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沟通误区:未言明的假设

因为老妈的性格,我从小非常擅长follow instructions,尤其是在自己不懂的事情上,觉得遵照“专家”指示最安全(谁会愿意被责骂呢)。

小时候对烧火做饭没什么概念。我不知道锅里该加多少水或者煮多久,唯一会的是剁白菜猪肉饺子馅,因为只需要横着竖着翻面重复用力剁直到领导(我妈)验收即可。


有一年深秋的周末,初中的我遇到了一个难题。

这天,老妈买了一块猪皮,准备做猪皮肉冻。她把猪皮处理后,跟调料和水一起添到大锅里,向我发出了指示:烧火、熬猪皮肉汤。我拿玉米秆生上火,然后问老妈,要烧到什么时候呢?我想着计算一下要搬运几捆玉米秆进来,而且问清楚指示可以防止自己做错事挨打骂。

第一遍问,老妈没反应。又问,还是没反应。老妈被问得越来越不耐烦,眼见着脸拉得越来越长了,最终说,“烧到我回来为止。”我如获金科玉律,便坐下开始认真烧火。我那时候,还无法预见事情后来的走向——不可避免地滑向了滑稽。


那个下午,我不知道搬了多少捆玉米秆,遵照指示烧火,一口大锅从午饭后一直烧到了掌灯时分。然而左顾右盼也不见老妈回家,我心里一边焦虑(虽然没有表,但时间实在是太久了),一边不敢熄火(不遵照指示的话,一旦出了问题只能自己背锅),一边又不能离开烧着火的灶台出门找她。


邻居大娘来串门,看我蹲在灶台前烧火,问我妈去哪儿了。我哪儿知道?不过我一下仿佛找到了救星:

我说,俺妈让我烧火煮肉冻汤,说是烧到她来家为止。可是她一下晌都没回来,我也不知道她上哪儿去了,也不敢停下火,该怎么办?要不然大娘恁帮我看着火,我出去找找俺妈?


(下晌,山东方言,下午。)

大娘一听就笑了,她一脸不可置信,顺手掀开了锅盖,发现偌大的锅里只剩了一个锅底,也就一碗多点儿,猪皮早已被煮化了,夹都夹不起来。

“快别烧了!”大娘爆笑,她顺手舀了一瓢水进锅里,锅兹拉兹拉地响。她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笑出来了。“幸好没把锅底烧穿。我给你看着门,你去吆呼恁妈去吧。”


(注:吆呼,山东方言,喊。)


我沿着胡同串门子,跟小蝌蚪找妈妈似的,“大娘,恁看着俺妈来没有?”穿过四分之一个村子后,终于在三大娘家门口发现了正在闲聊的老妈。我又委屈又小心翼翼地说:“妈你怎么还不回家?你叫我烧火烧到你回去,XX大娘才刚看了看,锅已经烧干了。”


老妈自然也很震惊,她哭笑不得:“谁让你烧火烧那么长时间的?你是个嘲巴?”起身回家。

(注:嘲巴,山东方言,称呼缺心眼、智力障碍或精神障碍的人。)


那天的猪肉皮汤就这么被我煮废了。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白天时只是觉得我问的烧多久的问题太低级,只是不耐烦而随口说“烧到我回来为止”,哪里想到我真的能烧那么久。我都上初中了,怎么会没有这样的常识呢?怎么就能真的烧到她回来为止?老妈又气又觉得好笑。

而我自然也很委屈——明明严格遵从了指示,结果却很糟糕。汤烧干了,猪皮冻没了,我也被臭骂一顿。老爸那天回到家后发现气氛诡异,一脸懵逼,了解前因后果之后也没忍住笑。不过他主动站到了我的一边,跟老妈说:“谁让你一开始不跟人好好说明白的,不赖小XX。”老妈:“怎么连掀开锅盖看看都不会吗?”


老爸转头跟我说:“你也太听话了。”



非常擅长follow instructions(把自己能做的部分做到好)本身是不错的,但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且迷信权威不知变通时,就很容易跑偏。而一旦信息错误,自己也没有中途检验的意识,最后结果可能相去甚远。


所以,还是得搞清楚what success looks like——一旦对目标结果有了清楚的认知,就更可能问到正确的问题,就可以瞄准,就可以在跑偏时及时校正。


比如,我那时候不应该问老妈“烧火烧多久”,虽然烧火时长是更容易量化的指标,但其实与煮汤的效果不直接相关。我该问的是,沸腾一段时间后锅里汤的“水位”下降到什么位置时停下续火。

而处在“权威”“领导”“专家”的位置上,可能是少假设一些事情——很多东西可能专家自己觉得一目了然,但对于别人并不是常识。如果既不micro manage又想要事情不要办砸,可能还是得授之以渔,把对于目标认知的gaps搞清楚。


------------全文完------------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成年了,这108题你会做了吗?

在变成(中国)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之后,好像人们就要立刻从身心各方面变成"成年人"来做事。这其实是一个需要学习练习的成长过程,但是一般学校教育从来不包含这些(不知道大城市的那些名校初高中会不会好些)。学校教育之外,很多人也得不到系统性学习练习这些成年人“知识点”的机会或者资源。农村、小镇、经济欠发达地区长起来的孩子,进入城市上大学,立刻就面临“如何在城市社会生活中有得体的成年人言行举止”的课题。我从

72天访谈72人:高考后以及大学后,他们走了什么样的个人道路、长成了什么样的大人?

写在前面 从时间和社会维度来看,高考对很多人都是一个人生节点(当然,也有很多学子选择了职业教育,见《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无论高考后如何做选择,我们都一脚踏入成年世界。时间滚滚向前,高考之后,我们不再有规整的集体学习生活规训,仿佛火车、公交车抵达终点站,我们到站下车,前方不再有轨道、路线,甚至不再有能看见的路。每个人都将慢慢独立地去探索自我,变

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

宫师姐按:这是本系列采访中最难、难倒我的一次采访。#致正在小镇做题的高三生#系列采访,原本都只是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中的朋友们回顾他们大学前后的人生选择。我们都知道,在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之外,还有职业教育体系存在、覆盖了非常大的学生群体。我对普通高等教育之外的职业教育一无所知。 初联系到姜教授时很兴奋,下一秒就立刻发现,我甚至都不知道应该问一些什么样的问题、问多少问题才能达到足够“扫盲”的信息量。实际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