa 小镇火车道旁边很多公寓楼,地图上还标记了一家看上去很大的中餐厅。


起身去餐车排队买吃的,排在前面的黑人大哥一身 Bubbery logo衣服,脚穿大红Gucci 鞋,耳朵戴着巨大长方形“钻石”耳钉——应该不是整颗真钻,因为钻石得有厚度才不易碎。买单时掏出自己的信用卡,亚裔男乘务员好奇问这张卡怎么样,我于是跟他安利了一波自己这张付房租付餐饮费用的无年费信用卡。


路过Black Warriors River,翻地图看了看有很长很大很多支流、湿地。路过Moundville Archaeological Park,古印第安人聚集地。仔细看了看,这趟火车(19 号)好像跟 20 号高速公路平行…有大片的绿油油的玉米地!有长长的油管火车经过。


在 Boligee 有个火车十字路口,临时停车差不多半小时,等一辆货运火车通过,再等 20 号火车(新奥尔良去纽约方向的新月号火车)经过…完了要先倒出一段再往前走。


过 Tombigbee River,有 White Cliffs of Epes,很惊人的白色悬崖!!!旁边歪着看窗外一直在打电话的黑人大叔明显也被震惊了,坐起来扭头跟我相视一笑,露出整齐的一口金牙。


一辆颜色很好看的方方的火车经过,白,绿,砖红,蓝,草绿,都是让人心情好的颜色。


进入密西西比, Meridian 站,下雨中。过Okatibbee River,此后火车与 59 号公路平行。铁路旁边疑似是化工厂,很多管子。Sandersville 小镇铁路旁边有很好看的绿地。Google Map 上有红字显示前方 Laurel镇有thunderstorm 和flash flood 预警…临时停车,不知道啥原因。旁边地上果然有积水…好像刚下过大雨…还有一些新鲜倒掉的树…水很混…路过一只细长的白色水鸟站在铁道边,很淡定。


路边又见很多合欢树。火车驶过一点小雨…前方好像刚刚雨过天晴。Hattiesburg 火车站旁边有个叫“幸运兔”的超市…这个站看着是个运输大站,好多条铁轨铺开,车站附近有楼房。


到Hide-a-way lake,天黑了…再过三个小镇就离开密西西比、进入路易斯安那州…两州界限叫“珠江”Pearl River,其实蛮细的,不是大河。进路易斯安那州没多久就会穿过 Old Pearl River“老珠江”,比 Pearl River宽很多…Old Pearl River上游也是 Pearl River。地图上看着还有个叫“狗头岛”的地方,Dog Head Island。


过Lake Pontchartrain,火车道在单独一条桥上,10 号公路有自己的一条桥,11 号公路也有一条桥。


晚点半小时到达新奥尔良,大概晚上9点左右。

在车站接了个水,被旁边一起接水的流浪小哥搭讪问有没有钱,他说差$18坐大巴,我说我没有现金,就闪了…在站内前厅等 Uber 的时间,撇到车站前台两张纸,一张是强奸犯通缉,一张是humantraffic 通缉,夜色中觉得有点吓人,我神经紧张了一下下。


Uber 来了,司机大姐是个严重超重听声音相对年轻的白人,在夏威夷住过五年,来新奥尔良两年半,卡车从夏威夷运到加州、再一路开过来的…到达在French Quarter的酒店,check in 要排队——前面一动不动,因为电脑崩溃了…等了好久终于安顿下,出门随着party的人流去 CVS 买了一桶水,街上气氛热烈,仿佛有无数个趴体在进行,餐厅酒吧也都灯火通明人流如织。


买水回来,踢掉鞋子,敷上面膜,我来规划第二天的路线。躺在大床上四仰八叉地睡真好。

早起直接walk in 吃 Two Chicks,店里热热闹闹已经坐满了,服务员各个看着都是神清气爽的开心神色(很chill),管我这桌的非裔妹子说自己刚从纽约搬来不久。心满意足地吃完出来,发现外面排长长长队,白人游客居多。


我先在 Burbon St 附近瞎逛了几个艺廊——时间还早,街上人不多,估计轰趴的人们早上是起不来的。


买了 Day Pass,搭番茄炒鸡蛋配色的有轨电车去艺术博物馆,带小孩的白人游客居多…电车里是铁架子木头排椅,提示到站的录音语速很慢,每个字后面都喘个气那种,这有点chill过头了吧…


电车里加我有俩亚洲脸。对面一家白人的 teen 哥哥妹妹看到路过一个 waffle house 开始吵爸爸说要去 waffle house,超可爱(口音可能是纽约口音)。车走走停停,下的少上的多,后来发现这一车乘客多半都跟我一样是去博物馆的。


烈日当空,在电车终点站下车,远远看到艺术博物馆主建筑。穿过一片修剪整齐城市公园,到达博物馆时衣服好像已经被汗打湿了。新奥尔良艺术博物馆占地挺大,也是那种仿古建筑——美国这些艺术博物馆好像清一色的是仿古建筑。这天是Juneteenth 解放黑奴纪念日,是非裔美国人的一个有些历史的节日,因此博物馆门票免费。


