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火车走遍美国:海岸星光号 II


到了 58 号公路另一边,旁边有小溪叫Lost Creek,一个让人惆怅的名字…火车继续往Eugene方向前进。说起来,美国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喜剧电影之一“Animal House”就是1977 年秋在Eugene地区拍的。


Rattlesnake Creek(这个名字很惊人,我查了查俄勒冈州真的有响尾蛇,Western Rattlesnake / 学名Crotalus viridis)附近有个果园,树都一边大小,很整齐,但我并不认识是些什么果树。流经Jasper的这条河也不知道叫啥名字,河里有人玩皮划艇…地图上到更下游Springfield 那里标了个Willamette River,所以这可能是著名的养活了俄勒冈70%的人口的Willamette河刚刚开始的样子?北边有条河叫 McKenzie River,这是不是贝索斯前妻的姓来着?快速手机搜索了一下,确实是。


车厢里有点冷,我手一直没暖过来。俄勒冈州的地形略奇葩,地图上从左到右大概是太平洋沿岸山地、谷地、山地、高原/丘陵的地形,几乎全部是绿色,也就是说森林覆盖率非常高(后来查了一下,差不多要50%,是美国第一的木材产地,还出产了美国95%的榛子,果然林业发达)。


去上了个洗手间,回来经过自己的座位,突然觉得刚刚那个吹口哨的黑衣胖子就是头天晚上在我旁边骂人打呼的大只女。她右手小臂全纹身。


到 Eugene 这座小城(这么说可能太不敬,毕竟是本州第三大城市),慢慢进站,铁道边涂鸦很多,已经可以看到流浪汉的帐篷了。起身想去一层的Cafe买个泡面啥的,发现Cafe关着休息中…火车Cafe这工作也太好做了吧…


查看地图,车站旁边一个有个Growers Market, Morning Glory Cafe, Black Wolf Super Club, Time's Trims Barbershop,名字取得都很好玩。远处还有个 Smith Family Bookstore 书店,这么小城也还有实体书店活着,不错不错…右侧的树林里有个豪宅博物馆Shelton McMurphey Johnson House,不知道这人是谁?搜了一下发现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买地建房的人Dr Shelton、继承房子的他的女婿McMurphey、买了女婿房的Johnson。

刚出来Eugene没多久,在Irving临时停车等51号火车先通过。广播还说接下来转28 号火车的人会错过火车(我看了一下这就是我明天要搭的去芝加哥帝国建造者号火车)。28 号火车应该是4:45PM发车,这样的话看来本次火车至少已经延迟一小时到站了。


从地图上看,Eugene往北到 Salem(州首府、第二大城市)、继续往北直到 Portland(本海狸州第一大城市)看着是一片山谷平地,看着特别平…旁边都是大片的农场、果园,轨道一条直线上去,但是火车跑的并不快。全州没有多少平地的样子,但俄勒冈州竟然有众多葡萄酒厂(全美第四大葡萄酒产地),还是全世界最大的草种产地。


身后一位声音略沙哑的女士开始打电话问今晚酒店,看来是本来要坐 28 号火车往东走的人。下面有一站叫Albany哈哈哈,这不是纽约州首府名字吗(手动狗头)。后来我才知道,Portland当年建市时在Portland和Boston两个名字抛硬币得到了Portland的名字,而比波士顿更东北的缅因州也有个Portland市——美国人取地名实在是没什么想象力。过了Albany这站,后面在左侧又开始有点小坡了,一些房子在坡上,但右边还是很平很大片农场。


在 New Era附近看到一个集装箱做的房子,就是个集装箱放在那儿,没什么设计感,不知道是什么人住在里面…Williamette River看着不宽、好像很深,很平静…火车沿着 99号公路走、贴着Williamette River蜿蜒。河上很多人划船玩,还有摩托艇、钓鱼的小船。有些小艇的屁股后面伸出一丢丢板子在水里,有人站板子上玩(是在泡脚嘛?不是很理解)。


看到一个环形水坝Willamette Falls Dam,还有废墟Willamette Falls Legacy Project,河里有片建筑叫Willamette Falls Historical site。


