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万物皆可“PM”:加需求,自信点

产品开发团队的“掰头”battle,很多是因为需求的量超过开发资源,所以理优先级、定义MVP是非常关键的步骤。我向来自诩自己是只提合理需求的“好人”PM,能投入越少的资源获取最大产出就越开心,定优先级和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都会非常aggressively(激进地)主动砍需求,一直以来跟合作过的开发团队也都很和谐。然而,这几天的一件小事儿让我觉得需要自省自查一下“主动激进地砍自己需求”这点。

先上结论:

好的产品经理定义MVP时不应着眼于“最mini”这点,而应该着眼在最优的用户路径(critical user journey),大胆自信地加需求。懂得做减法当然是重要的,但最mini的需求并不一定是最容易实现的,也几乎不会是最优CUJ,这样的减法是本末倒置。PM的核心追求,是解决用户痛点的最优解,而非为开发团队节约资源(更不用说资源预算这点工程经理或者GM才是内行)。

(下面是这件小事儿的完整复盘,阅读时间约3分钟)

~~正~文~开~始~~


事情要从练网球说起。

上网球课进入20小时之后,我希望能提高一下自己挥拍击球动作的稳定性,争取每次击球都可以做到以固定角度过网,因此想到了拍自己打球的视频,通过回看动作来观察自己哪里容易出问题(把问题可视化,教练也是起到这种点播作用),有了awareness(对问题的觉知)才能真正地内化、调整


问题来了,怎么在上课时拍这个视频呢?


条件(assumptions)有二:

  • A1. 没有第三个人在场上;

  • A2. 自己出门不带手机。


需求(requirements)有三:

  • R1. 视频需要能够拍到动作细节;

  • R2. 操作越简单越好;

  • R3. 对练球零干扰。

我的第一反应便是“以能够头戴的运动相机拍核心动作”。球场上一直都是盯着球的,如果相机能与自己的视野变化同步——看着球飞过来,跑动到合适位置做好预备,看到球落到合适位置时盯着球出拍——便能够最大限度地拍到击球瞬间的动作细节。一石四鸟(我真聪明)。

而且这feature已经压缩至最mini、无法再减了,绝逼MVP啊(我很自信地想)。需求定好,这时我把feature设计的帽子换成feature实现的帽子。怎么实现操作简单对练球零干扰的“能够头戴的运动相机”?


运动相机我是不熟的,只知道这个门类的大佬GoPro和大疆。网上搜索一番二者的各种型号,发现尺寸等距离自己预期的“能够头戴的不干扰练球的运动相机”有点远。我于是发了一条朋友圈:


“万能的朋友圈,有没有能够头戴的video camera推荐呀?我想用来试试拍自己打网球的动作...话说谷歌眼镜当年为啥挂掉了呢”


(我想着,如果有谷歌眼镜这种硬件,应该可以完美满足我上面的需求。)

发出朋友圈后的几个小时之内,我收到了不少评论。当推荐场地内而非wearable角度附带角度分析的回复出现时,我的思路突然被打开了——能够拍到动作细节来研究打球动作的操作简单对练球零干扰的视频拍摄需求并非必然就是这个“能够轻松头戴的运动相机”feature。


“头戴”的解决方案,看似把所有需求精简到最低,但可能并不能覆盖整个场景及CUJ,实现也不算最容易(毕竟要找尺寸最小且性能过得去的运动相机,不然在打球过程中很容易干扰到自己,而市面上的选项多数都要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个手机大小)。


再复盘一下:

  • 目标是拍视频来研究打球动作进而自我矫正。

  • 需求包括 R1 能够拍到动作细节, R2 操作尽可能简单, R3 对练球零干扰。

  • R1再细化一下,哪些动作细节对于自我矫正是重要的?完美状态下要拍到哪些动作?步伐,手臂,挥拍,球拍与球接触,球的飞行曲线,落地点。

  • R2细化,便携(最大程度简化出行难度),内存和电量足够支撑1小时(一堂课的时间),容易放置及操控,不中断“时间就是金钱”的课程。

  • R3细化,不影响我的视野,不影响手脚等全身动作,不影响我场地内的移动,不让我分心。

作为PM来排上述需求的优先级,首先是把R1和R2整合出完整的user journey。

以“拍视频来研究打球动作进而自我矫正”的目标来讲,远景(P3,全场)<中近景(P2 P1,半场)<特写(P0,球拍),训练细节拍得越多越好,但成本会明显上升,sweetspot大概在P1和P2之间。