新奥尔良(或者说整个美国南方)的非裔社区很大,庆祝这个节日很正常。维基百科说这个节日始于德州黑人社区纪念1865年6月19日联邦将军戈登·格兰杰(Gordon Granger)率军进抵德州加尔维斯敦,终结该州的奴隶制。2021年被确定为美国第12个联邦假日。


然而,博物馆展品也就那样,没啥特色——我觉得除了几张镇馆之宝外,整体可能还不如伯明翰艺术博物馆。这当然很可能是我的预期管理问题,再怎么说新奥尔良也是比伯明翰更性感一点的城市。客观说,是远远不如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


博物馆旁边紧挨着有一大片雕塑公园,非常阔气,除了雕塑,草木桥水都非常有设计感,比博物馆更值得一逛。园子里有一处桥下人行通道位于水平面以下,非常有趣。


园子逛完了,打车去 Garden District 看看名人豪宅们。路上看到一个骑蓝色公路车的短裤妹子,大腿纹着一辆自行车,非常有意思。


豪宅区,基本都是浅色大房子,有不同时期风格的设计,有几处粉色的房子,有一些是明显的南方设计。路过好几处宅子扎着脚手架,在做修葺工作。这区域的房子整体有点过于密集,道路也有点破,多数房子的私密性一般。路上没有行人,偶遇两个小旅游团在跟着导游听豪宅历史人物介绍,团员都是白人,我这么张脸太扎眼了,我就没有尝试混进去。​


走马观花,出来到Magazine St,以为是很繁盛的一条商业街,但还蛮失望的。基本没啥店,而且几乎没有地方开门。找了个营业中的奶茶店坐下歇脚+补水+充电。店里客人络绎不绝,看着多数都是十几岁的小朋友。充电差不多了,看了看去Art District的公交车,发现极度不靠谱,于是走路过去。一路上人烟稀少,街道也破破的,心有戚戚,走得飞快。从立交桥底下穿过,终于到了,仔细一看,失误了,艺廊都关着门,二战博物馆开着,但是不想再去…再看看回酒店的公交,依然严重不靠谱,烈日下一通暴走,浑身湿透。终于回到酒店,换衣服,出门,觅食。


去了Luke。时间还早,有零星几台客人,都是白人。我坐在吧台,吧台服务生全部都是非裔妹子。服务员问知不知道有Happy Hour,介绍了一下生蚝和酒水特价。很开心,来了一杯鸡尾酒,一打生蚝、半打炸蚝。生蚝完全没有腥味,芥末酱很好吃(也很冲)…正吃着,吧台旁边来了一对中国人 CP,女生不是第一次来,男生第一次来,女生说白酱(芥末酱)很好吃,男生就 kuai了一大勺,女生赶紧说太多了太多了...我努力保持扑克脸憋笑,同时心里有些羡慕有恋爱谈的人…


说起来上次(2016年)来新奥尔良我也是恋爱中,那年在Tulane University的校园阳光下看到草坪上安静看书的明媚的大学生,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不再是学生样。


从Luke出来,走去搭公交车到河边,下来走一段到了Drago's——下半场的觅食。到饭点儿了,店里人很多,吧台正好有1个空位,我便坐了下来,左右都是白人老couples。吧台的服务生有点点年轻的 ryan Gosling 的气质!耳朵上别着一支笔,点餐时候很认真地讲解和记录,看着很可爱。吧台客人跟他有一句没一句搭个话。小哥是密西西比人,对我一口一个 hon 一个 dear,笑起来有点害羞,憨憨的。


我点了半打炭烤生蚝,加鳄鱼肉taco。一边吃一边环顾四周,食客多数是白人,服务生一半是非裔…前后有三大波中国游客,都直奔碳烤生蚝…左右三波白人老 CP 点的都是传统牛排意面之类的食物。炭烤生蚝太好吃了,我虽然已经很撑,也没忍住再加了半打。鳄鱼肉的taco很新奇,肉有些劲道,像是劲道版的鸡腿肉,有点意思,但可能不会再试了。


吃完买单,扶墙而出。走去河边,慢慢向北。河边的步道像是新修的,平整干净,一边草坪打理的很漂亮,另一边栏杆外密西西比河水流的很快,蒸汽机船的屁股上有个很奇怪的“轮子”在水里翻滚。非常适合遛娃——也确实见到不少人遛娃。


走着走着就到了Jackson Square。夕阳西下,河岸边台阶上有礼帽男弹着琴唱歌,旁边贴着Venmo付款的二维码贴,河水荡漾着击打着大石头,仿佛天然的和声。转过身,逆光看去教堂方向,有黑大叔在街边开麦唱歌,四下人们或坐或站安静地听着,有种非常宁静的感觉,仿佛时间静止。


我继续前进,路过那年吃过的专门卖一种甜食的店面,依然熙熙攘攘很多食客。路上人来人往,丁字路口有一个假扮的自由女神像雕塑一动不动,旁边有游客趴很近去看。去 Jazz 一条街的路上,三家卖旅游T恤的店挨着、播放同一首 Ed Sheeran 的 Shivers,让人觉得走了几步路好像没有走得了。


