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

宫师姐按:这是本系列采访中最难、难倒我的一次采访。#致正在小镇做题的高三生#系列采访,原本都只是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中的朋友们回顾他们大学前后的人生选择。我们都知道,在普通高等教育体系之外,还有职业教育体系存在、覆盖了非常大的学生群体。我对普通高等教育之外的职业教育一无所知。


初联系到姜教授时很兴奋,下一秒就立刻发现,我甚至都不知道应该问一些什么样的问题、问多少问题才能达到足够“扫盲”的信息量。实际上,在采访之前的沟通中姜教授作为资深从业人士为我做了很多详细的“科普”,即便如此,在后续实际采访的过程中,我们依然发现彼此的“脑回路”十分之不同。消化了(我以为的)姜教授的“科普”内容之后,我努力提出来一串问题,依然是自己在普通高等教育打磨之下的问题思路,因此很可能并不能完整并有深度地展示职业教育系统的特色与魅力。有些遗憾,但是我尽力了。


真诚感谢姜教授的时间,给我这个完成采访并分享出来的机会,让更多的人了解国内的职业教育体系。


分享时间:2023年6月

姜晓敏教授简介: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上海市贸易学校原校长,上海市特级校长,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全国教育科研先进工作者,兼任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职业教育硕士生导师。曾担任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教学工作委员会教学管理研究会常务理事、全国食品工业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兼食品安全与检测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等。



采访原文



宫师姐:好的,我这边录音开始了。谢谢姜教授愿意过来分享职业教育体系的概况。先请您简单自我介绍一下?

姜教授:我从事教育工作30多年,经历了职业教育从专门培养干部非常的辉煌时期到萎靡阶段,再到现在被政府越来越重视,对职业教育有着深厚的感情。也看到了职业教育帮助过很多年轻人走向成功。去年我退休离开了学校,现在有了更多机会跟企业打交道,跟企业沟通,跳出教育圈子来看职业教育,深刻了解到企业对高素质高技能人才的那种渴求。

宫师姐:谢谢您过来分享。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职业教育系统是一个怎么样的教育系统?比如有一些什么样子的学校级别,每一级怎么考,什么样子的生源等等。

姜教授:职业教育是跟我们所熟悉的普通教育同等重要的一种教育类型。职业教育体系由职业学校教育和职业培训两部分组成。


职业学校教育主要分为中等职业学校教育(相当于高中层次的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学校教育,其中高等职业教育由专科、本科及以上教育层次的高等职业学校和普通高等学校实施,现在还有专门的职业教育研究生。也就是说学生通过高等职业教育也可以读本科甚至研究生。


学生怎么考取职业教育体系内的学校呢?学生初中毕业可以报考中等职业学校,在上海主要是通过全市统一的中招考试来报志愿。学生可以选择3年制的中等职业教育专业,也可以选择5年制的中高贯通专业,也就是前3年在中职学校,后2年在对应的高职院校学习,毕业后有大专学历;还可以选择7年制的“中本贯通”专业,也就是3年在中职学校,4年在对应的本科院校学习,毕业后可以拿到本科学历和学位。


学生可以通过普通高考考取高等职业院校,此外,还可以通过职业教育自己的“文化素质+职业技能”高考,也就是除了语数外的成绩,还要加上一些对职业的了解、职业能力的一些考试。高等职业院校的生源主要包括普通高中毕业生和中职学校学校毕业生,还有部分下岗失业人员、农民工、高素质农民等社会人员。


职业教育的跟我们普通教育的区别在哪里?我们普通教育说主要是打一些基础。职业教育它语数外文化基础课也要学,像中等职业教育大概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学一些与高中语数外等类似的课程,另外的50%是在学跟职业有关的一些的专业技能和专业能力,包括职业技能的训练。我们认为,有些职业是要孩子从小开始学的,考虑到学生对职业的掌握规律,例如上音附中、马戏学校等学校的学生就是从初中甚至更小的时候开始训练,这对他们未来职业生涯的发展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


除此之外,职业教育体系还包括非学历的职业技能培训。比如说有些人到企业去工作了以后,因为一些工作的要求,他们还需要回到职业院校或培训机构去培训一些技能。职业培训也是职业教育体系的一部分。好多职业院校既做拿学历的教育,也做面向社会招生的职业培训。职业培训不是拿学历的,而是短期的的专门技能培训。


宫师姐:我们普通教育系统里面有中考、高考以及考研都是相对固定的一个时间,那么职业系统的每一次升级的一个入学考试也是相对固定的时间设置吗?在每一个阶段的学期设置是怎样的节奏?

