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火车走遍美国:堪萨斯城的两天两夜


Garden City之后,就是Kansas州了。被闹钟叫起来,没多久就到Lawrence,旁边是Kansas River,下一站就是Kansas City。这是密苏里州最大的城市(但不是州首府),横跨堪萨斯州和密苏里州(严谨一点说,应该是不同州的两座同名的城市隔着河挨在一起),位于堪萨斯河与密苏里河交汇处。


火车在城外磨磨蹭蹭的,各种临时停车,不知道在等啥,早上7:23了还没进站。我开始琢磨今日计划:下车看广场喷泉,去broadway办公室放行李,看图书馆、吃早餐、刷牙,公交去Baseball Museum(早上10点才开门),然后去 Arthur吃BBQ,结束回办公室拿行李去酒店办理入住,下午逛 Kemper,晚餐吃Jack Stack,第二天全神贯注逛纳尔逊(10-5)。完美!


下车进站。堪萨斯城火车站也是一个看上去历史悠久的建筑,里面一侧还有一辆旧时候的邮车。时间还早,我便看了一下这里展出的美国邮政系统的一些历史文物。堪萨斯城在西进时代是个重要的铁路交通枢纽。


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的。


滑铁卢1: 从火车站出来,地图上看着前方巨大的广场应该就是一战纪念碑以及城市广场喷泉,然而我出门啥都没看到——太远了。没想到中西部一个不大的城市,市中心广场修得这么宏大。我拖着行李实在不想去走路去找喷泉了,干脆直奔公交车站、先找到公司办公室。当我发现这里的电车、公交车全免费!!!时,我真的震惊了!!!穿着制服的非裔电车司机大哥很友善地给我指路,下车时候也额外提醒了我。电车里都是一些老人家。


然后就到了滑铁卢2: 下了公交车,拖着箱子走了几条街,我成功站在了一栋普通不高的商业建筑面前,门牌号是对的,门上也贴着公司标识广告,然而我找不到一个可以刷工牌的地方(是周末,前台也没人,虽然我不知道前台在哪里),也看不到任何门把手。我茫然站在那里,叉了一会儿腰,决定接下来就拖着行李了!先找了个cafe吃早饭、刷牙,再去看图书馆那面书墙(丑得全世界出名的建筑),一路都是砖铺成的路,行李箱和耳朵都有点辛苦。


这是在老城区附近,时间算清早,图书馆附近甚至有不少游荡的流浪汉,有几个遛狗的人,有一些狗屎。我一边留神走路,偶尔紧张,当看到有好几个店/建筑都号称是“纽约”来的、竟像遇到“老乡”一样不自觉微笑一下。


下一站,便是等公交车去Baseball Museum。公交车并不准点(但是它免费啊!还要啥自行车),等车的时候被一个镶了一颗金牙的黑胖哥们问我受洗了吗,晕…我其实是有些吓到的。当时碰巧一对衣着decent的黑人情侣也来等车,我拉着行李箱挪了一下位置,心里默默期盼公交车快来让我快快离开车站。


车终于来了!上车!十几分钟就到了。下车走两条街,就是黑人棒球博物馆以及爵士乐博物馆(在同一片建筑里面)。前台是个白人白胡子大爷,我问可不可以寄存一下行李,他很热情,还推荐我去火车站和一战博物馆看看。我笑说:“我刚从那边来,火车站确实很厉害!”


逛完两个博物馆,在烈日下拖着行李走路去Arthur,内心有个声音在尖叫“我一定要吃猪肋排!”上次在伯明翰找美国南方BBQ竟然没有吃到猪肋排,我怨念至今。路越走越偏僻、甚至有些尘土飞扬,旁边房子也都是低矮破旧,偶尔有车开过,除此之外无甚人气,我心里小紧张了一下。


终于到了店里,很多人在排长队。店面外面看还算大气,进去里面就是非常平易近人的装潢。简单的方桌子,各种朝向、各种组合,桌上放着大大的酱瓶,还有苍蝇飞过。墙上挂了很多照片,看着是非常多名人吃过的餐厅。由于是BBQ,都是事先烤好的肉和排骨,外加汽水面包薯条,组合非常多样(窗口上方可口可乐配色的菜单非常简单明了),几个伙计同时在忙活。他们在玻璃窗口后面根据点的东西剁剁剁夹夹夹收收收,一盒就备好了。后面还有伙计帮他们拿肉拿排骨。


