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火车走遍美国:湖岸限定号 I


跟朋友一家吃东西、逛动物园,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跟大宝再次见面,小宝是首次见面,跟小朋友一起玩、被小朋友喜欢感觉真开心。晚上9:10,我拖着行李回到联合车站,找下一趟火车Lakeshore Limited号的站台,发现要去一个只有一层的车厢,跟从纽约Penn Station出发向南时的车厢一个模样…这节车厢应该都不是去NYC线的(湖岸限定号火车在后面会分成两段,一段去往波士顿、一段去往纽约市),靠窗座位都已经被占了。继续往后走了走看着一个非裔大妈笑着看我、挺面善,我就问可不可以坐她旁边。


9:30PM准点发车。


出芝加哥火车站往南直走,过South Branch Chicago River(没错,芝加哥河是分叉的),沿 90 号公路走,在Greater Grand Crossing向东南拐,继续沿 90 号公路过Calumet River就从伊利诺伊州进入了印第安纳州,上来就是Whiting。再继续直线前进,沿着20号公路走一段。有个区竟然叫Easton Chicago,跟芝加哥没啥关系的“芝加哥东屯”,好好笑…邻座大妈开始睡了。


地图显示火车一直在沿湖走,可是天很黑、啥都看不见。沿12 号/94号公路,过了Burns Harbor就打横(再往上走马上就是密歇根州的南界),在印第安纳州和密歇根州州界南边横着走…时间突然跳了一小时(中部时间转为东部时间),到South Bend这站手机显示是11:58(刚看还是10:50来着)…这站附近一小镇叫Ardmore哈哈哈这名字我很熟,美国人真的取名字很废…大妈轻微打呼中。


不一会儿就到了下一站,Elkhart。不知道为啥 Amtrak会搞这样相隔二十分钟的站…车站附近有个Elkhart, Indiana, USA | Virtual Railfan LIVE…还有个National New York Central Railroad Museum,可惜天黑、看不见那里的火车头…这个小镇有三条河交汇,南往北的Elkhart River,北边Juno Lake下来的Christiana Creek,加上东往西的St Joseph River(这河还挺大)。如果是白天经过,估计风景很不错吧。St Joseph River 往西到South Bend便折向北方进入密歇根州,弯弯曲曲最终流入密歇根湖。


离开Elkhart站,车往东南走,下一站名字叫滑铁卢(真的,美国人取地名非常没有创意),时间是凌晨1:13。理论上到纽约州的Buffalo水牛城是早上7:53…所以虽然火车是在Lakewood Eire大湖沿线,但几乎都是夜里…看我明天起几点起来,不知道能不能看一眼湖景?车厢后面有小娃略哭闹,除此之外挺安静的,几乎没人打呼…旁边大妈略有一点重的呼吸声。


地图上看匹兹堡跟克利夫兰/Akron很近…凌晨 5:30,克利夫兰到站,之前那位Akron的年轻记者估计是24小时前抵达此站吧?希望她接下来的开车返家旅途顺利。


早上7:12,到Erie站,离湖有点远,车上完全看不到水面。旁边大妈已经开始煲电话粥了…她口气好重,我鼻子太受罪了…郁闷…小娃哼唧哼唧。


旁边一溜果园。火车离着湖岸大概2迈的距离,因此看不到水…地图这么一看,克利夫兰站是离湖水最近的站,再之前Beaver Park 附近有一小段在湖边,再前面到Sandusky 站之前有一小段、越过 Sandusky Bay时估计景色很好。


去Buffalo水牛城的路上,突然飘来大麻臭味,太熏得慌了,跟地里刚喷完农药似的…这…


大妈进行第二轮电话粥。


车厢里喷了一波空气清新剂…呼~


早上8:35时经过Buffalo River,列车广播说很快到Buffalo站,但到站并不让下车溜达…在Tifft转东北,在Babcock向北,然后在William st 继续东北向,经过 Buffalo Central Terminal,它看着像座废弃的老楼…最终是到Buffalo Depew Station(不叫“联合车站”,我很欣慰这个名字),而不是经过更靠近湖边的 Exchange St站(几年前我层搭纽约NYP车站始发发车的枫叶特快号Maple Leaf线,这两个站都经过,然后去大瀑布,朝发夕至)…


水牛城站已经是看湖景的最后的希望…所以这个方向的湖岸限定号其实看不到湖,略遗憾(甚至立刻萌生了以后反方向坐一次的念头)。


到站下了一波人,我抓住机会迅速换了个靠窗的位置,突然发现自己两只胳膊肉疼,可能昨晚直挺挺睡得太紧崩了(哦,当然还有可能是昨天在芝加哥抱娃遛弯儿抱得哈哈哈)。


Rochester罗切斯特车站是一片草树土中的玻璃站台,看着十分潦草,而且这风格差有点大…Rochester罗切斯特跟 Syracause雪城中间,火车道的南边,列着一排瘦瘦的湖…Ithaca在其南边,我终于知道罗彻斯特理工、雪城大学、康奈尔大学都在哪里了。一路都是无聊的公路和树,偶尔有些废弃的房子,或者树缝里露出的农场玉米地,其他啥都看不见,都是平原。


车厢里有好几个小朋友,好几个儿童视频在公放…


Montezuma Wetlands Complex附近有一节年久失修的铁路桥。这附近北边还有一大片湿地,还被运河搞出来一个巨大的岛Howland's island,岛内不少小湖。