姜教授:读中等职业学校,学生要参加普通教育系统里的中考,然后填报志愿。各个中职学校根据成绩来录取。以我现在所在城市上海举例来说,好多小孩就放弃了考高中,因为他们对某个职业感兴趣,或者是觉得高中这边内卷太厉害,那么他们根据自己已经决定好的职业方向,直接就是考一个“中本贯通”或者“中高职贯通”。想从事某个职业方向、不走学术研究者那条路,那么这些小孩在初中毕业的时候,他们可以直接选择“中本贯通”的。


读高职院校,前面提到了学生除了可以通过6月份的普通高考和1月份的上海春季高考(主要是应用型本科高校面向普通高中学生招生),还可以通过职业教育自己的高考。在上海,学生还可以通过3月份的专科层次依法自主招生(简称专科自主招生)和5月份的招收中等职业学校应届毕业生考试(简称三校生高考)。


宫师姐:读研究生的考试是怎样的呢?

姜教授:研究生的考试是全国统一的,标准和要求跟普通高校研究生招生一致,只不过选择的专业是职业教育相关的。教育部陈子季司长说:“未来,将探索支持高水平大学联合重点行业企业招收在生产一线有一定工作经历、特别优秀的高职毕业生,以校企合作项目制方式培养专业硕士学位研究生。” 研究生更注重于理论研究,所以现在的职业教育体系一般来说大多数是到本科,有专门的职业本科学校。​现在研究生比较少。


宫师姐:从学费的角度看,职业教育跟普通教育相比,它的学费是处在一个什么水平?

姜教授:中等职业学校学费和普通高中基本相同,还要看学校的等级和办学性质,一般来说民办的学费要贵很多。比如在上海,国家重点中职校一年是4000元左右的学费,普通中职校3000左右,艺术类学校和专业学费会高一些。但一些加工制造类专业和现代服务类专业共80余个是政府奖励专业,纳入免费教育范围。如果学生是来自农村、海岛、家里经济条件困难的,那么也可以免学费。


大学的收费就是我们熟悉的普通大学的收费标准,相对来说,民办大学的学费要贵很多。


宫师姐:职业教育它算是公立教育还是一个民办教育?老师们都是一些什么样子的背景?

姜教授:这个问题可以类比来理解一下,普通高中既有公立的也有私立的。职业教育学校大多数是公立的,它主要靠政府的拨款和很多补贴来做。也有我们说民办职业教育,它的收费就要比公办的高出很多。现在我们民办的和公办的它们收费差别很大。

老师的来源主要有两个渠道,一个是普通高校本科、硕士和博士毕业生,另一个是有企业工作经验的技术和管理人员。

宫师姐:上海之外,国内在不同地区不同城市的职业教育发展是水平是大致平均的吗?还是说有一些地区的职业教育特别发达?全国各地不同地方的职业教育发展水平是怎样分布的?

姜教授:就全国来看,职业教育发展水平还不是特别均衡。有些地区它的职业教育发展得非常的好,像深圳、江苏、浙江、山东等。职业教育的发展,它跟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经济发达的地区,它对职业教育人才的需求量比较大,实训机会多。我觉得职业教育跟普通教育水平的大概分布是差不多的。

宫师姐:像比如说高考的话,它是有一个生源地的限制。职业教育会有这种跨区招生吗?在各个级别都会有跨区招生吗?会不会有一些像高考生源地这样子的限制?

姜教授:职业教育也有生源地的限制。发达地区对全国的招生有一定的数量要求,比如上海中职主要面向云南等地区对口招生。符合招生条件的,没有上海户口的随迁子女也可以报考职业院校。


宫师姐:这样听上去,考高职考本科的时候,也不是全国统一卷?

姜教授:和普通高考一样,也是分地区的,不是全国统一卷。


宫师姐:您能不能简单讲一下,学生在学校里面具体接受职业教育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学习和训练节奏?职业教育对学生有哪些素养要求,是什么样的评价体系?