买单小妹看着人很好。排我前面的是一家三代七口人,买了超多。我拿到自己点的几种肉,拿上塑料刀叉,隔壁的桌子几乎都是空的,可能已经过了饭点,可能是多数人都外食。我找位子坐下,试了两种不同的酱,太好吃了!!!抬头观察一下就餐空间,发现了奥巴马在店里的照片——可能是第二次跟奥巴马吃同款,上次是​波士顿的一间餐厅。


叫 Uber 去酒店,发现来的是紫红色牧马人,内心一阵激动“我终于要坐牧马人了!!”司机大爷须发花白但是看着很矫健敏捷。我说我特别喜欢牧马人车,问了他一些关于车的问题,大爷看着很为自己的车得意。大爷说这车是混合动力的,冬天开也没有遇到过问题。


到酒店,热。提着行李上楼,遇到一群伴郎统一着装出去玩。放好东西便下楼,准备去博物馆,电梯里遇到粉色长礼服裙的妈妈以及完全dresses up的爸爸和外公下楼,我说congratulations,妈妈挽上年迈体弱的外公,一脸骄傲地说是她女儿婚礼。


逛Kemper当代艺术博物馆,偶遇一艺术家带着学生表演舞蹈。逛堪萨斯艺术学院KCAI,一个gallery里有一位时装界已故知名校友的作品展,还想逛另一个gallery、结果是在布展过程中、不对外开放。附近有一些很古老的石头房子,还有一些看着比较新的公寓。我顺手打开Zillow,看了一圈附近几个区的房价,偶然发现一座豪宅在售,我有点怀疑是纳尔逊家的老宅。


回酒店抱上脏衣服走路去洗衣服洗衣服,再走去坐公交去CVS和Wholefoods买水买水果零食,然后提着两大包groceries去Jack Stack吃饭。店里同样排长队,但是我就一个人,于是可以直接在吧台坐好。点了他家的几种肉,吃肉吃顶了…吧台旁边一个Prada帽子女士和一个Gucci帽子男士在约会。


肚子撑到爆,天色已黑。我提上两大包很重的groceries往酒店方向走。附近是不小一片购物中心,旁边有片很大的社区公园,还有网球场。公园里有个喷泉,附近的座椅有些疑似流浪汉,还有一些散步的人们。一群非裔小孩在玩耍。我非常警惕地快步走着,不离人群太远,也不离人群太近。上坡,过马路,一路暴走,安全回到酒店。


第二天爬起来,我直奔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博物馆比我想象中的更大,建筑大、占地也大,两栋大楼之外有巨大的喷泉广场、整齐的大草坪,大草坪两侧还有长长的林荫道。来自中国的文物收藏极!其!丰!富!(其历史由来可以看央美美术馆网站的这篇文章https://www.cafamuseum.org/exhibit/newsdetail/2415),逛完至少需要一整天,5小时根本逛不完。


老馆是新古典主义建筑,1933年建成,里面北魏皇后礼佛浮雕墙十分震撼,水月观音雕像太太太太美,美得我半小时都走不动路,当场发愿我以后一定要再回来看菩萨。


正门朝南的大草坪有一片雕塑公园,有很多 Henry Moore的雕塑。楼南北草坪还散落着几个巨大的羽毛球(尺寸好像是世界之最),是大名鼎鼎的克莱茨奥登堡的作品。老馆东边有新馆,是Steven Holl设计、07年完工的现代建筑名作,室内室外都非常有层次。


闭馆时,太阳还高高悬在天上。我把雕塑园完全看完一遍,意犹未尽,就在外面大草坪上想找人拍照。大草坪上零零散散几堆人,有爸爸在跟小男孩玩棒球,有约会的,我看到旁边三个妹子,于是想过去问她们帮忙。我刚走近一下,立刻意识到其中一个妹子脖子上挂着一条彩色的手臂粗的大蟒蛇!我头发一下子竖起来,吓了个半死,脚步转了个方向、立刻绕开、去其他地方了。


然后就有了滑铁卢之3。我动身搭公交准备一探公司在堪萨斯城的另一个办公室。下了公交车,奔着官方地址暴走过去,沿路一边是非常小镇的平房商业区,宽阔的大马路上空荡荡的,偶尔有皮卡飙过。在阳光曝晒下走了二十分钟,我到达了地图显示的地址,绕了一圈,发现楼是空的。我最终没能打卡公司在堪萨斯城的任何一个办公室。


