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的偶像赵ZH

高考以前的学生生涯,我一直有一个“偶像”,像北极星一样持久闪耀的存在。她叫赵ZH。

我从来没见过她,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我只知道她作为山东省某一年的理科状元考入了清华大学,我甚至不清楚那是哪一年高考。

她家在不远的隔壁村子。老爸认识她的某位小学老师,还见过她小学的样子。她高中状元的那年——我并不记得那是哪一年,我第一次听说了“清华大学”四个字。她的名字与清华深度绑定,如北极星频频出现在我的天空。


我读了同一所初中。考上实验班后,我被分配到她读过的高中。人们说,这所高中比起另一所的理科要差一些,出产县文科状元多些。我心里想着,赵ZH也是这所高中毕业的呢,而且她当年可是全省第一。


我想要做的事,只要有人曾经做到过,我就觉得我也有可能做得到,不管概率再低,也会死死抓住星火般的丁点希望,告诉自己不放弃。因此读高中时,因为赵ZH的存在,我为自己制造了一个完全没有逻辑的盲目自信的泡泡:

赵ZH->这间学校曾有人考入清华->这间学校本届依然可能能有人考入清华->那个人可能在实验班->我有可能成为那个人。


我的高中就在这样自带的鸡血中度过。我的鸡血程度甚至震惊到高三插班进来的朋友。实际上,高中期间我从没有考过全县第一,但不妨碍我从不气馁。实际上,我们那届整个高中没人考上清华,那年整个县城好像都没人考上清华。高考结束、查分,如被一盆冷水泼醒,我的泡泡破了。我还想挣扎一下来着,不过家人极度反对复读,我无力反抗,在消沉中南下读书。


我们班很多同学都有清华梦,其中好几位在大学之后圆了梦。高中时有机会去北京游览,我在清华西门拍了一张照片。这照片做了我很久的书签。大二下学期,我确定自己不考研了,才放下“清华”两个字。泡泡彻底消失。

成年之后,赵ZH这个名字出现在我脑海的次数越来越少。直到最近。

平淡无奇的生活,没有波澜,像漂浮在太平洋中心、毫无坐标与方向感,这让人莫名气闷缺氧。我仿佛提前经历中年危机,也因此无比怀念小时候有“北极星”的坚定的日子。


我那时的偶像,她现在在哪里?她是否依然光芒四射?她是否开心幸福?


赵ZH曾有过一个弟弟。听说她后来又有了弟弟。她好像读了金融类的博士,可是全网都搜不到个人消息。理论上,我们之间隔着不超过六个人。然而我并没有认识她的机会,即使在网络极端发达的今天。星空依旧在,只是她隐在了云山雾海背后,我看不见北极星。


如果这篇文章能传到她的视野范围内,我很想冲上去认真的说声“谢谢”,谢谢你曾经如此地inspired未成年的我(我没有找到inspire的精准翻译),引领我坚定地走过很远的一段路。我很感激。我同时无比希望你正在度过开心幸福的人生,这也给我很多生活的希望。


我长大成很平庸的成年人,不算糟,但很希望能再次找到像你当年一样的“北极星”,能让我在变成真的咸鱼之前,在茫茫的海面上再次获得方向感。


To 我的读者朋友们,你是否也曾有过人生偶像?你是如何找到role model的?你年轻时的偶像现在如何了?

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成年了,这108题你会做了吗?

在变成(中国)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之后,好像人们就要立刻从身心各方面变成"成年人"来做事。这其实是一个需要学习练习的成长过程,但是一般学校教育从来不包含这些(不知道大城市的那些名校初高中会不会好些)。学校教育之外,很多人也得不到系统性学习练习这些成年人“知识点”的机会或者资源。农村、小镇、经济欠发达地区长起来的孩子,进入城市上大学,立刻就面临“如何在城市社会生活中有得体的成年人言行举止”的课题。我从

不喜欢露营

露营,从硬核野营到精致奢营,在几年间从微博小红书及各种综艺节目慢慢进入到了我的朋友圈。渐渐也有人问我要不要一起去露营,我每每婉拒。 露营两个字在我的脑子里被自动拆解成了几件事:列物资清单及采购,搬运物资,开长途车,学习扎营及扎营,防风防雨防寒防暑,防蛇鼠蚊虫,凑合做饭,洗澡洗头发上厕所困难,随时警醒,睡不舒服。这一系列操作,需要极强大且趁手并和谐的搭档,实在可遇而不可求。因此,露营意味着我会肉体和

我为什么喜欢李子柒

李子柒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博主,出新内容我必点开且正常速度看完的博主,这样的博主全网范围内一只手数得过来。 我看李子柒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地球另一边的我妈。我姥管我妈叫“涝梗”。因为地方口音的关系,我在很多年间都一直没听懂那是啥——因为跟我妈的名字没有任何关系。我还曾跟老妈确认了一下那不是她乳名。问姥姥,姥姥直接听不明白我的问题——她可能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称呼,不明白为什么我很懵。 直到有一天,我偶然听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