姜教授:学生在职业院校主要学习语数外等公共基础课程和专业(技能)课程。其中实践性教学学时一般占总学时数50%以上,需要学生在校内外的实训场所进行实践训练。学生还有6个月左右的时间需要到企业顶岗实习。


职业教育我们强调的是“做中学”、“学中做”。有的时候可能做一个项目,在这个项目过程穿插一些理论。学生理解一个理论,不是在黑板上学习纯粹的纯理论,而是需要到实训室里边训练。孩子们在动手过程当中,也在理解这个职业要做些什么,掌握职业所需要的一些专业知识和职业技能。他们还有一部分时间是到跟所学专业完全相关的一些企业去实习或者实训。所以职业教育关注学生的动手能力培养,未来职业发展需要什么,就学习什么。所以他们专业学习内容是紧跟产业发展来调整。


宫师姐:能不能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近年来以及从现在往未来看,有哪一些的专业是比较热门的?

姜教授:我说实在的,我不太赞同大家说看哪些热门就去。谈到职业教育,一直都很多家长问你们学校或者你们哪些学校它的专业特别好。我是觉得选择职业教育的专业,应该根据这个小孩自己的兴趣、个人能力的发展来选。


比如说有些小孩特别善于跟人交往,交际能力特别强,所以他们可能更适合那些需要跟人去打交道的职业,建议他们应该去考这些。职业教育是跟将来的职业有关的。有些小孩比如说特别害怕去交际,但是很安静、坐得住的,那么建议他们可以去学习要专门独立去思考去完成的这些专业,比如可以做计算机编程。还有一些小孩,他们动手能力特别强的,就可以去做一些动手能力强的一些工作,比如做一些机械的搭建。有些人特别喜欢厨艺,愿意去做一个大厨,特别喜欢去做这种美食,对艺术也很有感觉,也特别有创新能力,也会做得很好。


职业教育如果你一定要问我哪些热门和不热门,它一定和未来产业人才的需求有关。比如说现在人工智能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现在越来越多的学校在开设这方面的专业了。有些专业的热门程度,会随着行业的兴衰和技术的发展而变化。比如说原来非常热门的金融专业,现在不太热门,因为现在银行它越来越多地是通过机器人等更多做自助服务,柜台的人员越来越少。原来可以去到银行做这一方面工作的人员需求下降了,逐步地不需要那么多人了,所以热门专业一直在变化。未来某一个职业的就业特别好的,那就会是职业教育所热门的专业。

宫师姐:您提到这些不同的专业,那学生在高中或者是本科的时候,他们可以自由选择专业、自由换专业吗?他们可不可以选双专业之类的?专业选择跟升学是有关系的吗?

姜教授:从目前的职业教育来说,它非常鼓励学生去学习、选修不同的课程,学校有很多选修的拓展课程,学生可以自由选择。比如说一个学生是学习电子商务的,TA同时也可以去选择一些食品、计算机的一些选修课。现在的就业领域,非常欢迎有复合能力的学生。未来的职业,技能叠加得非常厉害,它不是纯粹的要求某一种技能。举个例子,比如说现在的食品专业,也是需要学一些商务类的东西,就说我不仅要能把这些东西做出来,我还要知道怎么去把它去销售出去,或者我要知道在艺术上怎么做个性化的一些设计,这方面的专业拓展课程非常多。


有些学生完全是根据自己的兴趣,可以去选择艺术、音乐这方面的课程。我们认为良好的职业素养对他们未来发展是非常好的,学生不一定是只做某个专业的专业能力的训练,他们完全可以跨专业去学习,学校也提供这方面的方便。

转专业也是可以的,各院校有不同的要求。

宫师姐:在就业方面,如果是普通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出来的话,他们毕业的工作不一定会跟本专业相关,那么职业教育体系的毕业生是怎样的呢?

姜教授:从近年全国的数据统计来看,高等职业教育学生的就业率,要高于普通高等教育大学毕业的就业率,因为就业市场对它的需求量大,甚至于有些专业特别紧缺。跟普通本科的区别就是企业选择职业院校学生要看学生在某个专业领域里的学习程度怎么样,会更注重动手操作等职业素养,能力特别强的学生就特别抢手。一般来说就业好的一定是跟它的专业比较对口的。


宫师姐:从您的教育经验来看,有哪些常见的大众偏见,您可以帮忙“扫盲”一下?