又扑了个空,于是就接着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吧:Q39烤肉。需要在居民区穿行。一个人走陌生的路,感觉遇到人心里会怕,没有人心里也怕。走啊走,各种走路,沿路一些新房子一些老房子,有的很好看,有的很破旧。终于拐到另一条大马路,继续前进,路过一片看着很气派、好像镇政府那种楼。在地图上瞧了瞧发现是个什么旅馆。


抵达Q39餐馆!虽然不需要排队,但是座位也几乎满着。我照旧一个人坐在吧台一角,点了烤鸡翅和 burnt end。等上菜的时候,旁边坐下一大哥,看着也是 travel 的,问我从哪儿来(看来我看着真的很游客),我说NYC,他说他也是,工作旅行。我们短暂交流了一下点什么比较好,我的肉就端上来了。吃好饱,剩下一个翅根我实在吃不动,就浪费掉了。


天还亮着。坐公交车回去河边的Plaza,下车去河边散步消食,准备慢慢溜达回酒店。河道上有很多座桥,有几处码头,好像是可以坐观光的小船,又好像是划艇训练用的。河道下去,沿河两边还有步行道。这座城市修缮得实在是很漂亮。


这时候,我突然发现一座桥头有俩雕塑好像兵马俑。我以为眼花了,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座友谊桥,有青铜的兵马俑。堪萨斯城跟很多城市是姐妹城市,其中包括西安,这座桥上有各个城市所在国国旗。站在桥上往四下看,干净的街道和步行道,热闹的商业区,历史建筑,社区网球场,大学校园,这座城市看着真不错。


沿着河堤走到William Volker Memorial Fountain,喷泉很大片,看得出当时设计的用心。路南是UWKC 校区,路名叫马丁路德金路。继续往回溜达,回到了纳尔逊博物馆。旁边的社区公园熙熙攘攘、声光大作,我仔细看了一下横幅,原来是夏季社区活动、在演莎士比亚,好像是他们夏天固定节目。满满当当很多人,绝大多数是白人,墙上都有路人在看。


我刚准备走去墙边也看一看,前方一只巨大德牧冲我狂叫,吓我一跳。狗子被主人迅速拉走了,我于是去占了她们之前的位置。这个莎士比亚是新编故事,服化道蛮有意思的。角落高高的架子上管灯光的小姑娘看着是初高中年纪,在架子上很大声地跟着唱跳,感觉每一句台词都很熟。戏里有个长腿王子,看着腿真的很长。堪萨斯城这边的居民的文化生活看着相当丰富。


清早打车去火车站,来了辆Tesla Y系车,属实没想到。一路没什么车,远远路过一战博物馆区,非常现代、干净利落的建筑群。这座城市长得不太像美国。我已经开始想念这座城市了。


下一站,猜猜我向东还是向西?


关注公众号“涓水常山”,听我讲完搭乘Amtrak游遍美国的故事。




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对照组:一日看尽长江黄河

2023年盛夏,我第一次搭乘长途高铁,花了10小时从广州去济南。全程两千多公里,大概是纽约市到新奥尔良的距离,但乘Amtrak的新月号需要30+小时才能到达终点(见《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火车走遍美国:Crescent新月号 II》)。读书时候从济南到广州是抢特快火车的硬座票,一天一夜的路程,南中国在夜色中隐身。所以这次我非常期待亲眼看看一路的大江大河。 ​ 清早出发,火车一

火车走遍美国:后记 这四维世界处处稠密

2023年夏初,我搭乘美国铁路Amtrak绕着美国大陆走了一个巨大的8字、四渡密西西比河。这一场一生仅有一次的旅行,我本身并不是抓马体质,竟也看到听到了如此多的超乎想象的人生故事。“在这些长途火车的车厢里,在污浊的空气中,我第一次真正看到美国,一个很多人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很多人很保守、很多人有毒品问题且彼此毫不融合的散装美国。” (引自《火车走遍美国:序 Pretend it's a nation

火车走遍美国:东北海岸线号

接上篇《火车走遍美国:湖岸限定号 II》 继续走路去酒店。路上人不是很多,有黑漆漆的一段,心里还是紧张了一下。​顺利入住。 躺床上的时候,已经夜里11 点多了。把脚垫起来(最后一段火车脚一直是肿的),沉沉地做了很多梦,4:50迷迷糊糊爬起来上厕所,完了继续做很多梦。8:10 闹钟,8:20 起床,8:40收好东西退房,发现外面下大雨,我勒个去,失算了… 酒店门口窄窄的区域,挤满了打车出发的人们。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