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当我看耽美的时候,我在看什么?

当我在看耽美山河令的时候,我在看什么?当然不仅是看龚俊的腹肌。

3月是女性历史月。祝广大女性们继续美丽而强大着。


我最近在看一部武侠电视剧,叫《山河令》,挺上头的。我还蛮喜欢周子舒这个角色,有挣扎有悔恨有武力有担当,以及那一系列超越性别的聪慧、勇敢、自省、坚韧、有同理心,即使走向生命的尽头却依然散发着温暖光芒、照亮别人。演员张哲瀚演绎很精彩,仿佛带着光芒,笑起来眼睛闪闪,甚至于被全网叫老婆。《山河令》其实是一部耽美,周子舒和温客行两个男性角色在善恶莫测的江湖中相遇相识相知,互相救赎、引领彼此,突破各自的人生困境,与自己和解,与这个世界和解,情感递进,成为彼此的灵魂伴侣。


我不是腐女,现实生活中很直,但是看过不下十部耽美小说。我最早接触耽美是在2010年左右,在百度贴吧看了很多《灌篮高手》的同人帖子。我一直特别喜欢《灌篮高手》这部动画片,尤其是樱木花道,他的热血成长在很长的时间跨度中激励着我。10年是我人生中比较困难的一个时期,举步维艰压力重重却没有任何人的理解支持(包括当时的异地恋男朋友,隔阂深重),在又一次重温《灌篮高手》时,偶然地接触到它的同人耽美文。我在那些同人耽美CP中意外发现了想象中的完美感情,那是精神上与个人能力上的势均力敌,刨除任何阶级限制、生理限制、甚至生理需求的精神上的势均力敌的两个人产生的羁绊。


耽美小说主要出自女性作者。《山河令》改编自小说《天涯客》,是出自Priest之手,她的其他耽美作品我也读过几部。耽美小说绝大多数都是boys love,简称BL。为什么是boys love更多而不是girls love?当然是因为BL受众更广。女性读者对于耽美BL的喜爱,可能是因为这里不再有女性刻板印象,可以正大光明地凝视男人而不会有荡妇羞辱,可以畅想人与人的权力的交锋、认真搞事业而不会被judge。


其实在中文文学里面极少有饱满的勇敢高能的正面女性角色。绝大多数女性角色连成为有血有肉的反派都不配,都是男性凝视的配角甚至是工具人——优秀如《三体》,里面的女主角设定也是一言难尽。这些作品中的女性角色首要特征是她们的外表、她们的性价值、生育价值,而不是有趣的灵魂、或者高深的智慧。当一个女性角色有野心属性,那便是多数反派了,不信你看各种戏说武则天的电视剧,无一例外要把一代女皇刻画成傻白甜,武媚娘才成为合格的女主角。


在文学领域之外,我们也非常难找到被广泛称赞的在家庭以外取得世俗成功的智勇双全的美丽女性榜样。当一个女性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无论是学界、业界、政界,她们都被异化为男人婆,并被质疑她们的家庭事业平衡。远有武则天、近有默克尔,强如董明珠、美如范爷,以及广大女博士女教授们,都在承受男性的打量与戏谑。即使是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居里夫人也因自己后期的感情生活而被恶毒攻击。演艺界可能是最看外表的行业,而站在行业巅峰的女性被评价最多的仍旧是她们的颜值身材而非业务能力,更为可笑的是,即使她们有着最顶尖的美貌、身材、业务能力,她们依然得不到与同级别男性演艺人员相同的报酬。


我不禁要想,当把女人的外貌、身材、生育价值排除后,“女人还值得作为一个人被爱吗?”

这个问题太荒谬了,不是吗!