前面经过一条支流Clackamas River,规模很小。顺着 205公路,这是绕到了 Portland的东南面…桥下有很密集的流浪汉帐篷。


205公路和224公路交叉点有很多蓝色的挖掘机,各自举得高高的,看着甚是有趣…然后往西北拐,沿着 224 继续前进。从 Westmoreland Park旁边路过,感觉波特兰就快到了。


回座位收东西准备下车,发现胖姐(当然,可能是胖妹,脸上胶原蛋白挺足的)不在座位上(她的脏包还在),但是我放自己座位上的袋子被提到了她的座位上,座位下面垫腿的板子也被拉出来了,看来有人坐过我的座位…余光注意到过道另一边的座位换人了(本来是个瘦胡子小哥),俩胖胖的人在那儿聊天,瞥了一眼发现是胖妹跟疑似昨晚背后那个很臭的胖男,他们聊天也听着不像是熟识的朋友。


胖男指着桥下的帐篷说这里有很多流浪汉homeless很脏,胖妹顿了顿很认真地说:“I consider myself homeless. It's not homeless that made it dirty. It's the people who throw things out of their tents that made it dirty. It's not homeless. It's the people.” 大概是“无家可归不脏,但是有人在帐篷外乱扔垃圾所以脏,是这些人脏”。​这个逻辑,额,我反正没get到。我心里想着,看来你是不知道自己身上很臭…


我准备拖箱子走了,胖妹突然抬起头笑着冲我说,你真幸运!你的车票没了,我以为你之前下车了。我意识到她在跟我说话,嘴上回“thank you for keeping an eye on it”,心里想着,原来你是准备把我座位上的东西提走啊,幸好我比你早下车、把袋子拿回来。不知流浪汉是不是有顺手牵东西的习惯(想到这里我又觉得自己听上去太privileged太没有同理心)…


胖妹脸上好几个钉,其中两腮上两个酒窝各一个银钉。她其实正常说话声音是好听的,笑起来也算可爱,实在是很难让人跟昨晚粗着嗓子爆粗口还打呼的那个aggressiveness形象联系起来…她左小臂纹身纹满,右小臂纹了一多半(还有些空白,估计还在纹的过程中)。前倾时她露出后背上印的大麻叶子图案,所以,她确实就是之前车厢里戴头巾戴墨镜吹着口哨路过的胖子。


从Steel Bridge穿回 Williamette River 另一边,进到Old Town,桥上可以看到 NW Broadway Bridge(Portland除了自行车很有名,还以桥多闻名)…河上有几部摩托艇。在走道里排队等着进站下车,后面一老太太说这河又深又冷又深又冷,重复了好几遍,她1985年离开的波特兰…


下桥右拐就进站了。天还早,车站外面看着还挺干净,酒店离车站走路十分钟,我于是想碰碰运气走去酒店。刚走了一条街,街上出现帐篷,我发现周围几乎没有走路的行人,心里顿时紧张起来。一路走来,遇到两处大麻味很重,遇到两三个看着正常的走路的人,三五辆车,至少十多个流浪汉。


他们有的在帐篷外不知道聊什么,有的并排睡在地上,有的就坐在地上发呆。共享单车的自行车架上一辆车都没有(biketown看不到自行车?!),我甚至连想到了末日电影里的废土城市。没错,这个城市给我一种僵尸城市的感觉,跟2019年春天来的时候感受截然不同,毛骨悚然。


去酒店放下东西,走路去Jake’s famous crawfish吃海鲜,发现店里人很少,我看天气不错就坐外面,希望不要路过奇怪的人——行人也还是很少,这本该是热闹的游客区…点了招牌 stuffed halibut和小龙虾,都非常非常难吃,服务员也半天不来。实在气不过(我是绝不能亏待自己的肠肚的),我决定去另一家评分很高的泰国餐厅再吃一顿。穿过条条街道,人烟稀少,终于平安抵达,结果餐厅今天不营业,我可实在太气了。于是决定走去Whole Foods超市买吃的。