天色暗了,我不再敢往深处去,退回先前路过的一个酒吧,看了会儿乐队现场演出。台上四五个人,台下也就十几个观众。几块钱一杯的酒水,拿一次性塑料杯子盛着,好些人手里拿着一杯粉红色的酒水。一个戴着准新娘绶带的妹子进来坐下,旁边有大哥看到绶带,主动凑过去塞了几块钱给她,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天完全黑下来,我去了个洗手间,准备掉头回酒店。


挑了一条最亮堂、有些人的路,往French Quarter中心走着,满心紧张。快步走,跟着人走,前方发现一堆人慢慢移动,我赶紧跟上去,还问了一下末尾两个小姐姐这是个啥?她们说是个什么tour,我说哦我就是不想一个人走,年轻一点的小姐姐严肃脸说,不要一个人走,示意我跟她们一起。她俩还时不时回头看我一眼有没有跟上,彷佛网跟她们一起的,我心里暖暖的。


到Burbon街,我就拐弯了,跟人美心善的两位小姐姐拜拜。街上开始各种音响比赛谁声大,仔细看了一眼,发现街上熙熙攘攘散步的人比室内坐着的人多。人一群群的,有些生日局,有些婚礼局,有些不知道什么局。除了游客,还有很多街头演艺人士,算命的,杂耍的,卖小吃的。在一个路口,车顶上裸上身的小哥唱到:“哪位给个火儿、我好点个麻?” 有个人冲上前真的丢了个打火机上去,小哥即兴唱 thank ypu my brother。


专心赶路,突然瞥到旁边昏昏暗暗的地方那个人肩上手上拿着很大的有纹理的条状物。我一机灵,那好像是条蟒蛇?“不会是活蛇吧?”我心里疑惑着,不死心又瞄了一眼,发现是真的!!白蟒动得很慢,但是活物无疑。而且不止一条。盒子里也是,有几个灰暗的带着黑色眼睛的蛇脑袋在那边探头探脑。我的毛立刻立了起来,差点人也跳起来。活的蛇的这个肤质纹理肌肉线条,真的是瞄一眼都感觉到被狠狠威慑住…(就在写这篇文章写到此处,手贱刷了一下微博,一个视频博主推了一条蓝色蛇的视频,差点把手机扔了。。。)


路过CVS买了接下来几天火车上要喝的水,终于回到酒店,发现脚很酸…怪不得街上有看到好几个足疗按摩店…明天就要再出发、沿国境线向西啦。然而拖延症发作,睡得晚了...


早上 7:45 闹钟,拖延一下,起迟了些。看手机有职场霸凌相关的留言,立刻回复了一通才起来洗漱,发现昨儿个来大姨妈了,时间一下子变得不够用了…迅速打包、洗床单、赶去 checkout、买炸鸡早饭和姨妈巾、打车,等Uber来时,我在酒店大堂反复踱步,像尿急似的,终于车来了。跟司机说快迟到了赶火车,大哥路上一直说 “you got this sister! ”还闯了一个红灯


我赶上火车了吗?我如何遇到了一个“瘾君子”大姐?半夜的警车是怎么回事?敬请期待下一篇。

关注公众号“裰不辍”,听我讲完25天乘火车走遍美国的故事


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对照组:一日看尽长江黄河

2023年盛夏,我第一次搭乘长途高铁,花了10小时从广州去济南。全程两千多公里,大概是纽约市到新奥尔良的距离,但乘Amtrak的新月号需要30+小时才能到达终点(见《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I》)。读书时候从济南到广州是抢特快火车的硬座票,一天一夜的路程,南中国在夜色中隐身。所以这次我非常期待亲眼看看一路的大江大河。 ​ 清早出发,火车一

火车走遍美国:后记 这四维世界处处稠密

2023年夏初,我搭乘美国铁路Amtrak绕着美国大陆走了一个巨大的8字、四渡密西西比河。这一场一生仅有一次的旅行,我本身并不是抓马体质,竟也看到听到了如此多的超乎想象的人生故事。“在这些长途火车的车厢里,在污浊的空气中,我第一次真正看到美国,一个很多人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很多人很保守、很多人有毒品问题且彼此毫不融合的散装美国。” (引自《火车走遍美国:序 Pretend it's a nation

火车走遍美国:东北海岸线号

接上篇《火车走遍美国:湖岸限定号 II》 继续走路去酒店。路上人不是很多,有黑漆漆的一段,心里还是紧张了一下。​顺利入住。 躺床上的时候,已经夜里11 点多了。把脚垫起来(最后一段火车脚一直是肿的),沉沉地做了很多梦,4:50迷迷糊糊爬起来上厕所,完了继续做很多梦。8:10 闹钟,8:20 起床,8:40收好东西退房,发现外面下大雨,我勒个去,失算了… 酒店门口窄窄的区域,挤满了打车出发的人们。要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