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火车走遍美国:帝国建造者号 II


火车在岭上,越过 Middle Fork Flathead River,水流不大,河面宽阔。火车往下看谷底河水依然清澈见底,底下看着都是小石子…山上山下都是密密的瘦高笔直针叶林。沿着河(一开始没信号,看不到是啥河…很快就破案了,还是 Middle Fork Flathead River),旁边就是Rt 2公路。谷底河水是碧绿的,两岸以及水里很多岩石,很多碎石,偶尔露出全是小石子的河滩…水有时候又像是铜绿色。


我又迷迷糊糊睡着了…半睡半醒中,火车开过West Glacier 和East Glacier,在Glacier National Park两边,手机也一直没信号…睡着了也错过看冰川国家公园,略遗憾。当我睡醒起来,发现正在经过Blackfeet Indian Reservation大草原…有牧场了有信号了。车厢里有个还不会说话的小宝宝,一直在吵闹尖叫。


一直沿着2号路…过了Cut Bank又开始是大草原空荡荡,地势略略起伏,非常圆柔的线条。有栅栏,但是里面啥动物都没。有小山谷,偶尔有小水泊,但是没有溪流。


在Shelby停车。我下车伸伸腿,看到昨晚跟牛仔帽大叔聊得热火朝天的瘦高个大姐在跟一精致发型男聊天(牛仔帽大叔应该是后半夜就下车了),俩人边抽烟边聊。精致发型男的头发是染过的金黄色,外表整体看上去跟这趟车上的其他乘客有点格格不入。

Dunkirk(敦刻尔克?!当然不是那个著名的敦刻尔克)和Devon中间的大片平整草原很多都是收割了的,向外看去黄色比绿色面积大。快到Chester时外面一片金黄的地,不知是什么作物开的黄花。油菜花吗?


过了Highham,看到一排整整齐齐的 8 个大圆柱,估计是粮仓、草仓一类的东西。估计今天一天都会在蒙大拿州。


又看到一排整整齐齐的粮仓,这个整齐程度让人感到无比舒适。


路过Milk River(牛奶河,很传神的草原河流名字),弯弯曲曲在草原上,很安静的样子。河边零散有一些树…在 Havre之前临时停车,等货车先开走。广播说 Havre是个加油点,可以下车看看,估计有十分钟的休息…再下一个下车机会要等到黄昏时分、在下一个州了。


Havre南边不远是Upper Missouri River Breaks National Monument,一个有野生动物可以渔猎的国家公园,看着是密苏里河的源头保护区…但是Havre去加拿大比去这个国家公园更近。


下车溜达,温度还蛮高的,太阳晒得温热。有一群穿着传统衣服(都是浅浅的多巴胺色)的年轻男女,围了一个圈在那儿。车站有个老的黑蒸汽火车头,车轮子有一人高。


上车后,列车员要求座位合并一下、给一个大group让一让(后来数了数,大概 12 口,很多小朋友,成年女的盘头发戴小白帽),我就坐到前面精致发型小哥旁边。这哥们叫Jonathan,很外向很能聊。他说头发是染的,说想染成银色那种结果给搞成这个颜色。他本来发色的是深棕,胡子都还是黑色。后面一大家子传统族人,带了好几个娃,男的都剪了锅盖头发型,有点怪怪的。


越过 Milk River,有一大堆废弃轮胎,看地图是 Malta Tire Center…过了火车站就有个Great Plains Dinosaur Museum。前方路过 Lakewood Bowdoin ,湖有点干,很多地方露出白色的盐。Dry Lake Unit 看着很多地方干了。


过了 Beaver Creek,在Saco前面临时停车…继续开车,火车一直离Milk River 很近。Milk River旁边有一条绿带,两岸有树,出了绿带就是有点干的草原。

过了 Nashua,Milk River汇入Missouri  River,在南边的Fort Peck 进入 Fort  Peck Lake…Missouri River在东边这里,所以刚刚那个Upper Missouri River Breaks National Monument 其实是支流Milk River流域。