遇到New York State Fairgrounds(纽约州博览会展馆,又叫“帝国展览中心”Empire Expo Center,1841年起每年展13天的农林畜产品,是美国最老的州立博览会、也是最大规模的博览会之一,每年超过一百万参展人),外围一片绿顶房子,长得有点好玩,但是近看那附近好像都荒弃了似的。很快就到了Onondaga Lake旁边,湖看着很大,有一些水生植物,然后就到Syracuse雪城站了…大妈在这站下车。上来一个胖胖的非裔大姐一人带两个娃,一个幼儿园、一个还不会说话…


路过CSX,这是个火车货运公司,一趟车上拉了很多沃尔玛和亚马逊的集装箱,亚马逊集装箱比沃尔玛的多很多(这可能也体现了二者的零售生意规模差异)…火车大致沿着 90 号公路走…下一站,Utica。躺下睡一会儿,迷迷糊糊有小娃哭闹,还有日本动画片唱歌的声音…做了几个梦。


沿着Mohawk River 开一段,过河,就到Schenectady了,再往前两个小镇叫 Central State(小镇虽小,名字够宏伟),附近有个Central Park哈哈哈跟著名的纽约市地标中央公园毫无关系…这条河再弯弯曲曲往东,在Cohoes汇入 Hudson River(就是在纽约市汇入大海的曾经萨利机长紧急迫降过客机的脏兮兮的哈德逊河),那个汇合处还有几个冲积出来的岛。


过去 Schenectady 再往东南开20分钟就到纽约州首府Albany了(大致还是沿着 90 号公路),这里去纽约市和去波士顿的人会分开,有些车厢往东有些车厢往南。列车广播说Cafe关掉了,等下在Albany火车站可以下车买水(有点忐忑,一方面我带的水已经喝光了、很渴,另一方面不知道火车能多准时)。


从Albany北边斜着向东南穿过Hudson River,马上就是Albany-Rensselaer 站…2:45PM,进站前列车广播,餐车等会跟去麻省的车走(去NYC的那段火车没有Cafe),3:27发车(去NYC的则是4:10发车),可以去站里买东西上厕所。


穿鞋下车,发现脚踝已经肿了,鞋子非常挤脚。上楼进站溜达一圈,Albany火车站很气派,不愧是纽约州首府。买个热狗边走边吃,买了两瓶水,出来发现开始打雷下雨了…在站台啃热狗时问已经穿好雨衣的列车员,去波士顿还准点不?哥们微笑说“so far”(目前还是准点,但是他的语气非常微妙、完全不是给出肯定的回答)…回车上,胖姐的大娃带着小娃玩,小娃尖叫,大娃让小娃“stop screaming you baby! Babeeee don't do this! ”严肃腔、非常有姐姐的样子了。


到目前出门三周,第一次遇到打雷下雨,雷声轰鸣不断,雨势很猛。很多人这站上车,还有一些年轻人疑似学生。


下午3:27,准点发车前往波士顿。一路又是树丛草丛,在大雨中更绿了。快到Niverville 时雨小很多了,路过农场小溪和小水塘,牧场被深棕色木栏杆圈起来,一匹马儿在啃草。一路几乎没有信号…


继续南行(17 号路,66 号路)到Chatham 拐个深 V 形大弯,上来沿着 295 号路往东北方向走…拐弯这里有一些小溪小池塘…沿小河逆流而上(没信号看不到是啥河,可能是Stony Kill)。


突然想到今晚的酒店是vio订的、很便宜,有朋友说这家平台有时候会出问题、说是订了其实没订。我准备打个电话过去酒店,希望不要出幺蛾子。


关注本公众号“zz_buchuo”、加星标,听我讲完搭乘火车走遍美国的故事。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对照组:一日看尽长江黄河

2023年盛夏,我第一次搭乘长途高铁,花了10小时从广州去济南。全程两千多公里,大概是纽约市到新奥尔良的距离,但乘Amtrak的新月号需要30+小时才能到达终点(见《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I》)。读书时候从济南到广州是抢特快火车的硬座票,一天一夜的路程,南中国在夜色中隐身。所以这次我非常期待亲眼看看一路的大江大河。 ​ 清早出发,火车一

火车走遍美国:后记 这四维世界处处稠密

2023年夏初,我搭乘美国铁路Amtrak绕着美国大陆走了一个巨大的8字、四渡密西西比河。这一场一生仅有一次的旅行,我本身并不是抓马体质,竟也看到听到了如此多的超乎想象的人生故事。“在这些长途火车的车厢里,在污浊的空气中,我第一次真正看到美国,一个很多人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很多人很保守、很多人有毒品问题且彼此毫不融合的散装美国。” (引自《火车走遍美国:序 Pretend it's a nation

火车走遍美国:东北海岸线号

接上篇《火车走遍美国:湖岸限定号 II》 继续走路去酒店。路上人不是很多,有黑漆漆的一段,心里还是紧张了一下。​顺利入住。 躺床上的时候,已经夜里11 点多了。把脚垫起来(最后一段火车脚一直是肿的),沉沉地做了很多梦,4:50迷迷糊糊爬起来上厕所,完了继续做很多梦。8:10 闹钟,8:20 起床,8:40收好东西退房,发现外面下大雨,我勒个去,失算了… 酒店门口窄窄的区域,挤满了打车出发的人们。要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