接下来设计解决方案,并以R3来筛选方案。

镜头数量:越少越便携,越容易装置、回放、剪辑;越多越细致越耗时。我们优先考虑单镜头。接下来进行单镜头的视角PK。

首先去除影响打球的位置,其余的装置位置对比如下(0~5分):


简单计算可知:

  • 球场正中央的位置整体得分最高、略高于头戴。

  • 正对面全场得分第二但是无法满足P0——直接pass掉。

  • 半场中侧面得分最低,但是每条需求都能顾到一些。

  • 如果把优先级最低的P3需求砍掉,那么球场正中央位置的优势扩大,继续砍需求时此位置的得分也一直领先。

  • 头戴设备最大的优势是P0的细节,然而P1和P2都欠佳。


接下来看二者实现难度:

  • 头戴对于相机尺寸和稳定性有非常高的要求,且动作不规范时会遗漏重要击球细节;

  • 球场正中央的设置对相机要求简单,但有一些概率会被网球击倒。

对比下来,球场正中间的位置能够满足更多的需求且实现简单很多,优秀!


所以,我最开始下意识地定义“以能够头戴的运动相机拍核心动作”来实现“拍视频来研究打球动作进而自我矫正”的目标,看着简单直接实则自找麻烦。


在这个“下意识”脑回路里,我忽略了检测假设。

  • 我假设了场地无第三人帮忙手持,这个是正确的,但我同时假设了球场四面没有可挂靠的墙以及地板完全不可用,以至于只能挂在我身上。

  • 我假设了手机不在场内,也同时假设了相机越小越好,而“越小越好”这点是未经检验的。


最终的结论,单镜头的设置下,取球场正中央的位置架设一电池内存足够续航1.5小时的运动相机,可以达到实现“拍视频来研究打球动作进而自我矫正”目标的最优解。

~~复~盘~完~毕~~


呼~以后做产品设计,完全可以贪心一点(开玩笑的)。


以后做产品设计,一定要注意审查自己下意识里的各种假设,不然容易自己给自己挖坑,在开发团队面前吃力而不讨好。一定要时刻记住要解决的用户问题,不然容易跑偏,在用户面前吃力不讨好。

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64号分享:用尽全力从小城考去北京的姑娘,放弃了互联网产品经理工作,她选择了回老家省会

分享时间:2023年5月 分享者经历:信息闭塞的小城,极度结果导向、“我要去上海”的灰暗高中 -> 改变想法“我要去北京” -> 按字面意思选择“广告学”,几度转折的大学 -> 北京互联网大厂产品经理 -> 自由职业者 -> 搬回成都 她说:“我自己的性格“开化”比较早,我在一开始就懵懵懂懂意识到这一生有三件事情对我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就是我与家人的关系;第二我在很早的时候就意识到我想要的生活是什么

61号分享:因为玩游戏选了计算机专业,不走技术路线,内向的他从APM快速成长为GM

分享时间:2023年4月 分享者经历:闷头读书的内向物理考生,没有考清北的驱动力 -> 爱玩游戏,选省内最好的计算机系 -> 发现技术路线不适合自己,迷茫中听到宝洁公司宣讲会谈产品经理 -> 腾讯产品经理实习生,适应工作,转正 -> 快速成长去带团队,又快速失败 -> 再来,以组长的头衔做到总监级的scope,不确定多少是自己能力、多少在平台 -> 跳槽做空降总监,大刀阔斧,验证了自己的业务能力和

58号分享:从寄宿高中到公立大学,多年计划法学院深造、一朝转身为谷歌APM,她正视自己的privilege

分享时间:2023年4月 分享者经历:美国寄宿高中 -> 2018,在私立常春藤大学与公立大学中纠结 -> 从公立大学转学、转专业 -> 投行、咨询、法律实习,暂时放下法学院理想 -> 谷歌APM 她说:“与其说选学校,面对这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学校,我选择的更多的是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在我有一份实习工作之前,我会觉得人不需要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我觉得我们生来就是要卷的,高中大学都这么卷过来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