Jonathan上周刚满 34岁,生在英国但一两岁就来美国了,一大家子都在明尼苏达(他的终点站是 MSP,st paul - minneapolis)。爸妈才 50/51(所以是未成年就生了他)、都打扮年轻喜欢party、永远跟高中生一样。家里有姐妹,最小的妹妹今年10岁(Jonathan还给我看了他 FB 上妈妈和妹妹的照片,妈妈衣着果然很辣),有个叔叔只比他大几岁所以从小一起玩。但是他前段时间(大概15 个月前)突然搬家去加州Sancranmento,所以很多家人很生气、不理他了。


Sancranmento家里有两狗一猫(这也解释了他浑身包括袜子都粘了猫毛狗毛,搞得座位上也很多毛),两只柯基都是领养的,四个月前领的新一只柯基会咬人(他被咬伤了两次,还伸手给我看了新疤)但是前主人没说过这个问题,他只能认栽。四个月前德牧因为癌症去世了,骨灰有一部分撒在了加州海里、因为它喜欢游泳喜欢大海。


德牧生前喜欢吃牛排喜欢吃西兰花,之前他都带德牧一起上班,德牧就留在卡车后座睡觉…有一次他没锁车门,有人开车门想要偷东西,结果德牧扑出来把人扑倒了。那人还带了枪,报警叫警察,狗子没事儿,回家他就喂了狗子吃牛排。


Jonathan过三十岁生日时上了一天班,心情不好,但是前女友还有一众朋友给他搞了 surprise party。他喝得醉醺醺,第二天心情好点才跟当时的女票认真出门庆祝了一波。那天早上起来还问前女友昨晚朋友们搞的party他有没有have fun,因为他自己喝太多不记得了。


Jonathan喜欢看电影,基本每天一部,搬家前有几十个DVD,现在有各个流媒体平台的账号。他看不少恐怖片,喜欢haunted故事、喜欢vintage东西,但是怕黑、怕高、而且spiritual(我感觉这个组合很神奇,莫名有点人菜瘾大的即视感)。他说他在一个vintage store(二手商店/古董商店)买过一个镜子,结果回家各种怪事发生,橱柜什么的都莫名其妙开着门,他还反复实验过。等把镜子处理掉就好了…


他之前在Funeral Home上班,要帮逝者穿衣服化妆什么的,但是葬礼太伤心了。之前有个三岁小孩被自己爸爸卡车倒车碾死了,他觉得too much就不再做那份工作了…他说了两三遍,他很想要小孩,还问我对于生小孩是什么打算。我浅浅说,可能未来会去自己生一个吧。他恭维到:“你的小孩肯定非常聪明。你要不要给我生一个?”


聊到旅游什么的,Jonathan说想去欧洲、想去夏威夷。我就说夏威夷很好玩,Kuai岛很可爱。结果前面的花衫胖白大叔站起来扭头说,你们在聊Kuai嘛?我说是啊。原来胖大叔在那边住了十年,他是个老师,最近买了500块的Amtrak pass旅行(跟我一样,也合理,现在是暑假期间)…那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八成前后左右的人都在听Jonathan跟我聊天。


我掏出零食准备吃一吃,分了Jonathan一些坚果。又掏出梨子,他明显不知道那是个啥水果,我于是科普了一些水果(毕竟是年初刚刚列了一百多种水果单子的人,简直是信手拈来),包括荔枝啥的他都没见过。我挺惊讶Jonathan对水果的一知半解程度的。


去观景车厢坐着看风景,北境日落不容错过。Lanark附近有一个像电视上石油钻井那种机器架子,我一愣,难道这边有石油?过了Lakdside还没到Snowden的时候,左侧绵延一片黄白土岭,光秃秃的,还有水土流失迹象。