我个人对爱情的定义首先是集中在对灵魂上的理解以及精神层面支持。当我看耽美的时候,我看的是人与人产生平等的纯粹的爱恋,是满足对有精神共振的平等的爱情的憧憬。即使没有生育能力没有沙漏型身材没有天使面孔,一个人也会因为独立人格、智识、思想,作为独特的强大灵魂被另一个美好的人爱上。


当我们评判一个独立的人,我们会很自然地看到TA身上的思想深度、智慧,工作能力、权谋野心全部都是中性词。而当这样一个人有了性别为女,人们立刻改换了对TA们的评价标准。工作能力和野心顿时变成减分项。我的经验里,这个世界对女性智慧能力的衡量是一个U形曲线。最开始女性越强这个世界对女性的评分越低,而当女性的能力突破了某个点、一路变得更强,这个世界才不得不正视女性的强大,女性才终于有一点的资本,可以稍稍气定神闲。

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面,不应该有这样的U型曲线。女性作为人的客观优秀,深度的智识,勃勃的野心,成功的事业,理应能够得到公平、客观的欣赏。当我看耽美时,我看的就是这样一个我心中的理想的世界。我看到的是抛开性别、平等地对智慧的尊重欣赏,灵魂的交流,能够携手进退,而不是一个柔弱无能的女子如何借助各种男人的青睐走上嫁给王子的所谓的人生巅峰。


耽美,耽于美丽的灵魂,超越性别,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人被平等的欣赏与爱慕。


我们现实的社会大环境对女性有非常强的规训,仿佛女性生来便有一个鸟笼。胆敢离开笼子的鸟就不再是好的鸟。笼子时刻提醒着我们女性,在喜欢的男生面前,不可以太聪明,不可以太强势,不可以博闻强识,不可以能言善辩,不可以有事业有野心,不可以跑的更快跳得更高,不然便得不到笼子外面的他们的垂青。


的眼里,再怎么金碧辉煌的鸟笼也不改变其束缚的本质。我作为人,在岁月中磨练自己、长成了自己的翅膀,为什么要假装不会飞?为什么不可以自由的飞?自由觅食,自由地看遍海阔天空。不做金丝雀, 而想要做鸵鸟在沙漠里飞奔,做企鹅在南极潜水,做老鹰可以有强大的捕食能力、可以飞过喜马拉雅山。而当我是鸵鸟是企鹅是老鹰,我的羽毛上的光芒能够被别人看到并得到客观的认可,而不是被质问,你为什么没有在笼子里唱歌?


我看耽美的时候,就是想象一个没有笼子的自由世界,想象作为不受拘束的鸟儿,任意高飞俯冲,也能收获平等的爱情。


而如果被青睐和能飞翔必须要二选一,我选择飞翔。


1977年三月底,舒婷写了一首诗叫《致橡树》。这是我心目中排名第一的中文爱情诗,毫不意外出自女性诗人之手。40多年之后,21世纪第二个10年,我们依然只能在女性作者的耽美作品中才能看到有着无关性别的平等灵魂之间势均力敌的爱情。这真的挺丧的。女性仍旧被规训要内敛,不露锋芒,小心翼翼,以此博得爱情。女性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作为与伴侣比肩的木棉而被这个世界真诚赞美?


--------------全文完-------------

Recent Posts

See All

再见2022

2022年最后一个工作日,简单回答几个问题。 Q:2022年,你读了什么书? A:Adam Grant《Think Again》,朱光潜《谈美》,郝景芳《北京折叠》 Q:2022年,你看了什么电影/电视? A:“妈的多重宇宙”,“我的解放日记”,“Extraordinary Attorney Woo”,“Top Gun”,“Avatar 2” Q:2022年,你听了什么歌? A:根据Spotify

我的2021歌单盘点

我会反复听的音乐,多数都是极痛极悲伤的,再加一些感染力一些愤怒一些平静。由于从小被规训不得有任何笑脸以外的情绪(所有人都很忙,没有任何人会/愿意处理别人“开心”之外的情绪),我又是一个哭点非常低的人,因此非常依赖音乐制造的情景来释放眼泪。 歌单里极少有开心这种情绪,因为这种情绪在现实中得到了充分释放。这也导致了去朋友家party点歌的时候我常常想不到气氛合适的曲目。 疫情的步步紧逼,伴随自己的情绪

了不起的五条人

2020年之于我仅有的少数几样惊喜之一,是掀翻乐夏2的五条人乐队。 我的瞬间反应是AMAZING(全部大写)。谷歌翻译说amazing是惊人的,了不起的,精彩的,异乎寻常的。我于是挑了个“了不起的”,作为题目。 那种发自内心的admiration,包含欣赏、赞叹、钦佩、羡慕、尊敬等种种情绪,来不及细想,就直抵灵魂深处。 五条人没有任何主流音乐“正”史的影子,特立独行并且完全逻辑自洽,无人可比。我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