姜教授:确实存在一些偏见,有些人认为因为小孩学习不好、没办法考上比较好的高中大学,无奈才去选择职业教育。这个实际上对小孩也是灌输了不好的潜意识,小孩可能就认为自己是一个失败的人才去选择职业教育。现在越来越多明智的家长,他们觉得可能我小孩与其去拼独木桥,不如早一点就选择职业去学习,所以现在上海有部分学生,尽管成绩不错,他们中考成绩可以达到区重点高中,但是特别喜欢某个专业,也不想去高中去内卷,他们就会在中考的时候选择去考一个职业教育的“中高”“中本”贯通专业,等于说这时候已经确定了未来大学和专业。


我是觉得人的特点或者擅长的是不一样的,有些小孩记忆特别好,也有一定的逻辑能力,所以他们擅长语数外的学习。有些小孩可能艺术方面特别好,但可能在数学逻辑上弱一些,他们不是纵横全面的,但是某个方面特别厉害。我是觉得这一种孩子就可以去学职业教育,学某个领域里边对其他方面要求不是特别高,能发挥出他们的特长,在这个领域里面他们可以做到非常非常厉害的程度。读书不好的才去选择职业教育,这是一个常见的偏见或者误区。

另外,有些人觉得选择职业教育会被人瞧不起,因此,要咬着牙去挤独木桥。我倒觉得错位竞争,理解自己的特点和特长才能充分挖掘出潜力。


真正来说对职业教育偏见,之前很多,比如说中小学更多去鼓励学生拼普通教育,现在这一块的偏见越来越少,因为国家非常重视职业教育,也出台了一系列的鼓励政策,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坚持服务学生全面发展和经济社会服务。职业教育要求跟产业结合起来、融合起来,它的职业课程设计与产业的结合更加紧密,教的东西是整个产业发展所需要的。


宫师姐:从您的角度,您还有其他想要补充的吗?

姜教授:我觉得职业教育更加注重学生对未来职业生涯的规划,从他们自身的角度,考虑未来自己想从事一个什么的工作。第二个是学生的个人兴趣,他们对某一项东西特别热爱,这样进入到职业教育学习是非常好的。如果这个孩子是更偏重于说将来我搞研究型的工作、做学术,那么我是觉得他们应该从走普通高等教育育。当然,职业教育不是不注重学术研究,它是更注重于对某个职业的深度了解。


最后,想对今年参加高考的同学们说,千万不要认为没有考上好的大学这辈子就完了,条条大路通罗马,职业教育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哦。


宫师姐:好的,谢谢您的分享,我就先录到这里。

采访结束


如果你有所收获,欢迎分享文章到你的朋友圈子。关注公众号“撞墙笔记”,私信宫师姐、分享你的读后感。

1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成年了,这108题你会做了吗?

在变成(中国)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之后,好像人们就要立刻从身心各方面变成"成年人"来做事。这其实是一个需要学习练习的成长过程,但是一般学校教育从来不包含这些(不知道大城市的那些名校初高中会不会好些)。学校教育之外,很多人也得不到系统性学习练习这些成年人“知识点”的机会或者资源。农村、小镇、经济欠发达地区长起来的孩子,进入城市上大学,立刻就面临“如何在城市社会生活中有得体的成年人言行举止”的课题。我从

72天访谈72人:高考后以及大学后,他们走了什么样的个人道路、长成了什么样的大人?

写在前面 从时间和社会维度来看,高考对很多人都是一个人生节点(当然,也有很多学子选择了职业教育,见《普通高等教育之外:访上海市产教融合促进会会长姜教授、谈国内职业教育体系》),无论高考后如何做选择,我们都一脚踏入成年世界。时间滚滚向前,高考之后,我们不再有规整的集体学习生活规训,仿佛火车、公交车抵达终点站,我们到站下车,前方不再有轨道、路线,甚至不再有能看见的路。每个人都将慢慢独立地去探索自我,变

70号分享:从声乐特长生到社会学助理教授,她充满好奇心,一直坚定地追着自己的兴趣前进

分享时间:2023年6月 分享者经历:坚定选文科,2007年东北省会声乐特长生 -> 在有限的文科专业中选了“新闻传播”,以为以后可以做记者 -> 学生活动,特长生演出,旁听其他基础人文学科课程,发现对社会学的兴趣 -> 研究生支教,转专业保研到社会学 -> 赴UC Berkeley交换,感受不同教育系统的冲击 -> 赴美读博 -> 大学助理教授 她说:“我觉得自己比较幸运的一点是在一直在追着自己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