躺平伸开腿睡觉的感觉实在太好了。第二天,我走路去办公室打卡,就在先锋广场旁边。Security小哥搞了个很 fancy 的上卷胡子造型,我好奇问了问怎么做到的,他说需要用很硬的蜡、而且不耐高温,下面的长胡子也需要打理,皮肤需要摸润肤乳啥的。小哥牙齿有点歪有点坏。


有个在零食饮料区打扫卫生的小哥,亚裔,搭讪了几句,给我指了有个密室secret room,一面挂着狗图片的墙中间有个门可以开。办公室还有个桌游房、很多毛线,有个 music room,有个电动房。我在墙上书架看到有一本中国人移民的中英双语书/画册《Dream To The West》。


出来在十字路口等车去我心心念念的日本花园(Japanese Garden)。一个坐在地上的白人流浪汉大声喊我、要 donation,我无视直接走过,结果这人开始大声咒骂“就是你们这些人来到这个国家才让我们没工作!!!”他狂怒。我快走几步换了个位置等车。


日本花园外的Rose Garden正是季节,开着好多好多好多玫瑰,太好看了——上次来波特兰的季节不对、玫瑰都没开…疯狂拍了很多照,又买了一个新的玫瑰戒指作为旅行纪念品。Japan Garden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有一处新的许愿篱笆,挂了好多愿签。我在园子里慢慢走了两圈,又疯狂拍照,给上次一起来波特兰玩的朋友看。


打车回酒店拿行李(又是一辆特斯拉),大姐听说我要坐火车去芝加哥,就说自己儿子去波士顿读医学院、很优秀,并且她可能也考虑坐火车去波士顿。4:20PM从酒店打车去火车站,小哥听我说坐火车、48 小时去芝加哥,惊了足足三十秒。


进站,看闸口,直奔 5 号门候车排队。有一堆衣着很嬉皮士的人,纹身、头巾,看着都很活泼外向,都是搭乘这趟列车的人,都在乱七八糟聊天…前面一发型精致的 POLO衫年轻白男,右边过道一纹身大叔留胡子带了冰盒装食物、正在打电话报平安,他还老是吐唾沫(可能是烟民习惯?)。更前排一个蓝领壮士(真的很壮),跟人聊自己的各种handyman工作,一小时$85块(好高的薪水!)。


不知道帝国建造者号能不能准时发车?



关注本公众号“zz_buchuo”,听我讲完搭火车走遍美国的故事。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对照组:一日看尽长江黄河

2023年盛夏,我第一次搭乘长途高铁,花了10小时从广州去济南。全程两千多公里,大概是纽约市到新奥尔良的距离,但乘Amtrak的新月号需要30+小时才能到达终点(见《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I》)。读书时候从济南到广州是抢特快火车的硬座票,一天一夜的路程,南中国在夜色中隐身。所以这次我非常期待亲眼看看一路的大江大河。 ​ 清早出发,火车一

火车走遍美国:后记 这四维世界处处稠密

2023年夏初,我搭乘美国铁路Amtrak绕着美国大陆走了一个巨大的8字、四渡密西西比河。这一场一生仅有一次的旅行,我本身并不是抓马体质,竟也看到听到了如此多的超乎想象的人生故事。“在这些长途火车的车厢里,在污浊的空气中,我第一次真正看到美国,一个很多人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很多人很保守、很多人有毒品问题且彼此毫不融合的散装美国。” (引自《火车走遍美国:序 Pretend it's a nation

火车走遍美国:东北海岸线号

接上篇《火车走遍美国:湖岸限定号 II》 继续走路去酒店。路上人不是很多,有黑漆漆的一段,心里还是紧张了一下。​顺利入住。 躺床上的时候,已经夜里11 点多了。把脚垫起来(最后一段火车脚一直是肿的),沉沉地做了很多梦,4:50迷迷糊糊爬起来上厕所,完了继续做很多梦。8:10 闹钟,8:20 起床,8:40收好东西退房,发现外面下大雨,我勒个去,失算了… 酒店门口窄窄的区域,挤满了打车出发的人们。要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