进入North Dakota州。刚过Buford时又在铁道边看到一个像石油钻井那样的机器,但是看着很小(当然可能是距离太远)…从前面Bainville开始,火车没有像2号公路那样走直线,而是沿着1804号公路在走。

进Williston前又看到一个小钻井机,这次我手机拍到了,放大了仔细看看。Jonathan一屁股坐在我旁边,说那确实是钻井机。他刚去cafe买啤酒喝,现在说话有点大舌头,还说自己被 cafe lady骂出来了——大姐问他对芝加哥怎么看,他说南芝加哥的人很不好,结果那黑大姐是南芝加哥人,Jonathan就被屌了一通。他于是很不爽。


我突然想到,这位大姐也许就是昨晚怒斥大声喧哗的人们的大姐,听上去气场很像。难道昨晚喧哗的人们里也有Jonathan…闲聊Jonathan问我多大年纪、说自己 34 岁,我让他猜,26,25,31,33,每个我都说可以的,笑而不语。


又看到好几处钻井机。Wheelock附近一家人后院有个巨大“汉堡”,旁边一个大箱子插着玉米秸秆,仿佛薯条,特别好笑。

McLeod Lake映着晚霞。


又是很多石油钻井,还有一些风力发电站。Temple附近莫名其妙很多树,但地图上也没看到河。


看到一个很大的油气加工厂,合理猜测很可能是油气加工,看了下地图应该是Pro Pipe Corporation…前面是White Earth,地图上是个长方形城市,很老,但是最近因为石油 boom重新焕发生机。过了Ross左岸突然很多小水泊还有水草,但是地图上没有标注这里有湖…依然能看到一些石油钻井。


9:45 才日落!大概是一路向东追赶太阳的缘故,日落很慢很慢。Idaho Waterfowl Production Area 附近的湖水比地图上面积大很多,看来附近水很足。火车沿着 2 号公路走… Pullen Waterfowl Production Area旁边的水也很多。地图上看,北面、南面,尤其是北面,全部是大大小小的湖。


跟坐旁边的黑妹闲聊。她24 岁,是俄亥俄州克利夫兰旁边的阿克隆人,勒布朗詹姆斯老乡!


关注公众号“zz_buchuo”、加星标,听我讲完搭火车走遍美国的故事。

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对照组:一日看尽长江黄河

2023年盛夏,我第一次搭乘长途高铁,花了10小时从广州去济南。全程两千多公里,大概是纽约市到新奥尔良的距离,但乘Amtrak的新月号需要30+小时才能到达终点(见《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I》)。读书时候从济南到广州是抢特快火车的硬座票,一天一夜的路程,南中国在夜色中隐身。所以这次我非常期待亲眼看看一路的大江大河。 ​ 清早出发,火车一

火车走遍美国:后记 这四维世界处处稠密

2023年夏初,我搭乘美国铁路Amtrak绕着美国大陆走了一个巨大的8字、四渡密西西比河。这一场一生仅有一次的旅行,我本身并不是抓马体质,竟也看到听到了如此多的超乎想象的人生故事。“在这些长途火车的车厢里,在污浊的空气中,我第一次真正看到美国,一个很多人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很多人很保守、很多人有毒品问题且彼此毫不融合的散装美国。” (引自《火车走遍美国:序 Pretend it's a nation

火车走遍美国:东北海岸线号

接上篇《火车走遍美国:湖岸限定号 II》 继续走路去酒店。路上人不是很多,有黑漆漆的一段,心里还是紧张了一下。​顺利入住。 躺床上的时候,已经夜里11 点多了。把脚垫起来(最后一段火车脚一直是肿的),沉沉地做了很多梦,4:50迷迷糊糊爬起来上厕所,完了继续做很多梦。8:10 闹钟,8:20 起床,8:40收好东西退房,发现外面下大雨,我勒个去,失算了… 酒店门口窄窄的区域,挤满了打车出发的人们。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